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十九章:一个要作死的人

    这一次北冥随风没有理会夏老夫人,干脆的走开,夏老夫人一直在北冥随风身后紧追不舍,她可是在安老夫人面前承诺过的,安澜一定是北冥随风的舞伴,这要是做不到,对她的面子就是一个损失。

    景色和其他人赶到的时候宴会还没有开始,景色一到宴会现场就拉着张曼玉躲到一边去,她知道今天商界会来很多人,到时候不免有熟人,过早的暴露身份不好。

    “景色,你一会的男伴找好没有。”张曼玉拿过自助台上的一块糕点津津有味的吃着,看着大厅里形形色色的众人。

    “没有,我不会跳舞,没有打算跳舞。”景色的眼睛一直朝门口看去,西米说她今天也会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

    西米那丫头消失那么久不见,是时候出现了。

    “景色,你这样子,我们公司一众帅哥可要伤心了。”张曼玉打趣景色,景色长得漂亮又优秀,公司上下少说也有几十号人对景色有些意思。

    “大哥,生日快乐。”白子枫和陈耀华一前一后的从门口走进来,陈耀华见了北冥随风有些心虚,见到北冥随风也只是低声的说了句生日快乐,将礼品递给司特助。

    陈耀华是有些无辜的,他也不知道大嫂会准备那么幼稚的生日礼物给北冥随风,当时大嫂说买袖扣是送人的他理所当然的就想到了是给北冥随风的,谁知道会是一个乌龙。

    北冥随风见了两人淡淡的点点头,说了一句随意。

    接着就是陆陆续续的客人,北冥随风发的请柬谁敢不来,大家拼了命都想争着来。

    “北冥哥哥,生日快乐。”景色听到熟悉的声音,闻声看去,就看见五年未见的安澜挽着安总进来。

    景色握住的红酒杯不断的捏紧,安澜她可不陌生,北冥家族选中的主母,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过的女人。

    景色冷笑一声,偏过头不在看安澜,继续和张曼玉和夏微微说着话。

    “谢谢。”北冥随风礼貌的道了声谢,不着痕迹的离安澜远了几步。

    安澜早就听她奶奶说了今天是要当北冥随风舞伴的,她特地好好的打扮了一番,还打听到了北冥随风今日的着装,她特意穿了一件宝蓝色的礼服,就是为了看上去和北冥随风的衣着搭一些。

    “北冥哥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安澜将一个礼盒交给北冥随风,司特助很有眼力劲的上前一步接过安澜手中的礼盒。

    安父很满意安澜落落大方的表现,“哈哈,安澜你们年轻人在这里多聊聊,我过去找一下老伙伴,北冥贤侄,我家安澜就拜托你了。”

    安澜红着小脸,任由安父将她推到北冥随风的身侧,只要站在北冥随风的身侧其他人就会误以为她是今晚的女主角,再加上她今天穿的衣服,给她加了不少力。

    “一朵鲜花被一头猪给拱了。”张曼玉看着安澜故作女主人的作态,嘲讽出声。

    景色浅笑着看着不远处美好的一面,男的帅女的美,挺配的一副画面,只是她为什么心里那么痛呢?

    “曼玉,这安澜好像是内定的总裁夫人。”夏微微说道,虽然她也觉得安澜配不上总裁大人,但是总裁大人并没有推开安澜不是吗?

    “呵呵。”北冥随风是一朵鲜花?这个比喻倒是不错,景色失笑出声。

    “看,英雄救美来了。”夏微微手指着前方。

    陈耀华插进了北冥随风和安澜之间,硬生生的将两人给隔开来。

    “大哥,你是有大嫂的人,要注意分寸。”陈耀华语重心长的劝着北冥随风,将北冥随风推开了几个步子。

    安澜得体的笑容一下子僵硬的挂在了脸上,他刚刚说什么,北冥随风有妻子了?

    安澜委屈的朝北冥随风看去,北冥随风并没有反驳陈耀华的话,而是很配合的离安澜远了一点。

    周边一直等着看好戏的富家女,夸张的笑出声,安澜收起委屈的神情,恶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看她以后成为北冥夫人后怎么对付她们。

    “耀华,今天你家老爷子不来?”白子枫站在一旁打着恰恰。

    一听到老爷子陈耀华的脸上就变了,不自在的回答,“来,还要带上陈耀安那个傻子。”

    陈耀华家里的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和北冥随风的情况差不了多少。

    陈耀安是陈家的长子嫡孙,一生来就受到特别的重视,谁知道在两岁的时候检查出智商有问题,陈耀安的母亲一时受不了刺激就自杀了,后来陈父又娶了陈耀华的母亲,陈耀华的母亲生下了陈耀华后对陈耀安依旧视如己出。

    陈耀安是个傻子,陈耀安的小姨看不惯陈耀华的母亲,就挑拨陈耀安,陈母有了陈耀华后就不会再对他那么好,于是陈耀安就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将陈耀华推下楼梯。

    事后陈老爷子担心陈母因为此事对陈耀安会有意见,干脆将陈耀安带在了身边,养在身侧,从感情来讲陈老爷子更偏爱陈耀安。

    “老爷子要带陈耀安出来认认人,担心自己百年之后陈耀安会被陈家人欺负。”陈耀华不屑的说着,谁会去欺负一个傻子,陈家的家业陈耀安想要的话全都拿去好了他是不在乎的。

    “大哥,我刚刚看到北冥成风了什么情况?”北冥成风的事情陈耀华也是清楚内幕的,都闹成这样了北冥成风还怎么好意思来。

    “一个要作死的人,我自然不会拦着。”北冥随风泯了口红酒,视线在大厅里寻找着一个身影,当触及到角落里某个身影正开怀的吃着糕点时,脸上的神情柔和了下来。

    陈耀华顺着北冥随风的视线看到景色,“大哥,是大嫂哎,我叫她过来。”

    北冥随风还来不及阻止,陈耀华就走过去对景色打招呼,“大嫂躲在这里干嘛。”

    景色被突然出现的一句大嫂惊了一下,“乱叫什么啊你。”

    张曼玉和夏微微则疑惑的看着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