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嚣张的可以,他依旧许久没有见到过这般嚣张的了。

    长青看着墨释音变来变去的脸色,屏住了呼吸,暗自想着,如果,墨释音要对景顾出手的话,她是否要帮一下。

    “哈哈哈哈哈。”猛然间,墨释音放肆的笑出声。

    长青一脸的纳闷,这墨释音到底再笑些什么,有什么可笑的,这笑容,也太夸张了一些。

    “不愧是我墨家的孩子,够胆量。”墨释音上前,单手拎起景顾。

    景顾被墨释音拎着不舒服,各种挣扎,“要妈咪。”

    墨释音凑近景顾,在景顾的耳边轻声的开口说道,“真是抱歉,没有妈咪,有的只有爷爷。”

    “主子,小孩子的衣服已经采买过来了。”墨释音的助手从外边走了进来,手中还拎着各种袋子。

    袋子上边的图案都是儿童的卡通图案,可以看出,里边装的,都是小孩子的用品。

    墨释音点点头,“行了,东西放这里,你出去吧。”

    助手,最怕见到的就是漠视严一听墨释音的话,急忙点头,以最快的速度,将东西放在了这里,然后闪了出去。

    墨释音随手拿过一个袋子,里面是孩子的一件连体服,是熊猫图案的衣服,墨释音在脑中幻想了一下景顾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一定是一个萌娃。

    “把这件衣服给景顾穿上。”墨释音淡漠的说着,将衣服丢给了长青。

    长青垮了脸,不过也不敢违抗墨释音的话,抓过景顾,将景顾身上的小毛毯解开。

    景顾一脸的不乐意,藕似的小胖手不断的挥舞着,小腿一直蹬着,长青不敢对景顾使用蛮力,反而被景顾踹了好几脚。

    “小景顾,你乖一点,姐姐把这件衣服给你穿上。”实在被折腾的没法的长青,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和景顾商量着开口。

    墨释音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长青刚才自称是姐姐?

    “姐姐?”墨释音古怪的出声。

    长青急忙开口,“不,是阿姨,景顾,你快别动,不然的话,我穿不进去。”

    景顾光溜溜的身子在长青的怀里不断的转着,长青摸着景顾身上的各种痕迹,突然间,有些心疼景顾。

    长青还在和景顾不断的交战着,那边,墨释音接通了一个电话。

    墨释音换了一个姿势,随手解开领子上的两个纽扣,露出了小麦色的胸膛,性感又迷人。

    “墨释然?”墨释音的嘴角带着一丝丝的笑容。

    墨释然一听墨释音的声音,当场整个人就炸了,“墨释音,你这个混账,你把我的乖孙子拐到哪里去了。”

    “哦,你就那么确定,人是我带走的?”墨释音反问了一句。

    “废话,如果不是确定是你带走的,老子有那个乌龙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墨释然心情糟透了。

    “好吧,这样子的话,我承认,景顾是被我带走的。”墨释音淡淡的开口说道。

    “快把我的乖孙子送回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要是敢伤害我乖孙子一丝汗毛的话,我都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让你碎尸万段。”墨释然威胁着开口。

    他跟墨释音之前的仇还没结算完,现在又添了一笔。

    “墨释然,你的口气也太大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想怎么将我个碎尸万段的办法,你别忘了,一整年的时间,你都找不到我的下落。”墨释音嘲讽的开口。

    说道这里,墨释然更气了,这一年,墨释音都好像在故意逗他玩似的,时不时的放出一点自己的踪迹,等到他找过去的时候,人又再次消失了。

    “墨释音,你把景顾带走想要干嘛,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不关景顾的事情。”墨释然深吸一口气。

    “不想干什么,就是有些无聊了,想要看看你的外孙子,长什么模样,看着,倒是长得还不错的样子。”墨释音说。

    墨释然磨着牙,就是因为想要看看景顾的样子才带走了景顾?这句话,他为什么那么的相信呢。

    “现在,你人也看够了,快些将景顾送回来。”墨释然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墨释音看着还在那里不断蹬腿的景顾,眼里有着一丝丝的笑意,他对景顾的兴趣正在上升阶段,现在怎么可能会对景顾失去兴趣。

    “墨释然,想要你孙子是吗?可以啊,我给你机会,三天,三天内你要是能找到景顾的下落,我就将他还给你,如果不能,那就十分抱歉了,景顾的下场,你懂的。”墨释音笑着。

    墨释然一脸的怒意,“墨释音,你到底想要干嘛。”

    “自然不干嘛,你还记得当初我和你说过吗?人生太过无聊了,总要一些有趣的时间,一个本该死去的孩子,突然间活了过来,自然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墨释音说。

    “墨释然,想要景顾活着,那就快些找到景顾的下落,不然会发生什么,都是我和你无法预料的。”墨释音笑。

    他的想法随时随刻都在改变,如果景顾不能让他保持新鲜感,景顾的下场一定会比现在坏上太多。

    “墨释然,我等着你。”墨释音说完之后,挂了电话,他已经能够在脑子中想象出墨释音暴跳如雷的样子了。

    呵呵,墨释然,你看你过的不好,我就是这么的开心。

    另一边,墨释然被挂断了电话,也如同墨释音所预料的,整个人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

    一向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的他,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挫败感,在墨释音的面前,他总是你们任意的失控。

    而且,很容易就被墨释音挑起情绪。

    “怎么样了,墨释音怎么说,他要对景顾做什么?”季如夏一直坐在墨释然的身侧。

    但是也听不清电话立板的内容,急忙拉着墨释然的衣服开口问道。

    墨释然收起自己身上的戾气,他可不想将坏情绪带给季如夏。    “墨释音让我们在三天之内找到景顾,不然的话,景顾会发生什么,他也没有办法预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