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有没有污蔑她。”司特助不屑的冷笑一声,他有那么无聊吗?去污蔑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丹尼斯一脸大受打击的模样,颤抖着嘴唇,看向女朋友。

    丹尼斯的女朋友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继而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这件事情,她做的极为保密,不可能会有人知道的,这个人一定是胡乱猜测的。

    “这件事情当然不是真的,我跟来了你那么久,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你还不清楚吗?”丹尼斯的女朋友满脸伤心的看向丹尼斯。

    丹尼斯紧紧抿着嘴唇,他当然相信,女朋友说的是真话,只是不知为何,心这么的慌而已。

    今天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丹尼斯看清他女朋友的模样,司特助说了几句之后,就懒得再纠缠,直接甩了一叠的照片到丹尼斯的面前。

    丹尼斯手中捏着司特助甩过来的照片,脸上难看的可以,不仅如此,手背上边的青筋猛烈的跳动着,大口的喘着气。

    天知道,他现在的内心有多么的愤怒,当愤怒过后,余下的只有浓浓的悲伤,其实,他早该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性格。

    自己每天这点演出费,怎么能够满足她的虚荣心呢

    丹尼斯女朋友看着丹尼斯的表情,心中一闪而过的慌张,很快就镇静下来了,就算是丹尼斯知道了,那又怎么样呢。

    她现在和丹尼斯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关系,就算是有,也是丹尼斯对不起她。

    “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做。”丹尼斯良久之后,沙哑的出声。

    “怎么不怪我,只怪你没有能力养活我,还有,我们两个不都是一样的人,你不是也在外边有人了?”丹尼斯的女朋友冷笑着开口。

    丹尼斯滚动了一下喉结,“那个女人,不是你想的这样。”

    丹尼斯还想要解释,他女朋友急忙打断丹尼斯的话,“你和那个女人的事情,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是不是这样都跟我没有关系,你不用和我说。”

    丹尼斯垂着眼眸,没有再继续开口说话,不可否认的是,女朋友都这样对他了,他依旧在心中爱着自己的女朋友,深爱着。

    “行了,今天你连累我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你把那一百万给我就行了。”丹尼斯的女朋友心心念念的都是丹尼斯手中的那一百万。

    丹尼斯抿着嘴唇,抬头,盯着他的女朋友看了许久,缓缓的摇头“不好意思,别的事情,我都可以顺着你,唯恐这件事情,不能顺着你,这一百万,我还有用。”

    丹尼斯的女朋友听到丹尼斯这样说,一脸的不开心,这还是丹尼斯第一次拒绝她的要求,哼,怎么可以拒绝她呢,丹尼斯分明还是喜欢的。

    “你要拿去给那个女人?”丹尼斯的女朋友想不出丹尼斯要这一百万有什么用,唯一的可能就是,要拿去给那个女人,这么一想,丹尼斯的女朋友脸色十分的难看。

    “我告诉你,不可能,这一百万我要定来了。”丹尼斯的女朋友仰着下巴。

    丹尼斯苦笑一声,“你看到的,不是这样的,我确实,抱了她,但是是有原因的,她是我表扬的一个托,上次表演的时候,不小心被我的道具给伤到了,需要治病,要一百万的手术费。”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也不会昧着良心,做那样的事情啊,当时他真的是走投无路,当有人找上门,说给他一百万,让他做这样的事情,之后,他思虑了一番就答应了,毕竟只是,将人群给聚集起

    来,这么轻松就有一百万,他自然是愿意的。

    “行了,这些话,我不想听到,反正,这一百万,你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丹尼斯的女朋友只当这是丹尼斯的托词。

    在一边看好戏的司特助自然不会去同情,丹尼斯,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司特助的手下,早在丹尼斯说出线索的时候,就出发去调查了。

    “疯子,这件事情,不是单纯的绑架,是有预谋的。”景色害怕的看向北冥随风。

    到底是谁,能够那么的厉害,连她们的行程都了如指掌,他们抓了景顾,又想要做些什么。

    景色脑子乱成了一团,无数的疑问,在脑中跳来跳去,不仅如此,她还害怕景顾出现危险。

    “对,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有预谋的,不要急,我们再找找。”北冥随风安慰着景色,眉心却皱成了一团。

    如果,那些人为财倒是好说话,就怕是一群亡命之徒,要的是景顾的命,为的是让他们夫妻伤心。

    那个人的来头绝对还不小,北冥随风已经命人将这里都搜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景顾的下落。

    偏偏这大厅里边还没有监控,最近的一个监控也是在不远处的店里边。

    “疯子,到底是谁,会想着将景顾抓走。”景顾的内心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你是谁派来的。”北冥随风又将目光看向大叔,他可不相信,这个大叔是无辜的。

    就像之前,松果宝贝猜测的那样,他手中的玩具可是价值不菲,就按照他开出租车每天赚的钱,怎么也要攒上好多年。

    “没有人派我来。”大叔强迫自己的目光不去看,待在一边安静的过分的女儿。

    深怕自己的女儿的遭遇和刚才但那你是的女朋友一般。

    北冥随风听了大叔的话笑了,“没有人派你来,那我倒是想知道,你买玩具的钱是哪里来的。”

    大叔一时的语塞,很快说道,“我自己攒的。”

    “这个是你女儿吧。”北冥随风也不和大叔争辩,将话题引到他女儿的身上

    大叔的女儿听到北冥随风在讨论自己之后,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眼神依旧痴痴呆呆的,甚至还有些空洞。    “不是,不是我女儿。”大叔结巴着开口,移开了自己的目光,细看之下会发现,大叔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不止手,就是表情也有些抽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