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念念小人不知道真相,还以为慕云靳去接苏浅了开心的很。

    苏夜辰实在不忍心剥夺孩子现在的快乐,便点了点头道:“嗯,爸爸去接妈妈了,不过妈妈在很远的地方,所以爸爸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要跟哥哥乖乖的等知道吗?”

    “要很久吗,可我想快点看到妈妈,我还给妈妈准备了礼物。”

    念念听到要好久才可以见到爸爸妈妈,难免有些小小的失望。

    “念念那么乖,妈妈接到念念的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在爸爸妈妈回来之前,你跟哥哥就先跟舅舅在一起好不好?”

    苏夜辰笑着安慰两个孩子。

    孩子毕竟还看不到他笑容的牵强。

    笑容背后隐藏的尽是悲伤与苍凉。

    “好。”

    念念终于点头答应下来,拉着酒酒的手道:“哥哥,我们一起等爸爸妈妈,我要给妈妈画好多好多画,你说好不好?”

    酒酒没念念那么开心,小小的人儿,努力观察着舅舅的表情,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

    好在苏夜辰没表现出任何异样。

    酒酒才放了心,看着妹妹道:“那我们给妈妈做手链好不好,老师教我们的那个。”

    “好啊,好啊,我要给妈妈准备好多好多礼物,告诉妈妈我很想她!”

    苏邵诚蓝芷都在医院。

    苏远帆几个已经去杜氏了。

    管他人在不在,先在外面等着,等回来之后先往死里揍再说。

    家里显得有些冷清。

    佣人们为了两个孩子开心,拿出了许多玩具。

    所有的人心情都很沉重。

    但是没人敢在孩子面前表露出什么。

    哪怕是最后的快乐,也总比让孩子现在知道真相要好。

    苏浅跟杜易恒二人暂时摆脱了那些人贩子。

    他们休息了一会,继续前行,想要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

    而此时那些人贩子已经找了帮手过来。

    大概四五十个人,到处都在搜寻跑掉的人。

    已经有部分人被找回去了。

    剩下的人还在拼命逃窜。

    被苏浅跟杜易恒解救的那个年轻男孩,一直在追随着苏浅他们的脚步走。

    他不认识路,只想着能不能跟苏浅跟杜易恒出去。

    只是他腿脚不便,走的实在太慢。

    所以最终没逃得过那些人的追捕,在苏浅他们停留的那条小河前不远被抓到。

    “站住,你小子给老子站住,居然还敢跑,打死你,站住!”

    其中一人大喊一声扑过来,直接将那男孩扑倒在地。

    男孩腿脚本来就不方便,被扑倒在地,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打死他,打死这个狗杂种,居然赶跑,简直不想活了,打死他。”

    两三个人围上来,对着那男孩又踢又打的。

    男孩被打的嗷嗷直叫。

    几个人打了好一阵子,将心中的怒气都发泄了出来,这才肯住手。

    男孩被打的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牙还被打掉了两颗。

    他躺在地上,吐了几口血,疼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说,还有没有看到别人。”

    其中一人拿着棍子指着男孩问道。

    男孩摇了摇头。

    见此,那人立刻一棍子打了上前。

    一棍子打在男孩胳膊上。

    只听咔啪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啊!”

    男孩疼的大叫一声,几乎昏厥。

    偏偏那些人不肯放过他,将脚踩在他胳膊上,问道:“到底看到没看到,如果提供线索,饶你不死,不然你打死你,反正看你这个样子也做不了什么事。”

    一路走来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逼问出了许多别人的行踪。

    这些人到处逃窜,肯定也有看到别人。

    如此根据线索找,他们很快就能找到其他人。

    要命的是这男孩一直跟着苏浅他们的路线走。

    男孩被打了一顿,瞬间老实了,指了指苏浅跟杜易恒离开的方向道:“一男一女,他们,他们往那边跑了,当初打晕你们的人,让我们逃走的,就是那个男的。”

    这个男孩为了少受点苦,不但说出了苏浅跟杜易恒逃离的路线。

    还故意说出了杜易恒打人的事。

    “立刻去追,抓住那两个人非得打死不可。”

    杜易恒这次打晕了留下来的那个人。

    对于这帮人来说,完全就是罪魁祸首,一旦被找到,肯定会面临一次毒打。

    而苏浅他们压根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临近。

    他们还没找到藏身的地方,一直在山林里跑。

    对方却分散出七八个人从几个方向包围他们,担心他们跑掉。

    “浅浅,走,我们去那边看看。”

    正在找路的两人也是有些体力不支。

    杜易恒拉着苏浅找了个新的方向,打算过去看看。

    然而两人刚刚跑了几步,对方便包抄过来了。

    “浅浅,往回走。”

    杜易恒喊了一声,眼疾手快的拉住苏浅的手,回头便跑。

    奈何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

    “浅浅,你先走,往东边跑,跑的越远越好。”

    杜易恒见情势不妙,狠狠的推了苏浅一把,要苏浅先离开。

    他则飞奔而上,直接迎了上去,要跟那几个人硬拼。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杜易恒你别做傻事!”

    苏浅脸色一白,狠狠的摇了摇头。

    她怎么可能先走呢。

    她已经带给了杜易恒那么多痛苦。

    怎么能到现在还让他来替自己挡住所有危险。

    “快走!”

    杜易恒怒喝一声,没有回头,直接跟那些人厮打在一起。

    他想拦住那些人拖延时间,让苏浅离开。

    他说过的哪怕死也要护着她安全。

    然而,苏浅也逃不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全都是他们的人。

    苏浅还能往哪里逃。

    有人将她逼了回来,踹了她一脚。

    苏浅狠狠的跌在地上没有还手。

    她其实是可以还手的。

    但是这个时候还手,打不过那么多人还逃不走。

    还手的结果只能更糟糕,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装弱。

    只是杜易恒看到那人踹了她一脚,顿时怒了,转身扑过来,骂道:“老子弄死你!”

    杜易恒瞬间将那人扑倒在地打了起来。

    其余人先是一愣,随后便反应过来。

    “兄弟们,一起上,弄死他,居然还敢跟我们横。”“今个我们兄弟非要让他知道知道,谁才是老大,谁才是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