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承认,她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大叔沙哑的出声,流着眼泪。

    大叔承认了他女儿的身份之后,保镖依旧没有停手,继续在那里欺辱着。

    大叔朝北冥随风嘶吼了一声,“我已经承认了他是我的女儿,你还要我怎么样。”

    “她是不是你的女儿和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我想要知道的,也不是这个,而是我儿子失踪的事情。”北冥随风说。

    大叔趴在地上,许久无话,北冥随风的耐心渐渐的告竭。

    就在北冥随风准备动手的时候,大叔沙哑的出声,告诉北冥随风,“有一个人联系到我,告诉我,只要我趁着人多的时候,将这个夫人手中的孩子抱走,就给我一百万。”

    他的女儿动手术需要钱,他只能选择这一条路,如果可以,他也是不想的,只是做了就是做了没有任何的理由。

    北冥随风听了之后,怒上心来,上前就是一脚,狠狠的碾压着大叔的手腕,一直到听到大叔撕心裂肺的声音。

    他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做,居然想着从色色的手中

    ,抢过景顾。

    “孩子呢,你抢了孩子,孩子去哪里了。”北冥随风大声的问道。

    大叔咬着嘴唇,忍着手上边,一阵阵的疼痛,听到北冥随风的话,轻声的说道,“孩子,我没有抢到,我刚碰到孩子,这位夫人就反应过来了,孩子我没有抢到。”

    景色想起,最开始在人群中,有人抢她孩子的时候,那时候抢孩子的人就是他?

    “你没有抢到孩子,那我的孩子是被谁抢走的。”景色惊慌的问道。

    大叔摇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个人说过,如果第一次失败了,就不要去动第二次的手。”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他看的出,大叔说的都是真话,大叔不敢说假话,只是,到底是谁,会在大叔失败之后,再一次动手抢景顾。

    而且据景色会议,她当时大脑空白了几秒,等到再回神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见了。

    “那个人有没有说,把孩子抢到手之后,怎么处理?”北冥随风沉声问道。

    大叔说,“他让我抱着孩子,躲到一个安全的角落去,会有人来找我的。”

    刚开始他以为,趁乱抢孩子,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没有想到,这么的困难,还是这个女人太厉害了,将孩子护的太好了。

    “吩咐你做事的那个人,是怎么样的?长相,体型,声音,男女。”北冥随风问道。

    “不知道,他包裹的很严实,声音也是用变声器变过的,我根本认不出。”大叔说。

    大叔给出的线索和丹尼斯是一样的,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北冥随风有些烦躁,但是他自己,越是此刻,自己越发的不能慌乱,要是自己都慌乱了,景色岂不是要更加的慌乱?

    “我已经说了,求你放了我的女儿。”大叔忍痛跪在了北冥随风的面前。

    看着疯疯癫癫的女儿,大叔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你知道让我放了的女儿,但是你为什么要对我的儿子下手。”北冥随风的眼中,闪过了嗜血的杀意。

    大叔低垂着脑袋,不敢开口说话,他只是,只是想救自己的女儿而已。

    救自己的女儿没错,错就错在了,对不该下手的人下了手。

    “疯子,到底会是谁,会对景顾出手啊。”景色慌乱的开口。

    松果宝贝走到一边,在自己的手表上边按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不过,景顾,现在生命应该是没有威胁的。”北冥随风之所以这般的肯定,那是因为,这个人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抓走景顾,一定会拿景顾来威胁他,活着做出别的事情,而现在,还没有来找他

    ,证明景顾现在一定是安全的。

    “我害怕景顾出事。”景色流着眼泪,景顾身上还很虚弱,需要每天打针,现在,不在她的身边,景顾会不会害怕。

    北冥随风忽然将目光看向躲在一边的少女,还没有等北冥随风开口说话,只见少女急忙跑上前,“我说,我说。”

    她被刚才的两件事情弄怕了,害怕自己也会遭遇那样子的窘境,与其屈打成招,倒不如自己爽快点,自己承认了。

    “我,是有人让我给了我一**香水,让我对着她喷,这**香水据说能毁了她的脸。”少女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耸肩开口说道。

    景色想起自己闻到的那股味道,那个就是少女嘴里边的香水了吧。

    “你为什么要毁了我的脸。”景色并不认识这个少女,从没有见过她,她干嘛要狠到毁了她的脸,景色无法理解。

    “谁让你长得一脸狐媚子的模样,凭什么你想进奢侈品店,就进去,而我想要买一个的包包就要省吃俭用很久。”少女一脸不平的看着景色。

    她表示十分的不甘心,景色得到那样子的待遇,而她没有景色那般的好运。

    “凭什么你有那么帅的老公,还有那么可爱的儿子,我就是要毁了你的脸,看看,你没有了这张漂亮的脸蛋,你老公还爱不爱你。”少女嘟起嘴唇。

    她长得也不差,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喜欢她呢。

    天知道,在看到景色那么幸福的时候,她有多嫉妒,有钱就算了,还有两个那么可爱的儿子,这一切本该是她享受的,凭什么景色能够拥有那么多。

    “我的女人,生来就该得到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北冥随风觉得眼前的少女,简直就是一个脑残。

    别人的东西和她有什么关系,就因为人家过得幸福,就想要毁了她的脸,这绝逼是一个变态。

    “她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有一张脸。”少女气鼓鼓的开口。

    不过,她已经喷了那个香水,怎么她的脸还没有毁容呢,等到她毁容,看看,还有没有人喜欢她。    其实少女早在今天之前,就已经见过一次景色了,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疯狂的嫉妒着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