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继续去找景顾的下落,而季如夏则就守在景色的床边上,静静的看着景色。

    她从景色在肚子里边开始,就一直想着,要给景色最好的一切,一定不会让景色的一生流泪,却没有想到,景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受到了这么多的伤害。

    季如夏从被子里边,将景色的手拿出来,摸到景色手腕上边,那条浅浅的伤痕时,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景顾,景顾。”在梦中的景色喃喃的说着。

    “色色,景顾会没事的,你好好休息。”季如夏在景色的耳边说着。

    景色慢慢的冷静下来,紧皱着的眉间舒缓开来,季如夏的话,她听进去了。

    “夏夏。”墨释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季如夏的身侧,扶着季如夏的肩膀。

    他还在开会,就听到了景顾不见了的消息,匆匆忙忙从会议里边脱身出来,急忙开车去往商场,刚在商场里边,就听到了景色昏迷不醒的消息,又急忙赶回了家里。

    墨释然探头去看睡在床上的景色,家庭医生已经说了,景色没有太大的问题,只要好好的休息就好。

    “你在想什么。”墨释然低沉的嗓音,在季如夏的耳边响起。    “我在想,景色在我肚子里边的样子,景色一直很乖,待在我的肚子里边也不舍得折腾我,景色在我肚子里边七八个月的时候,我孕期的反应特别严重,吃什么吐什么,后来,我就和景色说,你这个孩子,怎么倒是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别的孩子都是在怀孕前期的时候折腾人,她反而到了后半期才折腾人。后来啊,景色大概也是将我的这些话给听进去了,也就咩有折腾过我。”季如夏说着的时候,脸上

    一直带着一丝丝的笑容。

    墨释然知道季如夏怀着景色的时候很辛苦,没有想到会这么的辛苦,心口密密麻麻的痛着,握着季如夏的手,良久无话。

    “夏夏,那些年,真的是辛苦了你。”墨释然的嘴里十分的苦涩,如果他当时再细心一点,他就能够陪着景色一起长大,在如夏受这些苦的时候,一直跟在季如夏的身侧了。

    都怪他,这么的不细心,如果能重来一次,该有多好。

    “墨释然,我很感谢你,在离开之前,留给我景色。”季如夏想,就是因为景色,嫁给景松的那些年,她才可以过得那么快乐。

    “夏夏,再讲一些关于景色小时候的事情给我听好不好?”墨释然从身后拥住季如夏,哀求着开口。

    之前他怕勾起季如夏的伤心事,一直不敢在季如夏的面前说道以前的事情。

    今天,如今,他真的很想听听,景色和季如夏那些年,怎么过来的,想要知道关于景色小时候的趣事,调皮事情。    “景色这个名字还是她自己选的,我当时一共想了五个名字,都写在纸条上边,然后将纸条串成了一串,景色抓到哪个,她的名字就是哪个,景色抓到的就是这个名字。”季如夏回想着,说起来,她现在

    已经忘记了,景色当时的那五个名字,只是依稀还记得,有一个叫做,景安好。

    “夏夏,景色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墨释然不可否认的是,他吃醋了,明明是她的孩子,却冠上了别的人男人的姓氏。

    季如夏沉默了一下,就在墨释然以为这个问题会让季如夏很难回答之后,季如夏才开口说道,“最美的景色里,遇到了最美的你。”

    墨释然大为的感到悸动,这句话,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当初,他喜欢季如夏,却不知道季如夏喜欢不喜欢他。

    墨释然偷偷的在季如夏的书本里边,写上了这句话,他一直等着,得到季如夏的回答,却没有得到季如夏的只言片语。

    他还以为,这几个字季如夏没有看到,没有想到,季如夏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还一直记在心里边。

    墨释然的心情有些复杂,就好像丢掉了一件心爱的玩具,无意间却发现它一直都在你的房间一样惊喜。

    季如夏说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墨释然只见他一脸深思的模样,当即就有些无奈了。

    墨释然这副表情,怎么看的有些奇怪呢?那句话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吗?

    “夏夏,我以为,这句话,你没有看到。”许久之后,墨释然才出声。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墨释然却觉得好像在昨日一样,他躲在季如夏的身后,悄悄的看着季如夏的反应。

    “你写完这句话之后,然后就没有一点表示吗?”季如夏无奈的开口。

    她知道这句话是墨释然写的,当时对墨释然也是极为的有好感,以为墨释然会来找她,没有想到,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墨释然来找她。

    “说回来,墨释然,你的字,还真是丑的可以,简直让人无法直视。”季如夏到现在还记得墨释然当初的字,她后来看过墨释然的作业本,那一句话,应该是墨释然那时候写的最好的字了吧。

    “唔,当时,其实,算了都已经过去了,就算是我当初的字丑,现在的字可不丑。”墨释然傲娇的说道。

    和季如夏确定关系之后,季如夏曾经委婉的说过,他字丑的问题,羞的墨释然,日夜勤奋练习写字,最终练成了现在这样的字。

    而在练的字里边,墨释然写的最多的字,就是季如夏三个字。

    “墨释然,最美的景色里,遇到最美的你,我也想要对你说这句话。”季如夏说道。

    墨释然笑了拥着季如夏,原来景色的名字,还有这一层含义。    “景色从一岁开始,就一直在季家长大,和季念一起,两个人都是皮孩子,我妈又宠溺的紧,成就了他们小霸王的地位,就是景宸见了也要让上几分。”季如夏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的紧,两个小人儿,年纪倒是不大,想的事情,倒是一出一出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