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带着景顾睡觉的过程完全可以用一波三折来形容。

    先是景顾昨天半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睡不着,躺在松果宝贝身边的时候,由最开始的,自己啃自己的小手玩,到后来,一个劲的往松果宝贝的身上蹭。

    松果宝贝好几次睡着了被景顾给吵醒,后来的时候,好不容易等到景顾睡着了,松果宝贝还没安稳的睡上一会儿,景顾又开始踢被子,折腾了大半夜。

    松果宝贝在无人岛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用昨夜多么的劳累,第二天都能够极为准时的醒过来。

    所以六点钟的时候,松果宝贝自动的睁开了眼睛,呻吟了一声,揉着眼睛坐起来,转头去看,看到的就是景顾歪着身子,沉沉睡着的小身影。

    “景顾,别睡了,该起床了。”松果宝贝凑到景顾的面前,伸手刮了一下景顾的鼻子。

    景顾睡的正香甜,自然不满意松果宝贝刚才动了他,嘴巴扁了一下,

    就在松果宝贝以为景顾要醒来的时候,景顾翻了一个身,拍拍自己的屁股,继续安稳的睡着。

    “景顾,快点醒醒,哥哥带你出去锻炼一下,锻炼了身体才会棒棒哒。”松果宝贝说着推了景顾一下子。

    景顾嘟囔了一声,在床上翻滚了一下,最后依旧撅着屁股,香香甜甜的睡着。

    松果宝贝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无奈,不过,就算是景顾再不情愿,他还是要叫景顾起来。

    “景顾,快点起来,哥哥带你一起锻炼去了,只有锻炼,才能身体好,知道吗?”松果宝贝说着,又推了一下景顾。

    景顾缩了缩自己的小身子,小手可爱的挥着,就好像在挥苍蝇一般,他不要起床,他好困,他想要继续睡。

    “景顾,快点起床,再不起床哥哥要生气了。”松果宝贝说着,在景顾一上一下的小肚皮上边戳了两下。

    “锅锅,睡觉。”景顾被松果宝贝惹得实在没办法,睁开眼睛,无奈的看着松果宝贝。

    睡眼朦胧的模样,又惹来松果宝贝的一阵喜爱,他松果宝贝的弟弟,还真是怎么看都是可爱的。

    “不准睡觉了,哥哥带你去锻炼,快点起来。”松果宝贝说着,强制性的抓起景顾,让景顾坐起来。

    景顾挣扎了两下没有挣扎开,只好半眯着眼睛,小脑点一点一点的,让松果宝贝帮他穿着衣服。

    “醒来,听到咩有?”松果宝贝一边帮着景顾穿衣服,一边小手在景顾的下巴上边捏了两下。

    景顾勉强睁开自己的大眼睛,对上的就是松果宝贝含笑的目光。

    忽然间站了起来,小手指着松果宝贝,嘴上喊了一句,“坏,哥哥好坏。”

    松果宝贝正在帮景顾纽扣的手停了下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景顾,“景顾,你刚才说什么?再叫一遍。”

    松果宝贝已经熟悉了锅锅这个称呼,一下子听到景顾喊他哥哥,有些惊喜。

    “锅锅坏。”景顾刚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喊出哥哥两个字的,等到反应过来之后,莫名的又变成了锅锅。

    “哎哎哎哎,算了,你开心就好。”松果宝贝在心中默默的想着,还是不强求景顾了,对比别的一岁多的小孩子,话都说不完全,景顾这样子已经好太多了。

    “好了,景顾,你在床上先待着,哥哥去拿毛巾,来给你洗脸。”松果宝贝将穿戴好的景顾放在床上,转身走向洗手间。

    等到松果宝贝拿着湿润的毛巾回来的时候,景顾又躺在了床上,睡了回去。

    松果宝贝看着好气又好笑,伸手就要捏景顾的脸,最后还是没有舍得下心,啪叽一下将湿毛巾盖在了景顾的脸上。

    松果宝贝就这样坐在一边,看好戏似的看着景顾。

    景顾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感受到了脸上一阵凉意,急忙睁开眼睛,将脸上的毛巾取了下来。

    而他那个无良的哥哥,正坐在一边哈哈大笑,景个一瞬间感到了莫大的委屈。

    他的哥哥怎么可以对他那么的残忍,“锅锅,坏。”

    景顾嘟着小嘴,扭过头,不愿意去看松果宝贝,将毛巾丢还到松果宝贝的怀里。

    “怎么生气了?”松果宝贝看着生着闷气的小小人儿,有些好笑,伸手在景顾鼓起的包子脸上边,戳了两下。

    “好了,哥哥错了,不该逗景顾,景顾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松果宝贝哄道。

    景顾的神色勉强好看了一些,一脸你道歉了我才愿意原谅你的表情。

    松果宝贝张大眼睛,景顾也太戏精了吧。

    “景顾,走吧哥哥带你洗漱去。”松果宝贝抱起景顾进了洗手间。

    纵使景顾再想抗议,也敌不过松果宝贝,只好让松果宝贝帮他洗漱完毕,然后在他的一脸不情愿中,抱下了楼。

    这时候天还刚刚亮,季如夏墨释然还有北冥随风景色都还在睡觉,楼下的只有早起的佣人。

    看到松果宝贝那么一清早就将带着景顾下来,一时间有些惊讶。

    “景顾,哥哥慢慢跑,你在后边慢慢走知道了吗?”松果宝贝将景顾放到了花园的地上,在景顾的耳边叮嘱道。

    景顾下了地,一脸迷茫的看着松果宝贝,他在哪里,他要干嘛,他什么都不知道。

    松果宝贝跑了两步,景顾跟了两步,景顾走了两步之后,就感到了累意,赶紧张嘴喊道,“锅锅。”

    松果宝贝听到景顾的呼喊,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转过身,就见一个半大的人儿,站在不远处,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松果宝贝小跑到景顾的身侧,“景顾,怎么了。”

    景顾扭头环顾了一圈,然后指着不远处的凉亭,“锅锅,坐,坐。”

    松果宝贝在景顾的脑门上边弹了一下,“景顾,你才跑了多久啊,就想坐?不行,还是继续跑步,我们抓紧点时间。”

    松果宝贝残忍的拒绝了景顾之后,又重新小跑,而景顾只好恹恹的跟在松果宝贝的身后。    想昨天前天那些时候,这时候他还在睡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