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你没事吧。”季如夏牵着松果宝贝的手匆匆的赶过来。

    她刚才和松果宝贝被人群给了挤出去,接着错愕的发现,景色还在里边,反应过来的她急忙找人进去找景色。

    好不容易人群才安静下来,季如夏急忙带着松果宝贝走到景色的身边。

    “赶紧将这个商场封锁了,景顾不见了。”景色喊了一声。

    保镖不敢耽误时间,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商场里边的每个门都被封锁了起来。

    “怎么回事,景顾怎么会不见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季如夏听闻景顾不见了的消息之后,脸色一白。

    不敢相信的看着景色,景顾不是被景色抱在怀里吗?怎么会不见了。

    “我不知道,我……”景色苍白着脸,她刚才就是大脑一片空白,等到反应过来的,景顾已经不见了。

    “先找景顾要紧。”现在不是追究景顾怎么丢的时间,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将景顾给找回来。

    “妈咪,你先冷静一下,不要激动。”松果宝贝开口安慰道,两只眼睛,在四周转了一圈,才这么短的时间,景顾不可能会被带出去。

    景顾现在肯定还在商场里边的某个地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将景顾找出来,这个商场那么大,找一个孩子太不容易了。

    “凭什么不让我们出去,我们又不是犯人。”其中站在大厅的一个女人开口尖叫了一声。

    “我们要出去。”连着好几个人一齐开口说道。

    “就是,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是你丢了孩子,又不是我们。”一个中年妇女说。

    丢了孩子这几个字,大大的刺激了景色的神经,景色蓦然回头,“闭嘴。”

    大家在景色要吃人一般的目光中,只好闭上了嘴巴,依旧愤愤不平的样子。

    “是不是你带走了我的孩子。”景色视线在大家的脸上一一略过,最后落在了戴面具的男人身上。

    景色大步走到戴面具的男人面前,动手掀开了面具男的面具。

    戴面具的男人的脸上,有一条很长的伤疤,大概二十多岁的模样,听到景色的质疑,急忙摇头,表示自己根本不知情,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说,我儿子的失踪,和你有没有关系。”景色抓着面具男摇晃了一下,紧紧的咬着下嘴唇。

    景色不相信事情有那么的巧合,人群的暴动,正好就是面具男制造的,就算面具男不是主谋也一定是帮手。

    “你快说,我儿子在哪里,被你带到哪里去了。”景色喊了几声。

    “这位女士,我知道,你现在丢了孩子,心情一定十分的不好,但是请你相信我,你孩子不见了,和我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面具男说道。

    “色色,你还记得当时你身边还有哪些人吗?”季如夏走到景色的身边,开口问道。

    景色目光落在众人的脸上,一脸的不确定,当时太混乱了,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

    “她,他他们两个当时就站在我的身侧。”景色急忙将这两人给拉了出来。

    一个是四十岁的大叔,还有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你丢了孩子,可不关的事情,不要乱冤枉人。”小姑娘不满的开口说道,一脸的不耐烦。

    “你丢了孩子,就赶紧报警啊,现在把我们关在这里有什么用?再不让我们出去,小心我们去告你。”小姑娘说。

    景色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听到小姑娘这般的说话,吩咐保镖说道,“把她给我抓起来。”

    保镖上前,将小姑娘,牢牢的用绳子绑住,小姑娘挣扎了几下,她的力气根本没有办法和专业的保镖相抗衡,只能乖乖的任由保镖将她给绑起来。

    “你这是犯法的,就算是你有钱,也不能这么的做。”小姑娘大声喊道。

    “你这种恶人,难怪孩子会丢了,简直活该。”小姑娘不停的骂着。

    景色沉着脸,转身走到小姑娘的身侧,举起手掌,狠狠的给了小姑娘一个巴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小姑娘一下子被景色给打蒙了,景色根本没有想着动作轻一点,用尽全力去打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的脸顿时红肿一片,就是耳朵,也流出了血。

    “谁要是再说话,就是和她一样的下场。”景色冷声说道。

    原本还在哄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景色的粗暴,他们都见识到了,刚才看到景色打小姑娘那一巴掌的时候,他们的脸颊,也下意识的麻木了一下。。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儿子被谁抱走了。”景色走到四十岁男人的身边,张嘴问道。

    男人摇头,“没有,你儿子被抱走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你不要来找我。”

    “妈咪。”松果宝贝走到景色的身边,捏了一下景色的手,冲着景色笑了一下。

    然后看向那个四十岁的男人,“你有一个女儿?”

    大叔一惊,不明白,松果宝贝是怎么猜出来的,他有一个女儿,下意识的开口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你手中的玩具是买给你女儿的吧。”松果宝贝将目光投到他手中的玩具上边去。

    大叔点点头,“没错,我的手中的玩具是买给我女儿的。”原来是看到了他手中的玩具啊。

    “你的工作应该是出租车司机吧。”松果宝贝再次开口说道。

    大叔又惊讶了,浑身上下看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东西暴露了自己是开出租车的。

    松果宝贝的这几个问题猜的太准了,大叔,看向松果宝贝的目光有些变了,带着一丝丝的赞赏。

    “很简单,你的身上有一股膏药的味道,腰上最浓,那就是膏药贴在腰上边,手心有茧,应该是常年开出租车握方向盘的缘故。”就这些猜测,还需要智商吗?    “还有,你手中的这个玩具是名牌,没有三五万是买下来的,按照你的工资,想要买一个三五万的玩具,应该是不容易的。”松果宝贝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