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具男咬死自己什么什么事情,都不清楚,额头上冒出了点点的汗水,嘴唇微微的泛白。

    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说着,看向北冥随风的眼中,带着丝丝的恐惧。

    北冥随风勾起嘴唇,不知道是吗?下一秒,北冥随风直接用脚踩上面具男的脚脖子。

    “啊!!!”大堂里边,只听到面具男撕心裂肺的声音。

    众人都被面具男这撕心裂肺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看向北冥随风的眼中,带着浓烈的害怕。

    一个个都抱紧了身边的同伴,唯恐下一秒被如此对待的就是自己。

    “说,还是不说。”北冥随风再次开口问面具男。

    面具男这一回连回答北冥随风的力气都没有了,翻着白眼,他刚才清晰的听到了,自己脚脖子上边的断裂声。

    看来,他的脚,就要废在这里了,面具男此刻倒是无畏了。

    “查,把他的背景给我查清楚。”北冥随风转身对保镖说。

    保镖连忙点头,急急的走了出去。

    “你们,都知道些什么,说出来的话,一人十万,对你们的报酬,如果不说的话,你们的下场比他还要惨。”北冥随风指着地上的面具男。

    众人听了北冥随风的话之后,面面相觑,中间有那么一两个人脚步上前移了一步。

    “我说。”其中一人急忙开口说道。

    “说。”北冥随风。

    “我在购物的时候,听说这边有表演,很好奇,于是就过来看看了,我也不知道,您的儿子不见了是什么情况。”那人说道。

    “你们呢。”北冥随风看向其余的人。

    “是啊,我们也是这样子,听到这边有表演可以看,就够来凑凑热闹。”其他人纷纷附和着。

    “我们都是无辜的,你没有资格把我们困在这里,我们要报警,要投诉。”人群中间还有一个胆大的,直接对上北冥随风。

    仔细看,可以看到,他的脚在颤抖着,牙口也在颤抖着,其实他很怕,只是故作大胆而已。

    “对,我们都是无辜的,我们要离开,你快点放我们出去,这家商场的经理在哪,把经理叫出来。”有了一个人带头,其余人,也鼓足了勇气,直接站起来,对上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冷笑着看着众人,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抗,之前那个大叔也公然在反抗的人群中。

    助理从腰间取下抢,对着上空,连开了好几枪,然后将目光落到他们的身上。

    众人被枪声吓了一跳,原本闹哄哄的人群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你这样做,是犯法的。”大叔开口喊道。

    大叔的心中抱着侥幸的心理,他相信,那么多人,北冥随风不可能将这里的人都杀光,所以,一起闹事,北冥随风一定会拿他们没有办法的。

    “嘭。”回答大叔的,是一声枪声,助理拿着枪,直接打在了大叔的腿上。

    众人再次吓了一跳,顿时间,人群中,没有了丝毫的声音。

    “犯法?报警?我倒是想要知道,有谁敢抓我。”北冥随风狂妄的开口。

    北冥随风的话刚说完,司特助带着警察局局长还有商场的经理匆匆赶了过来。

    “北冥总裁。”警察局局长看到北冥随风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他这几天交的是什么运啊,这些大人物,几天之内都见了一个遍。

    之前是北冥随风的老丈人,还有岳母,还有北冥随风的两个宝贝儿子,今天倒好,直接见北冥随风了。

    “我儿子不见了。”北冥随风直接开口说道。

    警察局局长和商场的经理,当即汗水就流了下来,北冥随风的儿子不见了,可不是小事情,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而且,是在他们所管理的场所不见的,事情更加的严重。

    “北冥总裁,我们警察局,一定会全力追查小少爷的下落。”警察局局长在心中暗暗的祈祷,景顾可千万不要有事情,不然他想要到退休都难了。

    “如果我的儿子,出现点意外,你们就等着陪葬吧。”北冥随风冷声的说道。

    警察局局长还有商场的经理一齐打了一个冷战,他们知道,北冥随风的话,不是吓唬他们的,而是真的做得出。

    “北冥总裁,需要怎么样的帮助,您就说吧,我们一定尽全力。”警察局局长还有商场经理说道。

    “把整个商场给我包裹严实了,连只蚊子都不许放出去,还有,带人给我一点点的搜,哪里都不准遗忘。”北冥随风说。

    “好。”警察局局长还有商场经理,急忙点头,表示自己一定能够将这件事情给办好的。

    “疯子,景顾会不会有事情,我好担心景顾啊。”景色咬着嘴唇,眼中含着泪。

    她的心里,已经被一股浓浓的歉意给占领了,她真的欠景顾太多太多了。

    她好怕,景顾出事情

    “妈咪,不要担心,景顾一定不会有事情的。”松果宝贝虽然也很担心景顾的下落,但是看到景色这般内疚职责的模样,不由得开口安慰道。

    景色咬着嘴唇,没有开口说话,她怕她再次出声,是哭出来了。

    “外婆,外婆。”松果宝贝一转头,正好看见季如夏苍白着脸,要摔倒的样子。

    还没有等到松果宝贝上前,守在季如夏身侧的保镖,急忙的上前,一把抓住季如夏的胳膊,找了一条凳子给季如夏坐,害怕季如夏摔倒。

    “外婆没事。”这个关头,季如夏可不希望因为自己什么事情,耽误大家找景顾的进程。

    “妈咪,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相信我,不会出事情的。”北冥随风说。

    季如夏摇头,她一刻没有看到景顾,一刻就不会安生,她要看着景顾平平安安的回来。

    季如夏这般的执拗,松果宝贝只好守在季如夏的身边。

    北冥随风紧握着双拳,现在,他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他千万不能倒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景色的心不断的下沉耽误的时间越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