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八十二章:你怎么就看出我们是断袖

    夏微微明确得到司特助答复后就转身打算离开。

    “哎,夏秘书,你等等。”司特助叫住夏微微,问出了他心中长久以来的一个问题,“夏秘书,你好像挺怕我的为何?”

    夏微微每次见了他,眼神都异常的怪异,他自问没对夏微微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夏微微摇头,紧抿着嘴,不说一句话,“没有,没有。”

    她能说每次见了司特助都忍不住yy他和总裁大人么?能咩?能咩?

    “夏秘书,你不用怀疑我的视力,给你个机会,问我一个问题,我不生气。”司特助眯着眼睛,盯着夏秘书的脸。

    司特助向来说到做到,他的信用问题还是很有保证的,他说不生气肯定就不会生气。

    于是某姑娘乐了,脑子一抽,就问出了自己经常在脑中yy的问题,“您和总裁大人谁是攻谁是受?”

    正准备喝茶的司特助猛地听闻夏秘书的这个关于攻受的问题,一口茶喷了出来,还呛到了自己,猛烈的咳嗽着。

    夏微微无辜的眨眼,两只小手绞着,她是不是问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难道是因为司特助是攻,所以不好意思了?

    这边夏微微反思着自己的问题,司特助掏出手帕擦去嘴角的水渍。

    一只手揉揉太阳穴,颤抖着问夏微微,“你说说,你怎么就看出我们是断袖?”

    夏微微一听司特助这话,单纯的以为司特助默认了这个问题,两只眼睛冒着火花,“总裁大人这么多年了身边就一个司特助,司特助那么多年了也没个女朋友,总裁大人也没个绯闻什么的,而且司特助对总裁大人还特别关心,成双成对……”夏微微越说越兴奋。

    “停停停。”司特助赶紧打断夏微微的话,这姑娘真的是越说越没谱,风少这么多年身边没个女人还不是因为心里有个景秘书吗?

    至于他,他那是因为还没碰到钟情的,怎么他们两个这新世纪的好男人,还被传成了短袖。

    “夏秘书,告诉你一个事实,你们真的是想太多了。”司特助克制自己的脾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不断的深呼吸。

    想多了?什么意思,难不成北冥随风不是和司特助?还是和谁?白市长还是陈少校?

    “司特助,你和总裁大人真不是那种关系?”夏微微觉得心中的火苗一下子就被司特助扑灭了。

    “当然不是,你们哪里传出来的。”办公室可是传八卦的一个好地方,尤其是女人多的办公室,司特助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和风少是断袖这件事情肯定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了。

    “哎。”夏微微感觉自己被司特助给打击到了,yy了那么久的事情居然被告知是假的?

    夏微微也没理司特助,径自回了自己的位置,从抽屉里掏出一堆零食,准备给自己充充电。

    景色正和张曼玉说着话,就看见夏微微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一言不发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堆零食开始狂吃。

    “她受刺激了?”张曼玉扭头问景色,景色一脸迷茫的看着张曼玉,好吧,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微微,你这么吃下去晚餐还吃得下吗?到时候吃不下去可就不好了。”景色提醒道。

    正往嘴里塞薯片的夏微微,听了景色的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好像真的是这样来着,她可期待今晚的晚餐了,怎么能吃不下呢?

    夏微微拉开抽屉,又将桌上的零食给扫了下去,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发呆。

    张曼玉和景色互看一眼,满脸的疑问,这姑娘就进去传个话,怎么回来就是这副失神落魄的模样。

    “景秘书,这一份文件需要总裁签字。”小李秘书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过来交给景色。

    景色接过文件夹,应了一声,抱着文件夹就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总裁,这份文件需要你的签字。”景色站在门口敲了几下门,北冥随风很快就让景色过去。

    北冥随风快速的阅览了一下,确定无疑之后就在文件夹上面签了字。

    北冥随风签字的时候景色恰好一直站在他身侧,景色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果香飘进北冥随风的鼻子里。

    “今天怎么不是奶香味了?”北冥随风随口问道。

    景色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我说你今天身上怎么是一股果香味?”北冥随风重复了一遍,景色身上一直有股淡淡的奶香,自带的香气。

    “哦哦,今天下午秘书室要出去聚会,我就随意喷了点。”景色解释道,这果香她可喜欢了,可是哥哥特地从国外给她寄回来的,她平常都不舍得用,纯天然的果香味,只有恨少的一**,据说还有养神的作用在。

    “秘书室聚会?”北冥随风从文件上抬头看着景色,他怎么都不知道今天秘书室聚会?

    “嗯?我没你和说吗?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了。”景色回忆着,确定自己和北冥随风报备过了。

    “什么时候?”北冥随风想不起景色什么时候有和自己说过这件事情。

    “就是昨天,你在做饭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一声,还问了你关于新福利的事情。”本来景色也犹豫不决要不要去回味楼,在确定这个新福利之后,果断的决定了回味楼。

    北冥随风想起来了,确实有那么一件事,但是前面几句因为在炒菜没听清楚,就听到了后面的话,他就说昨天景色怎么那么开心。

    既然景色那么有兴致北冥随风也不会打扰她的兴致,给她放一天假还是可以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吧!”北冥随风鼻子又动了几下,唔,还是景色身上原来的奶香味好闻,“以后不准喷了。”

    “凭什么。”景色不满北冥随风的命令,她可喜欢这味道了呢!哥哥说,最好每天都喷一下,对身体也有好处,景色一向对景宸的话十分相信,反正哥哥不会害她就是了。

    “凭我是你上司。”北冥随风冷冷的吐出这三个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