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差最大的是慕云靳。

    慕云靳在看到那个杀字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连思考都不会了。

    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就那样坐在那,没有什么动作,没有什么眼神。

    曾经那个威风凛凛的大总裁,再也不见了。

    剩下的只是一个颓废绝望的男人。

    一个失去妻子,心痛到没有感觉的男人。

    之前找不到苏浅,慕云靳心中还有希望。

    不管结果怎样,不管遇到什么。

    他都希望苏浅或者。

    受伤也好,苦痛也罢。

    只要她能活着,所有的伤痛他去弥补。

    可如今那个杀字,却冲刷掉了他所有的希望。

    他最爱的女人不在了。

    失去了她,真的等于失去了全世界。

    这一刻,他连孩子都无法去考虑。

    客厅内,寂静的可怕,死一般的寂静阴云笼罩。

    温暖直接吓傻了。

    她接连看了好几遍,慕云靳的人传过来的截图。

    她不相信,不相信好姐妹会被杀。

    她不相信那个图是真的。

    怎么可能呢?

    前阵子还好好的人,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她都准备好做伴娘的。

    怎么就没有了呢。

    家里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宝贝盼着他们的母亲回来。

    老天爷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呢。

    之后,慕云靳起身上楼,一言不发。

    没人敢说什么,没人敢劝,因为根本不知道怎么劝。

    见此,温暖忍不住跑了出去。

    “温暖。”

    顾臻担心她出事,也急忙跟了出去。

    温暖踩着恨天高一路狂奔出了别墅,跑到了外面角落里大哭。

    她不敢在别墅里哭。

    大家的情绪已经那么差了。

    她如果再哭,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苏浅只是她的好姐妹,她都受不了这个打击。

    更何况苏浅的家里人。

    温暖一边哭,一边摇头,“我才不相信,一定是假的,消息是假的,消息是错误的,浅浅怎么可能出事呢。”

    “她还那么年轻,她才二十几岁,她的人生才过了那么一点,怎么就能这样离开呢。”

    “她做过那么多慈善公益,帮助过那么多人,她不该得到这样的下场,孩子怎么办,孩子才不到五岁,老天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苏浅跟慕云靳大概是所有人中,最幸福的一对。

    可惜这份幸福没有持续多久。

    温暖哭红了眼眶,整个人都在颤抖。

    死亡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自个的好姐妹。

    这个事实让人难以接受。

    顾臻正想开口安慰几句。

    温暖的手机响起,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温暖哆哆嗦嗦的按了手机接听键,她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错过,不敢不接。

    “暖暖,浅浅怎么了,找到了吗?”

    电话那边是温漓的声音,很久违的感觉。

    她也是看到蓝铭的短信才知道苏浅丢了。

    但是温漓不想回蓝铭,便打了电话给温暖。

    “姐。”

    听到温漓的声音,温暖哭的更厉害了,“你在哪里啊,你为什么现在才联系我。”

    “暖暖,你别哭,我挺好的,浅浅怎么样了,有消息没有?”

    如果不是担心好姐妹。

    温漓大概到现在都不会出现。

    “姐,浅浅,浅浅她,她,她”

    温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温漓急的要死,“浅浅到底怎么了,你不要跟我打哑谜,快点说。”

    “浅浅,浅浅她被杀手组织盯上,已经,已经不在了。”

    没人怀疑那信息的真实性。

    因为那是慕云靳的人经过几天几夜的奋斗,才挖掘到的结果。

    所以,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苏浅不在了。

    落入杀手组织,对方要的是人命,没道理过去这么久还不杀人。

    所以,温暖一心以为苏浅不在了。

    那边温漓握着手机的手骤然一抖,手机摔在了地上,屏幕炸裂。

    温暖则抱着手机,蹲下身子哭了起来。

    顾臻就站在一旁陪着她,没有什么安慰的话。

    这个时候再多的安慰也是徒劳吧。

    他觉得他更担心的是他们家总裁。

    谁还能比得上他们家总裁伤心,人都直接傻了。

    他真担心总裁就这样一直傻着。

    那孩子真的是失去了母亲,又失去了父亲。

    而此时,慕云靳坐在卧室里,手里拿着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

    他低头看着照片上妻子绽放的笑颜,声音很轻很沙哑,“浅浅,我们不是说好了白头到老吗?”

    “我的求婚,你已经答应了,我的誓言,你也已经应允了,你明明答应我的,为何说话不算数?”

    “浅浅,你一定还在怪我之前对你做过的那些错事,怪我曾经失去记忆忘掉你,怪我没有保护好你,所以你才不想留在我身边了对不对?”

    “我知道我不是个合格的丈夫,我知道我对你造成过很大的伤害,可你不原谅我,也总要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不要这么残忍,两个孩子一直在等你回来。”

    “他们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你陪着他们成长,我这个父亲远远没有你这个母亲重要。”

    “浅浅,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丢下他们呢。”

    慕云靳抱着苏浅的照片喃喃自语,声音里满是伤悲。

    那种绝望的感觉,几乎让人窒息。

    须臾,一滴眼泪滑落,重重的打在照片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谁说男人不许哭的。

    他们也是人,也会心伤。

    一个杀字,击垮了慕云靳所有的希望。

    也击垮了其他人的希望。

    晚上,苏夜辰接了两个孩子去苏家。

    他不敢让孩子看到慕云靳此刻的样子,如同死人一般。

    他这个做大哥的,必须忍着悲痛,肩负起所有。

    “舅舅,妈妈呢,顾叔叔说妈妈要回来了。”

    念念满心欢喜的等着放学,却没有等到爸爸,也没有等到妈妈,难免有些小失望。

    这种事情苏夜辰根本不知道怎么说。

    “爸爸去找妈妈了,所以这几天你们看不到爸爸。”

    苏夜辰只能含糊其辞的答了一句。

    “哦,念念知道了,爸爸现在去接妈妈,所以不能来接我跟哥哥。”“等爸爸把妈妈接回来,就可以跟妈妈一起来接我跟哥哥了对不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