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你的女儿,呵,既然这样子的话,那正好。”北冥随风冷笑。

    以为撇清关系,自己,就会放了他女儿吗?简直天真的可怜,既然做错了事情,自然是要受到惩罚的。

    “不是我的女儿,不是,她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不认识她。”大叔颤巍巍的开口。

    “既然不是你的女儿,那我怎么对待她,也就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北冥随风点头示意了一下司特助。

    司特助点点头,拍了两下手掌,当即就站出来七八个保镖,司特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兄弟们,你们今天也辛苦了,这个娘们,就赏给你们了。”

    大叔一脸被雷劈了的模样,嘴里得话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咬着牙,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不是我的女儿,不是我的。”大叔自我催眠般的开口,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两边大腿的裤子。

    “谢谢风少。”保镖一齐向北冥随风鞠了一个躬,然后摩肩擦踵的走向安静的少女。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脑中大胆的设想着,这到底是北冥随风的一场戏,还是真的会发生。

    当然,所有人更多的将这个倾向于,只是威胁的一场游戏。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北冥随风是个恶魔,说得出,是真的做得到。

    只见几名保镖快速的走向大叔的女儿,大叔的女儿眼里依旧是如水一般的沉静。

    “小姑娘,你今儿个就陪哥哥们好好玩玩,哥哥们,会好好疼你的。”其中一名保镖说道。

    然后很快几个人就将小姑娘围成了一个圈,伸手去剥小姑娘身上的衣服,几人特意留了一个空隙对着大叔,让他亲眼看看,自己不承认的女儿,是怎么承欢在他们的身下的。

    周边的许多男性,盯着大叔女儿白皙的皮肤,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这些声音,当即就在大叔的耳朵里边炸开了花。

    只是他依旧在咬牙紧守着,他赌北冥随风只是在做戏给他看。

    被保镖掐的难受的大叔女儿,终于哼唧了一声,开始小幅度的挣扎,保镖立马抓住大叔女儿的小手,在大叔女儿的脸上舔着。

    “还不承认是吗?接下去发生的事情,可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北冥随风冷漠的开口。

    大叔自然是知道北冥随风这句话的,男人一旦发起狂来,可是比野兽还要可拍。

    保镖下来狠手,直接一把撕开大叔女儿身上的衣服,大叔女儿的上半身,只穿着一件胸衣。

    男人们看的热血沸腾,真是太特别的刺激了。

    大叔的脑袋也轰的一下炸开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众保镖的手,在他的女儿身上摸来摸去。

    当看到其中一个保镖的手伸向大叔女儿的裙子的时候,大叔不受控制的喊出声,“住手。”

    保镖当即停下了手,将目光投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看向大叔,“你这是准备说了?承认她是你的女儿了?”

    大叔深吸一口气,颤巍巍的说,“不是,她不是我的女儿,不是。”

    北冥随风点点头,没有勉强大叔承认,转身对保镖说,“继续。”

    保镖得到了北冥随风吩咐,继续在大叔女儿的身上移动着,“你的爸爸要如此对你,你要恨就恨你父亲去吧,只怪他太狠心了。”

    保镖在大叔女儿的耳边轻声的开口,大叔女儿如死水的眼中有了一丝丝的波动。

    喃喃的出声,“爸爸。”

    大叔听了,眼眶瞬间就红了,只是,他依旧不能开口承认这是他的女儿,若是他承认了,不知道他的女儿还会经历什么,会经历比这件事情更恐怖的事情。

    “还不承认?”司特助有些不耐烦了,转身朝保镖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来点更猛烈的。

    保镖点点头,直接掐住大叔女儿的下巴,向她的嘴巴压去。

    大叔的女儿似乎感受到了难受,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来,于是尖叫起来。

    大叔一颗心痛到了不能呼吸,身体上受的伤远没有心上受的伤来的恐怖。

    季如夏一直捂着松果宝贝的眼睛,不让她看到如此肮脏的一幕。

    “呜呜呜呜,爸爸,爸爸,我要爸爸。”大叔的女儿疯狂的喊道。

    “啪。”保镖嫌烦,直接一巴掌甩上大叔女儿的脸颊,很快脸上就肿了起来。

    “别打了。”大叔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喊道。

    保镖自然不会听他的话,继续另一个巴掌甩在了他女儿的另一边脸颊上。

    “你们这些做警察的,看到这些暴行难道都不管的吗?”大叔朝一边站着的警察大声的喊道。

    警察依旧不为所动,开玩笑,别说打人了,就是杀人,他们也不会管一下,也不看看,做这些事情的人是谁,不是随便一个人,是北冥随风啊,北冥随风啊,他们敢管吗他们。

    “我劝你啊,还是乖乖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省的赔了自己还要赔上自己的女儿。”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少女就是大叔的女儿,只不过大叔一直在自欺欺人,不愿意开口承认。

    大叔红着眼眶,内心在不断的挣扎着,他赌上最后一丝丝的可能,北冥随风会放过他的女儿。

    最后的最后,大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痛苦而绝望的挣扎着,大叔疯狂的朝北冥随风怒吼了一声,“你这样对待别人的孩子,难道不会将心比心吗?你的儿子如果被人这样对待……”

    北冥随风打断大叔的话,冷哼一声,“这个少女,不是你的女儿,你在这里着什么急,真是可笑的紧。”

    大叔喃喃了一声,双目渐渐失神,这个是他的女儿呀,是他最宝贝的女儿呀,怎么会不会他的女儿呢。

    “爸爸。”忽然间,大叔的女儿尖叫了一声。

    大叔扭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叔的女儿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衣。    “住手,住手。”大叔疯狂的喊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