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章:我认的你

    “额,那个曼玉微微,我和你们解释下,这个是我高中时候的校友。”景色在陈耀华的手上重重的捏了一把,将陈耀华拉到曼玉和微微的面前介绍着。

    张曼玉和夏微微了然的点点头,伸出手和陈耀华握手。

    陈耀华虽然大大咧咧可也看出了些苗头,淡定的和张曼玉和夏微微握手。

    “景色,大哥叫你过去。”陈耀华在接收到景色警告的眼神后,机智的改口。

    景色朝陈耀华身后看了一眼,见到北冥随风确实往这边看,点头跟着陈耀华走到北冥随风面前。

    “总裁,你叫我?”景色忽视着身侧安澜惊讶的眼神,目不斜视的看着北冥随风。

    今天准备来参加这场宴会,她就做好了见到熟人的准备,安澜,夏老夫人这些人只要不主动招惹她,她都不会在乎这些人,今晚她的目的只有景松和季如秋。

    “没什么事情一会当我开场舞的舞伴。”北冥随风一口饮尽酒杯中的红酒,将空酒杯递给路过的服务员,霸道的开口。

    “啊,我?这不好吧。”景色诧异的指着自己,眼神不受控制的朝站在一旁花容失色的安澜看去。

    “有什么不好的,这是你作为秘书基本的职责。”北冥随风不容景色拒绝。

    既然这样,景色就是想拒绝也拒绝不了了,只能干巴巴的点头,应了北冥随风。

    “北冥哥哥,我……”安澜上前两步,“夏奶奶说过,是我做你的舞伴。”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夏老夫人说的,你就去找夏老夫人,还有你站在这里有点不合适。”

    安澜见北冥随风不悦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只是委屈的点点头,去找夏老夫人。

    景色看着安澜离去的背影,叹口气,北冥随风无意间又帮她树立了个敌人,这安澜可比景知那个有胸无脑的女人难对付多了。

    “风少,景色。”苏意和苏老爷子一同走进来。

    “如意哥哥。”景色朝苏意笑笑,又对着苏老爷子点头。

    苏老爷子看清景色的容貌,嘴角的笑容当场就凝固了。

    苏意感到苏老爷子有些不对劲,推了一把苏老爷子,“爷爷,怎么了?”

    苏老爷子恢复之前的神情,“没什么,就是见这位小姐有些面熟。”

    之前苏家举办宴会北冥随风带上景色,只当是应酬所带的女伴,今日北冥随风举办的宴会,景色站在北冥随风身旁还有女主人之态,这景色说不好就是下一任的北冥家族的主母。

    苏老爷子收起心思,跟北冥随风聊着,探探北冥随风的口风,今晚要争取合作的两大家已经来了一家,只剩下景松还没来。

    苏家是不大将景盛放眼里的,景盛集团在a市只能称的上是二线豪门,跟三大世家完全无法比拟,景盛集团在景松接手前还有些看头,现在完全不够看的。

    “苏老爷子还是那么的精神啊。”白子枫笑着和苏老爷子打招呼。

    “白市长才是真的年轻有为。”现在的a市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有了一个北冥随风还不够,还有在政坛上叱咤风云的白子枫,北冥集团这些年飞速的发展除去北冥随风的因素外和白子枫等人的帮助脱不开关系。

    “苏老爷子客气了。”白子枫又和苏意打了招呼,三大家族除去一向神秘的季家,苏老爷子才是只老狐狸,将局势看的很清楚。

    景色虽然在神游天外,但是他们几人的谈话还是听的很清楚的,几只老狐狸打着太极,真是有些无趣。

    “大哥,生日快乐。”北冥成风穿着耀眼的红色西装,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跟在夏老夫人的身后。

    景色抬头朝北冥成风看去,正好对上北冥成风的眼神,北冥成风见到景色,加大了脸上的笑容,将手伸到景色的面前,“景小姐,不,应该说景秘书,我认的你。”

    出于礼貌景色也该回握,还没伸出手,北冥随风就抓着景色的手,不让她动弹,景色只好尴尬的朝北冥成风笑笑。

    北冥成风倒是毫不介意的收回手,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大哥,今天你的好日子你怎么能不叫我呢?”北冥成风问。

    “你不是站在这里了?”北冥随风低声对景色说,“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找张曼玉她们玩会,一会开场的时候再过来。”

    景色听到北冥随风的话,赶紧离开。

    北冥成风见她的眼神就像看见猎物一样,她很不喜欢。

    “随风啊,成风都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夏老夫人抱歉的朝苏老爷子看了一眼,“南天啊,这让你看笑了。”

    家务事外人自然不好插手,苏南天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北冥家有两公子,北冥随风和北冥成风,只要嫁给任意一人,荣华富贵都享之不尽,北冥随风太过冷酷其他人就是想接近也没有这个胆子,对比之下还是北冥成风好说话些,在场女子将目光都放在了北冥成风的身上。

    没一会,北冥成风的周边就聚集了许多女子。

    正说着话,景色就接到了西米的电话,大厅里太过吵闹,景色就拿着电话,到门口打去。

    “西米,你人呢怎么还没来?”一开口景色就问西米。

    “色色,我出了点意外,到时候应该会晚点过来,你在宴会上有没有看到北冥成风?”西米解释一番,赶紧问景色。

    “有啊,他现在就在怎么了。”景色听出西米话中的不对劲。

    “没事,在就好。”西米松了口气,“色色,我马上就来。”

    景色云里云雾的挂了电话,不明白西米问北冥成风有什么意思。

    等景色回到里面的时候来宾都来的差不多了,自然景松一家也到场了。

    五年未见景松,景色光凭背影一眼就认出了景松,这五年他苍老了许多,这季如秋倒是还是和从年一样。

    “色色,你看那个景知我说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原来是要以景盛集团大小姐的身份来参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