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一点你父亲的风采都没有,北冥随风看上去挺硬汉的。”墨释音皱眉。

    将长青举到一半的纸巾接了过去,在景顾的脸上胡乱的擦了一下。

    “哇。”景顾哭的越发大声了,也不知是因为墨释音刚才说的话,还是因为,墨释音刚才的动作太过粗鲁。

    墨释音转头一脸的疑惑,“长青,他为什么还在哭。”

    长青沉吟了片刻,不确定的开口说道,“可能是觉得,你说的太过实话了。”

    墨释音叹息一声,这年头,一个孩子都知道什么是实话了。

    景顾的腮帮子上边还挂着几滴的泪珠,两只大眼睛水汪汪转动着,哼,他明明是因为墨释音粗鲁的动作才哭的。

    不知道他是小婴儿吗?皮肤很嫩很柔吗?还对他那么的粗暴,真是太过分了。

    “老大,他刚才好像在鄙视你?”长青惊讶的开口。

    墨释音一听急忙转头去看景顾,景顾用鄙视的眼神看他?一个小孩子就知道什么是鄙视的眼神了?

    “你肯定看错了。”墨释音怎么都不愿意承认,他被一个小婴儿给鄙视了。

    长青动了一下嘴巴,没有继续开口说话,她想说,她刚才没有看错,确实是墨释音被景顾给鄙视了。

    “去找一条小毛毯给这下子包着。”墨释音扬起下巴。

    长青的动作很快,很快就从楼上拿了一条小毛毯下来,墨释音让长青将景顾给包起来。

    这又是为难长青的一个动作了,她在今天之前,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照顾一个孩子。

    大概是景顾也自认为自己,光着屁股不太好,长青用小毛毯将他包起来的时候,景顾不仅没有反抗反而更加主动,很配合的让长青将他的整个身子给裹起来。

    长青裹完之后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景顾就像一条毛毛虫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挪动着。

    地上也铺着毛毯,让景顾不至于受冷。

    墨释音坐到景顾对面的沙发上,看着景顾的小身影,心中不由得萌生了一股想法,或许,养一个孩子,也是不错的想法?

    “小不点,要不以后你就跟我混吧。”墨释音冷不防的开口。

    长青一个颤抖,心中止不住的惊讶,曾经有一个孩子只是碰到了墨释音,墨释音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孩子一脚踢了出去。

    在她的记忆里,墨释音一直很讨厌小孩子,在他看来,小孩子都是一种顶级麻烦生物的存在。

    “老大,墨释然那边会不同意的。”长青冷不防的出声,景顾可是墨释然很宝贝的外孙子,墨释音又是墨释然一号仇人。

    墨释音听到墨释然的名字,十分不屑的冷哼一声,“要他同意做什么,他现在应该祈祷,我不会对小不点做出什么事情,伤害他的行为。”

    远处的墨释然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摸着鼻子,他这是又被谁给惦记着了,不会是景顾在想他了吧。

    “ok。”长青不去和墨释音争辩,墨释音骗的了别人,但是骗不了自己,他带走景顾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伤害景顾的性命,如果要伤害景顾的性命,在实验室里边的时候就动手了。

    说他怕墨释然或者北冥随风?不,他并不惧怕任何人。

    墨释音对生死看的并没有那么的重,如果墨释然和北冥随风能够杀了他,或许他还会高看墨释然和北冥随风一眼。

    景顾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性命掌握在墨释音的手中,他只觉得这样子有些好玩,在地上挪动来挪动去,这都是之前,景色和北冥随风不让他玩的。

    挪动了几圈,景顾也觉得没了意思,趴在地上懒洋洋的,不想动,睁着大眼睛看着上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长青一直守在景顾的身侧,就怕景顾一不小心滚到了桌角旁边,伤到自己。

    “小不点,过来。”墨释音突然间开口,朝景顾招招手。

    景顾眼神都没有给墨释音一个,自顾自的发着呆。

    墨释音沉默了一下,“这孩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长青汗颜,墨释音又是从哪里看出,景顾是个傻子,她倒是觉得景顾挺机灵的。

    “唔,你看啊,这个孩子,叫他也不理人,不是傻子是什么?”墨释音说道。

    长青张了一下嘴,最终没有开口说出来,人家孩子根本就不会是傻子,只是单纯的懒得理你而已。

    墨释音似乎感受到了长青的内心活动,一个眼神过去,“你想要说什么,就说出来吧,我不喜欢别人在我背后嘀咕。”

    长青吓了一跳,张嘴就说道,“老大,其实我觉得,不是景顾是傻子,而是他根本就不想要理你,还有我打听到,景顾是个比较慵懒的孩子,这样发呆的时候,太正常了。”

    “不理我。”墨释音垂着目光,咬着嘴里的这几个字。

    还有人敢无视他墨释音的存在?这也太大胆了一些,墨释音抿着嘴唇。

    “景顾,过来。”墨释音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就这样子被华华丽丽的无视了,开口再次叫了一句。

    景顾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墨释音的脸色有些沉下来了。

    “景顾,过来。”墨释音加重了一些语气,脸色再次沉了一点。

    景顾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知是真的没有听见,还是怎么样。

    “景顾,过来,你要是不过来的话,我就过去抓你了。”墨释音冷笑着。

    长青的心也开始提起来,墨释音很随心情做事,这一秒可能是开心的,下一秒就是暴躁的,谁也把握不好,墨释音的心思。

    如果,景顾真的惹恼了墨释音,情况,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她还是不希望景顾出事的。

    景顾长得这般的可爱,要是就这么被墨释音给摧残了,简直就是一大损失。

    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等来景顾,最后的时刻,景顾也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墨释音,然后继续转回去发着呆。    墨释音额头上边的青筋,隐隐的跳动着,景顾这小子,还真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