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墨释音之前还在跟他玩捉迷藏,怎么那么快就将主意打到景顾的头上去了。

    墨释然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当时就不应该放过墨释音。

    “松果宝贝,能不能找到墨释音的落脚地点?”北冥随风看着屏幕上带着景顾走的那人,脸上浓浓的杀意。

    “我试试吧,不一定可以。”松果宝贝只能如此承诺。

    墨释然和北冥随风让下边的人,去找墨释音的痕迹,一点线索都不能放过。

    就在几人都急的找人,墨释音却是十分好奇的看着婴儿车里边的景顾。

    “老大,孩子我已经平安带回来了。”长青垂着眼眸,朝墨释音说道。

    婴儿车里边的景顾还在打着呼噜,墨释音,弯腰在景顾白白胖胖的脸颊上掐了一下。

    “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墨释音问道。

    他居然在景顾的脸上看到了一分他的影子?

    “给景顾用的迷药并不多,不过,因为他是小婴儿的原因,会多昏睡一会儿,看样子,再过一会儿也能够醒来了。”长青担心迷药会给景顾造成什么伤害,所以在用的时候,也不敢用太多。

    “把景顾带到我的试验室去。”墨释音直起身子,率先走进了实验室。

    他倒是很好奇,一个本该活不久的孩子,怎么活下来的。

    长青弯腰去抱沉睡中的景顾,触碰到景顾软的没有骨头的身子的时候,手一僵,最后放弃了将景顾抱起来的想法,直接连着婴儿车将景顾一起推进了实验室。

    实验室里边墨释音让长青将景顾抱出来放到手术台上去。

    “老大,要不还是你来吧,我对抱孩子没有经验。”长青为难的看着墨释音。

    她虽然是女人,但是一直活在枪林弹雨里边,使的也都是一些蛮力,就怕将小景顾给吓到,伤到小景顾。

    墨释音听闻,低头看着景顾,皱着眉头,思索了很久,左看看又看看,怎么伸手都感觉不对,最后还是将目光投回长青的身上。

    “你把景顾从景色的手里抱过来,我相信你是可以的,来吧。”墨释音傲娇的开口。

    长青当即就无奈了,她是将景顾从景色的手中抢来,没错,但是一路上都害怕被发现,抱着的那点时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好吧,将景顾抱来之后,直接放进了婴儿车里边。

    她没有经验啊,从墨释音的嘴里听到一声感谢,她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

    “老大,我……”长青张嘴,还是想要挣扎一下,小孩子啊,她不行的,还是一个菜一岁多一点的孩子,她更加不行啊。

    “行了,你来吧,速度点。”墨释音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是。”长青不敢反抗墨释音的话,只好乖乖的从婴儿车里边抱起景顾。

    动作轻柔的不能再轻柔,长青都要怀疑这样温柔的自己,是不是自己本人了。

    其实长青完全忽略了一件事情,景顾现在处于昏迷的状态,无论她是用大力气还是小力气,景顾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墨释音看着躺在手术台上,正呼呼大睡的景顾,嘴角扯动了一下,挥手让长青出去。

    “还真像猪。”墨释音嘀咕了一句,在景顾肉嘟嘟的脸颊上,暗搓搓的掐了一把。

    长青在墨释音和景顾待在实验室的期间,寸步不离的守在实验室的外边,一步都没有离开。

    “长青姐,北冥随风那边已经开始追踪我们的下落了。”一人跑到长青的面前汇报道。

    长青皱眉,按理说,北冥随风不会那么快查到墨释音这里才对,毕竟,墨释音这边也可以说是很隐秘的一个地方。

    “没事,没有一定的时间,他们是找不到这里的,这样子,你们将暗线都放开,去给北冥随风制造烟幕弹。”长青说。

    “是。”那人听了长青的话,急忙转身跑开,去布置长青给他的任务。

    过了好几个时辰,墨释音才一脸疲惫的从实验室里边出来,懒洋洋的靠在实验室门口的门框上,捏着太阳穴。

    “老大,怎么样。”长青本能的抬手去扶墨释音,但是想到墨释音有洁癖,并不喜欢她碰她,于是又将伸到一半的手放了下来。

    “孤展白术那两个家伙,还真是有几下子。”墨释音懒洋洋的开口说道。

    能将景顾用那样子的方式救回来,也是可以了,只是,里边还是有不到位的地方,比如,之前依附在景色身上的毒,有一些依附到了景顾的身上。

    “那,景顾是可以了?不会再出事了?”长青不禁的问了一句。

    “具体的情况还是要等景顾醒来之后,才会知道。”墨释音动了一下手腕。

    “对了,下边传来消息,北冥随风那边已经知道是我们将景顾给带走了。”长青将下边的人,汇报上来的内容,又和墨释音说了一遍。

    墨释音神色未变,似乎这件事情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北冥随风现在还不知道景顾落在谁的手里,那我之前还真是高估他了。”

    “老大,那北冥随风会不会找过来?”长青不由得担忧的开口问道。

    现在和北冥随风硬碰硬可不是好时机,她们还需要拿着景顾去和北冥随风谈条件。

    “现在是不会找过来的,晚点我们主动联系他们,现在,你进去将景顾给抱出来。”墨释音慵懒的指着里边的景顾。

    长青叹息一声,认命的进去,看到手术台上的景顾被墨释音用四个手铐固定着,嘴角扯动了一下。

    景顾的小衣服缩了上去,露着一个小肚子,小脸红扑扑的,小肚子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像极了小青蛙。

    “老大还真是过分,这么可爱的娃娃,也舍得下这样子的黑手。”长青嘟囔了一句。

    墨释音的耳朵很好使,只是简单的听到了一句长青嘟囔的话,懒洋洋的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长青。

    “长青,你似乎胆子变大了不少?”还敢在背后这样子说他了。    “没有没有,我胆子一向很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