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的提议得到了季如夏的赞同,自从她恢复记忆之后,还没有给墨释然买过东西。

    男士用品在另一边,要过去的话,需要穿过一个大厅。

    而这个大厅正好在做活动,一堆人围着舞台,很是热闹。

    景顾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但是遇到热闹的事情,也好奇的扭头去看了一眼。

    舞台被人群所包围着,舞台上边,根本看不清在做什么,隐约好像听到有人在唱歌。

    景色和季如夏刚走到人群中间,就被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给拦住了。

    “你好,两位女士,愿不愿意配合我们,表演一出魔术?”戴着面具的人开口问道。

    景色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好意思,我们不感兴趣。”

    不过,景色也奇怪,按道理说,表演魔术的,一般事先找好托,突然间找路人,很容易露出马脚。

    看魔术,景色是愿意的,如果进去参演魔术,那么景色又是抗拒的。

    戴面具的人,没有想到景色拒绝的这么彻底,于是又开口说道,“很好玩的一个魔术,参与者,我们会送一个小奖品。”

    “不用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景色再次开口拒绝。

    “喏,这周边还有那么多人呢,你要是想要让表演,随便再选择就是了。”景色指着周边的人说道。

    “小朋友,你愿意表演吗?”戴面具的人,又看向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被季如夏牢牢的牵着手,他对于这些障眼法也没有任何的兴趣,于是摇头。

    戴着面具的人更加的惊讶了,这一家子看起来不同寻常啊,一般的人,听到能够参与都十分的开心,而且,参与者还有小礼品送,怎么会不乐意呢。

    “那好吧,既然不愿意的话,也就不勉强了。”戴着面具的人直起身子。

    转身朝着人群喊道,“谁愿意来当我的助手,一起参加表演一个魔术。”

    “我。”

    “我。”

    “我。”

    …………

    人群当即就沸腾了,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男生还是女生,都高高的举起自己的手,一个劲的朝戴面具的人身边凑,希望他能够选到自己。

    景色看到不断涌过来的人群,当机立断,赶紧和季如夏离开这个人群中心。

    被这么多人包围着,很容易出现推挤,踩踏事件,再说了,这么多人,空气也不好,对景顾很不好。

    “妈咪,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景色急忙对季如夏说。

    季如夏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还是赶紧离开吧,万一发生什么事故就不好了。

    跟在景色还有季如夏身后的保镖,只剩下两个,其余的都搬东西去了,见此,急忙挡在季如夏和景色的面前,唯恐有不长眼的人,冲撞到景色还有季如夏。

    季如夏牢牢的牵住松果宝贝的手,不停的叮嘱着,一定不能够松开她的手。

    “参与者,都有礼品送。”戴面具的人,又高呼一声。

    人群沸腾的越发厉害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戴面具的人身边凑。

    一个没有注意,景色被一个孩子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景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对不对对不起。”那个孩子急忙朝着景色道歉。

    说了对不起之后,又朝戴面具的人,身边挤去。

    景色只感受到,刚才被孩子撞到的地方,一阵火辣辣的疼,肯定破皮了。

    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还是赶紧离开,人群比较重要。

    戴面具的人忽然将手伸进衣服里边,挥舞了一下,一堆的糖果,从空中散落开来。

    人群中还有很多的孩子,见此,无比的兴奋,争先恐后的抢着地上的糖果。

    景色被推搡的有些不舒服,“妈咪。”

    景色朝身侧看去的时候,季如夏和松果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群给冲散开了。

    两名保镖也不见了,景色硬着头皮,牢牢的抱着松果宝贝,朝外圈退去。

    奈何人群一片的混乱,根本没有让她出去的机会。

    “妈咪。”景顾没有见到过,这么疯狂的画面,一时间被吓了一跳,紧紧的抱着景色的脖子,两只眼睛转动着。

    景色安抚的拍着景顾的背,小声的哄着,“妈咪在,景顾不怕。”

    突然间,一阵大力扯着景顾的手臂,景色吓了一跳,急忙抱住景顾。

    景顾哇的一声就哭了,景色去看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人想要趁乱抢走景顾。

    景色当即,心脏就飞快的跳动着,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有人,敢这样子抢孩子,简直太过分了,太可怕了。

    “让开,让开。”景色想着,赶紧走出人群,大声的喊着。

    只是,景色的声音,在众多人群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大声。

    刚好戴面具的人撞到了景色,景色看到戴面具的人,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陷入这个境地。

    毫不客气的踹了戴面具的人一脚,戴面具的人吃痛,急忙回过头,对上的就是景色愤怒的眼神。

    “女士,我们又见面了。”戴面具的人,难得还有兴致冲着景色打着招呼。

    “滚。”景色瞪了戴面具的人一眼。

    戴面具的人刚想要说话,几个人冲过来围在戴面具的人身边。

    “女士。”景色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景色回过头,只闻到一股香味,却没有看到拍她的人。

    景色的手一软,脑中一闪而过的晕乎,急忙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景顾。”惊恐的发现,自己原本抱着的景顾,不见了。

    这前后不过短短的几秒钟,她的景顾从她的怀中不见了,景色脑中当即就炸开了,根本不敢相信。

    急忙四周找着,都没有看到景顾的身影。

    恰好此刻,保镖带着一队人冲了进来,隔开了景色其他的人群。

    “夫人,您没事就好,吓死我们了。”保镖说。

    景色手脚一边冰凉,听到保镖的话,急忙开口,“找景顾,快找景顾,景顾不见了。”    保镖不敢相信的看着景色,“这,小少爷,不是被夫人您一直抱着的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