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然后,从那个窗帘的后边,就看到景顾,悄咪咪的探出一个小脑袋。

    松果宝贝在对上景顾那个圆溜溜的大眼睛的时候,什么气都没了,只觉得好笑。

    松果宝贝招呼着景顾过来,“景顾,到这边来,躲那后边干嘛呢。”

    景顾扭捏了一下,很快从窗帘后边钻了出来,又跑又跳的走到松果宝贝的面前。

    松果宝贝在景顾出现的那一刻,彻底的瞪大了眼睛,他没有看错吧,景顾浑身怎么脏成这个样子?

    “景顾,你身上这是什么?”松果宝贝在景顾即将扑过来的时候,急忙伸手制止景顾扑过来的动作。

    要是景顾就这么扑倒他的身上,他的身上一定也会沾上景顾身上黑黑的东西。

    “景顾,站好,不要再靠过来了。”松果宝贝抓着景顾的手,不让他继续靠过来。

    松果宝贝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景顾衣服上边的黑色污渍居然是墨水,顿时满脑子的黑线。

    景顾是怎么将这些墨水弄到身上的?松果宝贝四处环顾了一圈,最后,走到窗帘的后边,才看到一只钢笔断成了两半,还有一些墨水,溅到了窗帘上。

    “景顾,你大晚上的这么有活力干嘛?像白天一样懒洋洋多好。”松果宝贝无奈的叹了声气。

    “天呐,皮肤上也有溅起来了,景顾,你大晚上不想睡觉了是不是。”松果宝贝让景顾站在那边不要动。

    景顾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要先去洗澡之后再说了,松果宝贝将景顾的手高高的举起来,将景顾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脱下来。

    还没有脱完,景顾不舒服的哼唧一声,衣服上边的墨水沾到了脸上边。

    白白净净的景顾一瞬间成了小花猫,松果宝贝看着看着,噗嗤一声猛地笑出来。

    “景顾,你看看你自己的小脸,是不是成了小花猫?”松果宝贝直接将景顾给拎起来,拎到了镜子面前。

    景顾不甚在意松果宝贝的话,反倒是对镜子起了好奇心,挣脱开松果宝贝的手,趴到镜子面前。

    做着奇怪的表情,镜子里边的景顾,同样的也做着奇怪的表情,景顾一下子来了兴趣。

    自己玩上了瘾,将松果宝贝给抛在了脑后边,松果宝贝看着简直哭笑不得。

    “行了,小花猫,哥哥带你去洗澡,洗完澡,你就早点睡觉,明天早上早点起,哥哥带你一起锻炼。”松果宝贝抱住景顾的腰,将他带往浴室。

    景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浴室里边了。

    松果宝贝让景顾站在一边先等着,将浴缸里边的水放起来,水温调节起来,等到一切都就绪之后,才拉过景顾。

    将景顾放到浴缸里边之后,松果宝贝准备上手的时候,一脸迷茫的看着景顾。

    松果宝贝这才发现,自己对景顾根本无从小手,他没有帮小孩子洗过澡。

    “唔,景顾,你要不先在这里等着,哥哥去看看外婆妈咪睡了没有。”松果宝贝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只小黄鸭塞给景顾,然后转身跑出浴室。

    景顾一脸嫌弃的看着松果宝贝给他的那只小黄鸭,抓住小黄鸭,随意的捏了两下,就丢出了浴缸,比起小黄鸭,他还是更喜欢单纯的玩水。

    景顾嘿嘿一笑,之前他玩水的时候,都被北冥随风给限制着,现在松果宝贝不在,那就说明,现在浴缸就是他的天下。

    景顾不停的折腾着,将水洒到了外边。

    松果宝贝跑到季如夏的房间,趴在门上边,听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出屋里边的动静,刚准备要敲门,一个佣人及时阻止了松果宝贝。

    “小少爷,夫人已经睡了,您还是不要打扰夫人了。”佣人说道。

    松果宝贝放下小手,然后指着景色的房间开口问道,“那,我爹地妈咪两人还醒着吗?”

    “不,大小姐也已经睡着了,您要是找他们有事情的话,还是明天吧。”佣人礼貌的微笑着。

    就算是深夜了,墨家的佣人还是用最好的状态服侍主人。

    “好吧。”松果宝贝也不忍心将景色还有北冥随风吵醒,在听到两人已经睡着了之后,歇下了让他们起来帮景顾洗澡的念头。

    只是,他们都睡了,那景顾该让谁来帮忙洗澡呢?松果宝贝苦恼的想着。

    目光渐渐的移到了佣人的身上,“你会帮景顾洗澡吗?”

    佣人急忙罢手,“不行的。”

    松果宝贝叹了一声气,看样子,还是得要他自己亲自上手才可以。

    松果宝贝走回到房间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快速的走进浴室里边,浴缸里边的水已经溢出在了地上。

    而浴缸里边却没有景顾的身影,松果宝贝心脏顿时停了几下,急忙上前,伸手在浴缸里边捞了几下,里边咩有景顾。

    松果宝贝有些腿软的坐在地上,看样子景顾是跑到浴缸外边了。

    还好还好,没有在浴缸里边,松果宝贝来不及去想景顾在哪,只要知道,景顾不在浴缸边就好。

    “锅锅。”景顾委屈的声音,在一边想起,松果宝贝急忙转头看去。

    就看见,景顾的身上裹着一堆的浴巾,使劲的挣扎着。

    松果宝贝看到景顾完好的样子,一颗心也放了下来,也不着急了,慢悠悠的走到景顾的身边。

    没有伸手帮景顾解开浴巾,而是坐到了景顾的身边,看好戏一样的看着景顾。

    景顾这孩子太大胆了,松果宝贝也是存了心要给景顾一个教训,浴缸的水是景顾后来自己开的,这孩子也太聪明了。

    这间浴室里边的浴缸水龙头的开关是密码的,松果宝贝刚才按了一遍,景顾居然就记住了。

    “锅锅。”景顾难受的挣扎一下,有些委屈的开口,看着松果宝贝,他还以为松果宝贝过来,是来解救他的。

    结果,松果宝贝就站在那边,一点动作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他,一下子有些委屈了。    “呵,叫锅锅也没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