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主要的原因是,他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很旧的衣服,还有些洗的发白了,手肘等地方,还磨破了,带着补丁,自己条件如此,根本不可能会去花三五万,给孩子买一个玩具。

    “这些年攒了一些钱,就想要给孩子买个好一点的玩具。”大叔讪讪的笑着。

    松果宝贝刚想要开口说话,不远处就传来了北冥随风的声音,“色色。”

    “他们说,景顾不见了,怎么回事。”北冥随风满脸紧张的神色,开口问道。

    景色看到北冥随风的那刻,一直强装着的坚定,算是彻底的崩塌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疯子,我把景顾照顾不见了,我不是一个隔合格的妈咪。”景色扑进北冥随风的怀中,委屈的哭着。

    如果她好好的带着景顾,如果她再多一点点的防备,如果,她再小心一点,景顾怎么会不见呢。

    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怪她,景色想。

    北冥随风急忙搂住景色,“色色,这件事情不怪你,别哭了,我们现在还是抓紧将景顾给找回来吧。”

    景色抽噎了一声,靠在北冥随风的怀中,点点头,将事情的经过,小心的跟北冥随风讲了。    “我和妈咪带着景顾和松果宝贝去另一家店,要经过这里,刚走到这里就发现这里在举办活动,我想要赶紧过去,刚走到中间就被这个人拦了下来,说是要我们配合他,完成一出魔术,我们拒绝了,之

    后,人就开始暴乱,一直到我听到有人叫我,我转过头之后,大脑一片晕乎,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景顾已经不见了。”景色自己也没有完全的搞懂,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景顾怎么就不见了呢。

    北冥随风开口问景色,“色色,你还记得不记得,你身边人的人,长些什么样?”

    景色摇头,表示自己记不清了,然后忽然间开口,自己还记得的那三个,“这三个,我记得非常的清楚,就是他们,在我的身边,景顾不见了,和他们,肯定有关系。”

    “我儿子的不见,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北冥随风半搂着松果宝贝,到了大叔的面前。

    冷冽的目光直接射向他们,他们打了寒颤,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不知道,孩子的下落,没有看到过景顾的下落。

    “不说是吗?”北冥随风的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在众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踹上了面具男的膝盖。

    整个人,散发着冰冷的气场,大家不自觉的摸了一下手臂,都被北冥随风给吓到了。

    面具男当即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北冥随风那一下子,可没有手下留情,他的脚已经失去了感觉。

    面具男抱着自己的脚,躺在地上打着滚,已经感受不到了自己脚的存在。

    “说,我的儿子,不见了,你们知道一些什么?”北冥随风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具男。    “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对我,我依旧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