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九十八章:未来式,现在进行时

    “你你你,北冥随风你太无耻了。”景色气红了脸他就知道拿这个威胁她。

    “呵,无耻?当年要不是某人一声不吭的就离开,我的孩子就不是未来式的,而是现在进行时。”北冥随风冷眼看着景色。

    景色一听这话瞬间沉默下来,她知道北冥随风说的某人就是指她,她就算离开了,他的孩子还是现在进行时的。

    北冥随风转身不再看景色,看着大厦楼下的车流量,“你出去吧。”他怕再让景色待下去,他会忍不住质问景色,当初为什么离开。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的背影有些莫名的伤感,她蠕动了下嘴唇不知该怎么说,最后还是化为一声长叹。

    “这摇木马就留给总裁吧,就当做是……”景色垂着眼眸,实在有些说不出下面的话,景色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呼之欲出的眼泪,“就当做是,我送给总裁未来孩子的礼物。”

    景色没等北冥随风说话,急急的走出办公室,趴在自己的位置上,连张曼玉叫她都没理会,许久景色终于平复好了心情,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复古风的信纸,开始给北冥随风写生日贺卡。

    给北冥随风写东西是经常的事,这写贺卡还是第一次,写的最多的还是情书。

    景色看着信纸一时间就像回到了过去,等写下亲爱的疯子后才回过神。

    她不再是可以那么亲密称呼他的那个人了。

    景色放下手里的笔,将桌面上的信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重新拿了一张新的信纸,开头中规中矩的写下总裁。

    接下来景色犹豫了许久都不知该如何下手写,直接一句生日快乐太过单调,写点祝福语又不太合适。

    景色看着面前的纸,再一次将信纸揉成了团,丢入垃圾桶,反复来去,景色已经浪费了十数张的信纸。

    等景色再去摸信纸的时候,抽屉里已经空空如也,景色放下手里的笔,站起身朝夏微微的位置走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夏微微那里还有信纸。

    夏微微一听景色要给北冥随风写生日贺卡,非常慷慨大方的友情赠送了景色十张信纸,任由她发挥。

    景色回了位置,略思考了一下就下笔写。

    张曼玉听夏微微说了景色要给北冥随风写生日贺卡的事情,强拉着夏微微过来凑热闹,见景色还在奋笔疾书也不去打扰景色,只是在身后默默的看着。

    “搞定。”落下最后一个字,景色高兴的一拍手掌。

    张曼玉心急的直接在景色的身后抽走景色桌子上的信纸,夏微微凑过去,两人一边看一边念起来。

    “总裁大人:今天是你的生日,由于我准备的生日礼物不是很合你的心意,对此我表示很抱歉,正如你所说我的情商低,所以写不出什么华丽的词藻来祝福你,在此我祝总裁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张曼玉读完后顿时沉默了,良久,张曼玉才开口,“景色,你就打算这样送给总裁大人?”

    “嗯?有什么不妥吗?”景色接过张曼玉的手中的信纸,默念了一遍,觉得自己写的十分的完美,进退有度,认错态度良好,语言简洁明了。

    “景色,比起这个生日祝福语,我更想知道,你送了总裁大人什么礼物。”张曼玉将目光投到景色的脸上,能让总裁大人毒舌的说出情商低的话,景色送的礼物绝对不简单。

    “额,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个俄罗斯套娃。”景色不以为然的说出来,见张曼玉和夏微微的眼神有所变化,连忙又继续说,“总裁大人不喜欢,我立马就换了,不过他还是不满意。”

    “景色,我懂了,为什么总裁会觉得你情商低。”张曼玉拍拍景色的肩膀,飘飘然的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景色。

    景色将目光看向夏微微,夏微微傻笑两声,“景色,你是对自己的事情情商低了点,其他挺高的。”

    景色勉勉强强接受了夏微微的这句话。

    在忙碌中很快就到了晚上的晚宴。

    北冥随风早就去了酒店,景色则是和秘书室众人一起前往。

    “随风,今天你可是主角,开心点。”听说北冥随风举办宴会,夏老夫人舔着脸皮凑上前,以自己是北冥随风的长辈为由,接下了招呼来宾的任务。

    北冥随风自然知道夏老夫人打的什么主意,他也没有点破,在他眼里夏老夫人不过是跳梁小丑翻不起什么风浪。

    夏老夫人今天的着装很隆重,一身宝蓝色的旗袍,上面用金线绣着图案,又佩戴了老坑玻璃种的玉镯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随风啊,成风他知道错了,今天的日子他特意赶来给你道歉,你看……”夏老夫人接到消息说,北冥随风的心腹将北冥成风拦在了门外。

    北冥随风冷冷的看了一眼夏老夫人,夏老夫人被北冥随风的眼神吓的一哆嗦,想到北冥成风,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开口,“成风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弟弟,这兄弟之间哪有隔夜仇的啊,再说了成风都知道他错了,你就让他进来吧,北冥家族丢不起兄弟生嫌这个脸。”

    夏老夫人见北冥随风不理会他,又继续开口,“今天景色那丫头也会来参加吧,她应该不希望在座的人知道她曾经的身份吧。”

    北冥随风听见夏老夫人居然拿景色来威胁她,最后一点仁慈也被耗尽了。

    北冥随风勾起嗜血的笑容,既然那么想进来,他自然要让她们如意,“司特助,放北冥成风进来。”

    一直跟着北冥随风的司特助听见北冥随风这样吩咐,应了一声,转身走出门外打了声电话,让外面的人放北冥成风进来。

    夏老夫人这才满意,北冥随风还在乎景色就好,她还能用景色来威胁北冥随风。

    “随风啊,今天你是男主角要跳开场舞,这女伴想好了吗?安澜怎么样,家世好长的又好。”夏老夫人眼巴巴的凑上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