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等到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回身去找景顾的时候,就看到景顾手中拿着冰淇淋,坐在沙发上,美美的吃着冰淇淋,顿时眼中眼中有些错愕。

    当目光触及到景顾身边的孩子的时候,一切的事情,都有了一个解释。

    松果宝贝垂着眼眸,走到景顾的身边,“景顾。”

    景顾一抬头刚好看见松果宝贝,急忙将手上的冰淇淋递给松果宝贝,“锅锅,吃。”

    松果宝贝从掏出一张钱,递给给景顾买了冰淇淋的那个孩子。

    “是你给景顾买了冰淇淋是吗?给你钱。”松果宝贝微笑着说。

    吃冰淇淋的小孩子摇头,“我请弟弟吃的,我喜欢弟弟。”

    “收着吧。”松果宝贝不愿意欠别人人情,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再好不过了。

    在松果宝贝的坚持之下,吃冰淇淋的小男孩,最终还是收下了钱,不过有些纠结的开口,松果宝贝给他的钱,太多了。

    “剩下的就当做是感谢费。”松果宝贝说道。

    既然松果宝贝都这样说了,吃冰淇淋的小男孩也就接过了松果宝贝手中的钱,恰好他的妈妈在叫他,他和景顾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急急离开了。

    景顾依旧举着冰淇淋的那个动作,想要给松果宝贝吃,松果宝贝表情柔和了一些。

    现在知道卖萌讨好也没用了,松果宝贝在景顾的脸上捏了一下,“景顾,你倒是挺聪明啊,哥哥不给你买,你就找别人买?也不怕别人把你卖了?”

    “锅锅,吃。”景顾执着的开口说道,在他看来,只要松果宝贝吃了这个冰淇淋,就不会生气了。

    “景顾,哥哥跟你说话呢,你好好听哥哥说话。”想要讨好他?没有那么容易。

    景顾委屈的伸手回来,伸出粉嫩嫩的舌头,在冰淇淋上边舔了几下。

    “景顾,你这么贪吃,以后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松果宝贝现在有心担心的开口。

    景顾这么一副吃货的性子,今天是个冰淇淋,明天是不是一根棒棒糖就能把他给带走呢?

    松果宝贝觉得对景顾的教育十分的重要,势在必行。

    “景顾,你听哥哥说,你想要吃什么,要跟哥哥说,不能问别人要知不知道?”松果宝贝蹲在景顾的面前,严肃的开口。

    景顾认真的点头,唔,这个冰淇淋真好吃,他以前怎么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冰淇淋哇。

    “算了,你吃几口吧,等下都给哥哥。”松果宝贝想,给景顾偷偷的吃几口应该没事吧,不要吃太多就好了。

    景顾圆满了,心满意足的抱着冰淇淋吃着,等到吃了五口之后,松果宝贝毫不留情的将冰淇淋从景顾的手上夺了过来。

    景顾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手中的冰淇淋,已经到了松果宝贝的手中。

    “给我。”景顾朝着松果宝贝伸出手,瘪瘪嘴。

    “不行,你已经吃的够多了,可千万不能再吃了。”松果宝贝说道。

    “锅锅,给我,我吃。”景顾还没有吃够,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罢休。

    松果宝贝没办法之下,只好将冰淇淋还给了景顾。

    “景顾,那你愿不愿意给哥哥一口呢?”松果宝贝开口问。

    景顾也不犹豫,直接将冰淇淋递到了松果宝贝的面前,“锅锅吃。”

    松果宝贝也不嫌弃景顾,张嘴就咬了一大口,唔,这个天气吃冰淇淋还真是一个好主意。

    景顾眨眨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原本还有一大半的冰淇淋,一下子就剩下那么一点点了。

    看着松果宝贝一脸的哀怨,想要哭,又哭不出,“锅锅坏。”

    憋了大半天,最后只憋出这么三个字,松果宝贝简直太坏了,这一口,将他的一大半冰淇淋都给吃了。

    松果宝贝倒是不介意景顾说他坏,不过,刚才那一大口的冰淇淋,真是冰死他了。

    “这就坏了?这是为了你好,冰淇淋吃多了,晚上是要拉肚子的,肚子会疼的。”松果宝贝揉着景顾的肚子坏坏的说道。

    “景顾,你有想过肚子痛,是什么感受吗?比打针还要痛哦。”

    景顾身子颤抖了一下,打针已经够疼了,这肚子痛,比打针还要痛?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松果宝贝瞧着景顾吃冰淇淋都吃到嘴边去了,从包里边掏出一张湿巾,帮景顾脸上的痕迹擦去。

    景色和季如夏因为帮景顾买的一件衣服,而争执不下,就想着找景顾来,让他自己选择,到底是喜欢哪一件衣服。

    一出来,就看到景顾拿着冰淇淋在吃,一看,冰淇淋已经吃了三分之二,马上就要吃完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景顾,不是不让你吃冰淇淋吗?怎么又吃了?”景色从景顾的手中夺过冰淇淋,扔进了不远处的冰淇淋。

    速度快到,景顾根本来不及反应,景顾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满满的一个冰淇淋,自己才舔了几口,就被松果宝贝给吃了一大半,现在剩下的那么一点还被景色个扔了。

    景顾表示他很委屈,超级委屈,再听到景色的话,一下子更加的委屈了

    嘤嘤他明明才吃了那么几口,剩下的都是松果宝贝吃的。

    “松果宝贝,不是让你不要给景顾买冰淇淋吗?怎么又给他买冰淇淋了?”景色说完景顾之后,又责怪的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妈咪知道你疼弟弟,但是也不能那么疼啊,该严肃的时候,还是要严肃啊。”景色无奈的开口说道。

    “妈咪,我”松果宝贝想要解释那么一两句,想了想,还是算了,误会就误会吧,确实也是因为他,因为自己的私事,一下子疏忽了景顾。

    既然冰淇淋已经丢了,景色不开口再说什么了,只是让松果宝贝下次千万不能再依着景顾了。

    因为景顾出生之后,身体虚弱的原因,所以景色才会那么的担心景顾的身体问题。

    对于失而复得的景顾,景色一点险都冒不起。    “妈咪,我错了,我下次不会了。”松果宝贝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