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女人听到长青的话,脸色一白,想要反驳却反驳不出任何的话,正如长青的话,墨释音的女人没有十个也有百个。

    而长青的潜意识就是,那么多的女人里边,你又算得上老几?

    “你这话,就过分了。”女人嘟囔了一句,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又不得不承认。

    “我现在那个乌龙没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长青说完之后,转身就想要离开。

    却听到女人在那里嘀咕着开口,“难不成,那个孩子,还真的是老大的儿子?”

    长青一听,猛地转身,“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孩子?”

    女人被长青的凶狠样吓了一跳,咽了一口唾沫,手指颤巍巍的指着不远处墨释音的房间。

    “就是那个房间里边,有一个孩子,老大还很喜欢的样子。”说着,女人狐疑的看着长青。

    那个孩子,该不会是长青和老大的孩子吧?不过,长得也不像长青啊。

    长青脚下一软,心口一凉,景顾景顾还真的跑到老大的房间去了,嘤嘤,景顾,你说你一个孩子,怎么就对那个房间这么的执着呢。

    长青已经能够预想到,老大办好事被打扰之后愤怒的心情了,怎么办,她不想过去啊。

    “行了,你走吧,记住不该说的话,千万别说,不然,你的后果,你是知道的。”长青阴狠的看着女人。

    女人急忙点头,再三的表示自己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呢,然后急忙的转身离开。

    长青深吸一口气,颤巍巍的走向墨释音的房间。

    长青走到墨释音的房间看到的就是房间里边一片的狼藉,而景顾面对着墙而站,一脸委屈的模样,长青不由得在心中骂墨释音太狠心了。

    这么对待一个小孩子。

    景顾人小,站了那么久,已经是他的底线了,小腿颤抖着,长青刚想上前,让景顾不要站着了,就见景顾猛地坐在了地上。

    “景顾,地上凉,快起来。”长青快走两步,走到景顾的面前,想要将景顾从地上拉起来。

    “别碰他,让他好好的在这里反省,一直知道自己错了为止。”墨释音从浴室里走出来,立马对长青说道。

    “老大你这也太狠了吧,景顾还是小孩子,你这么对待他,不太好吧。”长青顶着老大凶狠的目光,为景顾求情。

    长青垂着眼眸,她是真的心疼景顾。

    墨释音走到景顾的面前,挑起景顾的下巴,“人质,就该有人质的样子,之前,还是太宠你了。”

    景顾眨眨眼,然后在墨释音来不及防范的时候,猛地哭出声,“哇!”

    墨释音被景顾的这一声哭喊,吓了一跳,手下一抖,景顾白嫩的小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痕。

    墨释音懊恼的看着景顾脸上的红痕,他不是有意的,只是一时间的失误而已。

    “哇!”景顾哭的越发的惨烈,他不想要待在这里了,他想要回家。

    “行了,别哭了。”墨释音怒吼一声。

    景顾也当真停了下来,墨释音刚松一口气,只听见,景顾再次哭泣。

    “长青,你来哄哄他。”墨释音将景顾拉了过来,推到长青的面前。

    长青蹲下身子,从袋子里边掏出纸巾,在景顾的脸上擦了一把,然后抱起景顾小声的哄着。

    “景顾乖,不哭了,他是坏人,我们不要理他。”

    墨释音的脸抽搐了一下,但是看到景顾泪汪汪的眼珠,忍了下来。

    呼,他都没有怪筋骨打扰了他的好事,现在,还要反过来安慰景顾,这感觉还真让人不爽。

    “老大,你看景顾不哭了。”长青惊喜的开口。

    景顾高冷的斜视了一眼长青,小爷不哭咋了,小爷就是哭几声,让你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已,哎哎哎,哭这种行为太消耗体力了。

    “嗯。”墨释音冷淡的应了一声。

    “行了,你出去吧,把景顾放这里。”墨释音说完之后,就看到了长青犹豫的眼神。

    长青的意思很明显,墨释音照顾不好景顾,要不还是让她带走好了。

    “放心吧,我不会对景顾做出什么事情。”墨释音很不高兴自己的话被质疑。

    长青不敢违抗墨释音的话,将景顾放了下来,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等到长青离开之后,墨释音坐到沙发上冲着景顾招手。

    景顾知道能够罩着自己的人已经离开了,对于墨释音他也有些怕,不敢违抗墨释音的话,乖乖的走到墨释音的面前。

    “小不点,晚上,你就跟我睡觉,听到没有。”墨释音垂着眼眸看景顾。

    景顾没有说话,既然如此,墨释音就当景顾答应了,单手将景顾拎了出去。

    带景顾去另一个房间睡觉,刚将景顾丢上床,墨释音就听到噗的一声,然后问道了一股滔天的臭味。

    “你去里面解决好了再出来。”墨释音一脸嫌弃的将景顾提进了厕所,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景顾还是孩子,照顾不了自己上厕所。

    于是一把将景顾的裤子给扒了下来,将景顾放了上去,等到景顾解决好了之后,景顾在里边叫了几声,墨释音忍着脾气,进去,将景顾擦好了屁股再拎出来。

    “好好睡觉,明天早起,我再研究你的身体。”墨释音将景顾塞进被子里边,自己躺在景顾的身边。    这个感觉还真是奇妙,墨释音的身边从来睡过人,因为他不喜欢,身边有人,每次某项纾解运动结束以后,他也不会让女人留在他的身边,而是让她们离开,现在身边躺着奶香味十足的景顾,墨释音一

    下子,有些舍不得将景顾还给北冥随风了。

    其实,身边,养着这么一个小家伙也挺好玩的,只要想到,墨释然的小孙子,一直喊自己爷爷,在自己这里待着,气气墨释然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越是这样想,墨释音越是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十分的好,既能气墨释然,自己的身边又有了乐趣,一举两得多好啊。    不如,就将景顾留在身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