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杜易恒的举动彻底激怒了那几个人。

    那几个人围在一起,对着杜易恒拳打脚踢。

    杜易恒就算再强悍,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更何况杜易恒早就已经筋疲力竭,体力不支。

    刚刚那一扑完全是气恼所致。

    现在被七八个人围着到处踢打。

    很快,杜易恒便开始吐血,被打的死去活来。

    “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我们不会再逃了。”

    苏浅吓傻了,不顾身上的疼痛直接扑到了杜易恒身上。

    再这样下去,杜易恒肯定会被活活的打死的。

    于是,那些人的拳头棍棒全部都落在了苏浅身上。

    “浅浅,你让开。”

    杜易恒疼的浑身都在颤。

    见苏浅扑上来,想要推开她,却怎么都推不开。

    “我们不会跑了,你们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

    苏浅拼命的护着杜易恒,开口苦求那些人。

    一直以来,都是杜易恒护着她。

    这次也让她护着杜易恒一次。

    杜易恒一直在推她。

    她却一直用身体护着杜易恒。

    直到有人将苏浅拽了起来,看了她一眼道:“既然那么想救她,干脆就用你来偿还,瞧你这身段还不错,只要把我伺候满意了,就放过他如何。”

    说着,那人便要去脱苏浅的衣服。

    “王八蛋!”

    杜易恒气的怒骂一声,刚刚挣扎着爬起来,就被人一脚踹在了地上。

    那人已经抓住了苏浅的衣服。

    苏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能不救杜易恒。

    又不能对不起慕云靳。

    她不知到底该如何选择,她

    “快走,快走,别闹了,人已经差不多了,老大让我们走呢,再耽搁下去又要惹麻烦。”

    好在关键时刻,有人来催促他们,让他们赶紧离开。

    那人也知道这种地方不能多呆。

    他们也怕暴露行踪。

    像是他们这种人,在阴暗中行走,最见不得光。

    所以他们才是最心虚的。

    那人放开了苏浅。

    其余人也停止了殴打杜易恒。

    “起来,赶紧起来,再逃跑就打断你们的腿。”

    杜易恒被人粗鲁的拽了起来。

    就这样苏浅跟杜易恒再次被抓了回去。

    苏浅绝望的很,不知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值得老天爷这么折磨她。

    但是回去之后才发现,她跟杜易恒其实是幸运的。

    因为逃出去的人,只有一半活了。

    剩下的不是被活活打死,便是自己摔下悬崖死了。

    她跟杜易恒没有被这帮人活活打死,已经算幸运了。

    回去的时候,那人看着那个出卖他们的男孩,笑了笑道:“做的不错,消息很准确,让我们抓到了人,今天多给你一个馒头吃。”

    说着,又看向了苏浅跟杜易恒骂道:“今晚你们两个别想吃饭!”

    苏浅愣了愣,目光转向了那个男孩。

    这才明白她跟杜易恒的悲剧来自何处。

    原来是那个她一时心软救了的男孩。

    男孩没有看她低下了头。

    苏浅淡淡一笑,没什么怨言。

    是她自己酿的苦果,自然要自己承担。

    她只是愧疚自己连累了杜易恒。

    如果不是她心软,杜易恒也就不会多管闲事。

    那个男孩看不到他们的话,他们也许真的平安逃脱了。

    危难的时候,人的某些劣性就会暴露无疑。

    她也不怪谁,只是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冷漠了。

    难怪很多人看到老人摔倒不敢去扶,只不过怕惹祸上身罢了。

    “没事。”

    杜易恒看出了她的心思,坐在一旁低声安慰,“生死时刻,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不要责怪自己。”

    苏浅转头看着他,脸上破了好几处,身上血迹斑斑,没有一处好地方。

    如果不是为了她,杜易恒绝不可能弄成这样。

    她眼中满是愧疚,心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不了出去给我多做几顿好吃的补补好了,我没事的。”

    “我一个大男人,哪有那么弱,倒是你刚刚扑上来做什么,有没有事?”

    苏浅扑上去也挨了打,衣服脏兮兮的,身上的血迹也不少。

    所以杜易恒倒是比较担心她。

    这个傻丫头啊就不知道自己好好躲起来吗?

    苏浅摇了摇头,“没事,没伤到骨头。”

    她还算幸运,没有断手断脚,只是疼痛是难免的。

    她只是没有敢表现出来,怕杜易恒担心。

    他们剩下的也只有二十人,基本上都不怎么样,伤的伤残的残。

    尤其是被抓回来的女人衣衫不整。

    有一个就只穿着内衣,不知道遭受了什么。

    这帮人是没有任何人性的,干着黑暗的勾当。

    所以他们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苏浅等人被安排上了车。

    就那么小小的车厢里二十个人全部挤在一起。

    味道难闻的很,空间狭窄,完全是人挤人,一点空隙都没有,而且还有憋闷的感觉。

    苏浅难受的要死,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窒息。

    后来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嘴里念叨的是两个孩子的名字。

    杜杰驰回来的当晚,便被警察给截了。

    他的车子刚刚在家门口停下。

    等在杜家的苏远帆等人,便全部下了车。

    “下来!”

    苏远帆走上前,一把将杜杰驰从车里拽了下来。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抓我老公!”

    孙婼云在车上尖叫一声。

    “你也给老子滚下来!”

    苏家三哥将孙婼云一同拽了下来。

    这件事是两人合谋,所以孙婼云也有份。

    什么女人不女人的,只要有份就该死。

    苏远帆一脚踹在了杜杰驰的肚子上。

    杜杰驰的保镖全部被苏家的保镖拦住动弹不得。

    “你们什么意思,居然敢在我这闹事还打人!”

    杜杰驰被苏远帆踹在地上起不来,疼的浑身抽搐。

    “老子不仅要打人,还要打死你!”

    “敢对我妹妹下手,你就该料到有今天!”

    苏远帆怒不可遏,抡起早就准备好的棍子便开始打。

    其余几人也像疯了一样,往死里打这两人。

    “苏少爷,别打了,先让我们把人带回去,你们这样会出人命的。”

    早已赶到的警察急忙出来阻止。这样打下去,杜杰驰跟孙婼云估计很快就要归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