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七十七章:我就是法律

    他虽是出卖了公司,可是出卖的内容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有甚者只是他拿来忽悠别的公司的。

    李建超现在根本不敢和北冥随风争执,只希望北冥随风能够放他一马,北冥随风是怎么对待叛徒的他也有所耳闻,他做了那么多次都没被发现,以为每次都可以那么侥幸。

    “总裁,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李建超现在心里极度恐慌,背上的汗已经湿透了衣裳了。

    在李建超惊恐的眼神中,北冥随风一步一步朝李建超走去,看着北冥随风冷漠的神情,李建超一颗心跌倒了谷底。

    司特助从兜里拿出一把小刀,将李建超手上的绑着的绳子划开,双手自由了的李建超迫不及待的想去解脚上的绳子。脚上的绳子绑着的手法很特别,李建超解了好一会也没余解开。

    司特助将小刀飞过去正好插在李建超的双脚之间,被吓坏了的李建超双腿忍不住抖动着。

    脑门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落下来,“总裁,总裁,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在生命面前,尊严根本不算什么,李建超朝北冥随风跪了下来,对着北冥随风猛磕头,接连磕了十几个才停下来。

    “放心,我会饶你一命。”北冥随风冷漠的看着李建超,要是没有景色那档子事情,他可能会留李建超一个全尸,现在的话,他要李建超生不如死。

    北冥随风眼神一暗,没等李建超反应过来,直接一脚朝李建超的手指踩去。

    “啊——”李建超大喊了一声,嘴唇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发白。

    哥哥北冥随风那一脚直接踩碎了他的指骨。

    李建超勾着身子,试着动一动手指,发现手指动弹不了,只有无尽的痛。

    北冥随风只当这是个游戏,一脚一脚的踩碎李建超的手指骨。

    李建超刚开始还有喊的力气,到最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了。

    “等折磨够了,就拖下去喂鱼吧。”北冥随风语气平淡的就像在处理一件小事一样。

    李建超死命的摇着脑袋,“你敢,北冥随风你怎么敢,杀人可是犯法的。”

    北冥随风为李建超的这一句感到可笑,北冥随风对李建超说,“法是什么,在a市我就是法律。”

    下一秒北冥随风的声音冷的可以掉渣子,“这么轻易就让他死,岂不是太便宜他了?打断他的腿,让他去沿街乞讨吧。”

    这种处罚对李建超来说比杀了他还让他痛苦。

    说完,北冥随风就转身往仓库外面走,李建超不甘心的吼着,“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不过是出卖了几次情报。”

    北冥随风的并未停留,给李建超留了一句,“只怪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李建超回味着北冥随风的这句话,难不成他是在怪他不该动司特助?

    难不成北冥随风和司特助真的是短袖不成?

    一直关注着的李建超的司特助,一下子就猜到了李建超脑海里在响什么,上去就是一个爆栗子,“乱想什么呢?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怪你活该,动谁不好要去动景秘书。”

    居然是景色,李建超有些不敢相信,景色和司特助是假,潜规则上位却是真,只是这潜规则的男主人是北冥随风。

    有北冥随风这个大靠山,难怪景色会肆无忌惮的欺负景知,李经理冷笑几声,也不知道现在景知怎么样了。

    “我就好奇了。景知跟你讲什么,让你那么的憎恨景秘书?”司特助临了前还想再问一句。

    李建超转了个头,不理会司特助,现在他就是认死理了,这一切都是景色害的,要不是景色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李建超的结局已经是注定了的,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在a市的一个小角落里有一个瘸腿又断手的乞丐。

    李建超的老婆当天就转移了李建超的财产,将自己现在住的房子卖了,换了个住所,李建超的父母吵着闹着要和李建超的老婆闹家产,李建超老婆直接找人将两老打了一顿,两老才停止闹腾,灰溜溜的回了乡下投奔大儿子去。

    至于生死不明的李建超已经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事情了。

    李建超老婆早就受够了李建超的父母,也没有给李建超父母回乡下的车费,李建超父母在a市一时间无依无靠,只得沿路乞讨回去。

    李建超在乞讨的时候遇见过他老婆,李建超老婆认出是李建超后赶紧走开,唯恐被李建超纠缠上,李建超现在断了腿,根本追不上他老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老婆离开。

    回到家后的李建超老婆越想越不安,担心李建超有朝一日回来,第二天就上报了李建超的死讯,北冥随风知道后自然是帮了把,于是李建超自然而然就成了死人,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李建超这个人。

    即便是这样,李建超老婆还是觉得不妥,收拾着行李带着孩子离开了a市。

    李建超一事就这样落下了序幕。

    景知经过李建超的事情,安稳了几天,景色给她的任务她虽是不满也乖乖的完成了。

    “景色,你知道吗?再过两天可就是总裁的生日了。”下午茶时间,夏微微晃荡到景色的身边。

    景色正在接水,听闻夏微微的话,手抖动了一下,杯子里的水溅出了些许。

    北冥随风的生日她怎么会忘记呢?

    “你们都知道啊?”景色神色复杂的喝着杯里的水。

    夏微微点点头,“当然知道,听说这次总裁借着这次生日的机会办个宴会。”

    “生日宴会?”景色记得北冥随风对自己的生日一向是处于无所谓的态度,北冥随风以前也并没有举办过生日宴会。

    “不算是吧!我们集团今年最大的项目度假村那个,不是经过讨论准备和苏氏集团合作吗?好像这次宴会是为了两集团的合作举办的。”

    “你确定?”合作方选出来了?她怎么不知道。

    “嘿嘿,我猜的。”夏微微傻傻一笑,“就剩下两个集团了苏氏集团和景盛集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