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墨释音刚将裤子套上景顾的腿,得意的看了一眼长青。

    傲娇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道水柱,直射墨释音的脑门,幸好的是墨释音躲得快,纵然墨释音躲得再快,衣角上边还是被溅到了一点。

    这一切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过来,等到墨释音反应过来之后,黑了脸。

    没错,刚才那道水柱,就是景顾的尿,长青一直错愕的张大嘴巴,看到墨释音黑脸之后,猛地笑出声。

    “你这小子,就是要被打屁股。”墨释音恶狠狠的开口。

    小景顾动了一下身子,将原本穿到一半的裤子蹬了出去,刚巧不巧的落在了那一滩水渍上边。

    这下子,唯一的一条裤子也没了。

    “老大,这下子该怎么办?景顾没有裤子了?”长青问道。

    墨释音黑着脸,一句话都不想说,过了一会儿之后,沉默着动手解开外套上边的纽扣,将外套甩在了一边。

    “没裤子?那就光着。”墨释音冷笑一声,既然自己不想要穿裤子,那就怪不得他了。

    小景顾似乎听到了墨释音的声音,迷离的睁开眼睛,小手揉着小眼睛。

    墨释音和长青都屏住了呼吸,要知道,小孩子在不熟悉的地方醒来,身边有没有熟悉的人,一定会哭一顿的。

    “哇。”果不其然,景顾适应了光线之后,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自己还光着屁屁,身边又没有熟悉的人,只有两个看着他一脸猥琐的人,景顾不淡定了,扯开嗓子喊了两声。

    长青差点没有被这一声的哭喊声,给吓出心脏病,等到景顾喊了两声之后,发现根本米有人搭理自己。

    该在哪里,还是在哪里,先熟悉的人,也没有出现,也懒得浪费力气去哭了,准备先看看情况。

    “老大,这孩子是不是要成精了?”长青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知道没有理会他的哭声,哭了几下子就停了,不知为何,长青在景顾的哭声里边,听出了敷衍。

    “景顾,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另一个爷爷,我叫墨释音。”墨释音朝景顾伸出了手。

    景顾一脸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墨释音,看了一会儿之后,扭过身子,用自己的小屁屁对着景顾。

    墨释音看着景顾的白嫩嫩的屁屁,嘴角再次不受控制的扯动了一下,简直太特么无语了。

    “老大,这里空气不太好,我们还是先将景顾给抱出去吧?”长青插进了两人尴尬的气氛中间。

    墨释音高冷的点点头,自己总算是有一个台阶下了。

    景顾鼓着小脸,左右都看了看,确定了自己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心情十分的不爽,他分明沉睡前,还在妈咪暖暖的怀抱里边,一下子到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

    “妈咪。”景顾对着墨释音喊了一声,意思是问墨释音,自己的妈咪去哪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墨释音起了逗弄景顾的心思,似笑非笑的看着景顾,“你妈咪不要你了,将你卖给我了。”

    景顾睁大眼睛,似乎在看墨释音说这话的真实度,看了一会儿之后,景顾懒洋洋的收回目光,他妈咪不可能不会要他的,只能说明墨释音在撒谎。

    既然到了这里,那就好好的等着妈咪来找他,哭哭啼啼的伤喉咙,不好不好。

    “行了,你从今天开始就跟我混吧,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帮你解开了你身体的毒,你每天就不用这么的虚弱了。”墨释音说道

    墨释音的话音刚落,景顾抓着散落在一边的手铐,咔叽一声,手铐裂成了几段。

    “……”墨释然。

    “…”长青。

    “老大,你们家的基因这么强大的吗?”长青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口水。

    要是在今天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之前,有人告诉她,一个两岁大的孩子,能够徒手掰开手铐,她什么都不会信,但是今天看到了,景顾,她信了。

    不要说别人了,就是她一个成年人,也不可能徒手掰开这个手铐。

    “呵,不愧是我们家的人。”墨释音知道,这一切都因为孤展帮着景顾改了体质的缘故。

    “穿。”景顾光着屁股,虽然说不害羞,但是,光着屁股,总归是不好吧,而且,不舒服。

    “穿什么穿,知不知道,刚才就是你毁了最后条可以穿的裤子啊。”墨释音在景顾的脸上边,狠狠的掐了一把。

    “啊啊啊啊,妈咪。”景顾哇的叫了一声,墨释音太过分了,这么这么欺负他。

    “行了,别叫妈咪了,就是你叫了妈咪,你妈咪也听不到,你呀,还是好好的讨好我吧。”墨释音说着,又在景顾的脸上戳了几下。

    “老大,我们有什么要说的出去说好吧,怎么着也要找一条小被子帮景顾包起来呀。”长青看着景顾顶着白花花的小屁屁在这里蹦跶着,这画面太美,着实不敢看。

    “行了,走吧。”墨释音也不和景顾闹了,直接抱起景顾朝外边走去。

    墨释音也是在没有什么抱孩子的经验,直接掐着景顾的胳肢窝,用蛮力抱起了景顾。

    景顾抿着嘴巴,憋红了小脸,在走到客厅的时候,墨释音刚想冲景顾来一个友好的笑容,就听到景顾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哇。”这一回,景顾是实打实的哭,而不是因为只是装装样子。

    墨释音也真的是掐疼了他。

    “哎哎哎,你别哭啊。”墨释音烦躁的看了一眼大声哭泣着的景顾。

    景顾一扭头,才不理墨释音,继续扯着嗓子,大声的哭着。

    “老大,你还是想想办法吧,这声音,这得是太有穿透力了。”长青捂着耳朵,不赞同的看着墨释音。

    看来,还是的自己上,这老大还真是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

    “小不点,别哭了,越哭越丑了。”墨释音嫌弃的看着景顾。

    景顾在哭的时候,鼻涕口水眼泪混合着一起往下流,墨释音一脸的想起。    “哇。”景顾一听,哭的更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