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八十八章:收起你的心思

    松果宝贝听到sk组织的时候心思一动,果然克洛斯是冲着sk组织来的。

    松果宝贝装作不经意的玩着血玉,竖起耳朵等着北冥随风的回答,松果宝贝心思很复杂,和爹地作对他不想的,可是万一爹地联合克洛斯一起对付sk那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北门不参与你们在l国争夺市场的事情。”北冥随风淡淡的说,l国北门和sk组织有约在先,只要sk对l国有意思,北门就不能参与。北冥随风自然会言而有信。

    松果宝贝听到北冥随风那么一说,也才想起来,楚墨好像是有说过,北门不参与对l国的市场的交易。

    当然这个约定是私下里的,除了楚墨和北冥随风几人,谁都不知道,克洛斯在l国争不过sk组织,才想到联合北门一起争夺,既然要热闹了两家热闹怎么行,当然要三家才好。

    这个老狐狸,松果宝贝磨牙看着克洛斯,至于sk组织大规模的进攻行动,松果宝贝还真没有去了解,估计和市场争夺的事情有关,松果宝贝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好好了解了解了,还有墨扎突然出现在a市的事情。

    “风少,要是让sk组织争夺地盘成功,他们就会一家独大,这个局面你不希望看到吧。”克洛斯没想到北冥随风会拒绝的那么彻底,眸中只是闪过一瞬的惊讶,很快就恢复平常。

    北冥随风抱紧松果宝贝,他自然没有错过克洛斯眼中的惊讶,“楚墨没那么傻。”

    一家独大,就会惹来另外两家的眼红夹击,sk组织的根基太浅,虽然近几年发展的很快,但是一口吃不成胖子,现在三国鼎足的局面楚墨不会那么轻易破坏。

    松果宝贝在听到北冥随风明确的回答后才松了口气,爹地不要被克洛斯挑拨成功就好。

    “呵呵呵,也是。”之前是他太心急了,但是sk组织连续攻击黑手党基地的事情,这笔账不能不算。

    克洛斯看着北冥随风的态度很明确,知道从北冥随风这里入手没希望了,也不继续和北冥随风开口。

    a市是北冥随风的地盘,他就是想做点什么小动作也瞒不过北冥随风。

    克洛斯不开口,北冥随风自然也不会开口,只是一心逗弄着松果宝贝,看着松果宝贝在他怀里那么安静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又柔和了一点,仔细看松果宝贝不止长得像景色,还有几分像他,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要是五年前景色没有离开,他们的孩子会不会也那么大了?会每天在他下班的时候在家里软软的喊他一声爹地?

    克洛斯冷眼看着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的柔情,他没想到一向冷血的权少也会有柔情的一面,这个孩子对他好像很重要,要是这个孩子出点事情……

    “克洛斯,收起你阴暗的心思,否则北门不介意和黑手党站在对立的局面。”北冥随风开口打断克洛斯的心思,他虽然在逗弄松果宝贝,可是没错过克洛斯脸上的表情,北冥随风是什么人,只要看到克洛斯注意到松果宝贝,就能想到下面的事情。

    北冥随风知道克洛斯想对松果宝贝出手了,一时不慎,自己好像将松果宝贝带入了危险的边缘,北冥随风有些自责,想着一会等找到松果宝贝父母后,一定要派几个保镖好好保护他们,防止克洛斯对他们动手。

    松果宝贝正在把玩血玉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克洛斯,克洛斯这是想用他威胁爹地就范?他似乎有了些麻烦。

    “风少,你太紧张了。”克洛斯轻笑出声,将戴着白手套的手,伸向松果宝贝,想要触碰松果宝贝的小脸。

    手还没伸到跟前,北冥随风就伸手阻止了克洛斯的动作,眼里满是警告。

    克洛斯笑着收回手,倒也不介意,“风少,我在a市还会再多呆几天,我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不为sk的事情,我们还有别的合作可以继续。”

    老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北冥随风拿起面前的酒杯朝克洛斯举了一下,接着一口饮尽,“来了a市,我自然要尽主人之礼,你在酒店的住宿都记北冥集团的账上吧。”

    克洛斯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冲进房间的一个手下给打扰了,“少爷,我们的房间被侵入了。”

    克洛斯眼神一暗,在手下话音刚落的时候马上冲了出去,松果宝贝心想不好,西米姨被发现了,在克洛斯消失在门口的一霎,松果宝贝挣扎着下地,想要跟上克洛斯,却被北冥随风死死的抱住。

    “叔叔,你放开我。”松果宝贝挣扎不开,气呼呼的叫了一声。

    松果宝贝趁北冥随风出神的那刻,立马溜下地,撒开两只小短腿就朝克洛斯的方向追去,北冥随风眼神一暗,立马反应过来也随松果宝贝的方向追去。

    松果宝贝跑到电梯口,发现电梯还在上升,心里又担心的很,干脆就朝楼梯口跑去。

    还没等松果宝贝跑两步,就被后来居上的北冥随风一把抱了起来,朝楼上走去。

    一路上北冥随风都冷着脸,松果宝贝小脑袋朝北冥随风的胸前拱了拱。小心的呼吸着。

    “我等你的解释。”北冥随风对怀中的松果宝贝说。

    到达克洛斯的房间门口,松果宝贝探着身子朝里面看去,屋子里面一片狼藉,窗户还破了一个洞,看到房间里没有西米姨的身影松果宝贝才松了口气,想来西米姨应该是从这个窗户逃出的。

    关心则乱,自己应该相信西米姨的能力的,松果宝贝安安心心的缩回北冥随风的怀抱里,看着眼前的闹剧,克洛斯站在大厅的中央,脸色黑的要命,眼里闪着嗜血的光芒。

    “查,一定查到那个人。”克洛斯阴狠着脸对手下说,克洛斯的手下低着头应了一声,赶紧离开去查。

    克洛斯一步一步的跨过地上的障碍物,到一个闪着亮光的东西面前,松果宝贝仔细一看,这不是西米姨的吊坠吗?怎么那么不小心掉落在这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