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过,只要北冥随风说话,她就愿意相信。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北冥随风的出声,景色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

    “色色,我和胡梨,真的举办过婚礼。”北冥随风喉咙干涸的出声。

    在景色脸上被失望所替代之前,北冥随风又赶紧出声,“不过,和她举行婚礼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一个戴着**的保镖。”

    景色的眼中,一寸寸的恢复光亮,“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

    “当时,国国王那个老狐狸,唯恐我反悔,一定要在国举行婚礼,才行。”就算是假的,北冥随风也不愿意去敷衍,所以干脆找了一个人代替。

    “**?”景色现在的注意点,全在人品面具上,这个只有在和电视剧里出现的东西,难不成,现实生活中还真的有?

    “是啊,**。”北冥随风点点头。

    “我只会和你在一起举行婚礼,怎么会和其他女人呢?就算是假的也不行。”北冥随风说道。

    景色咬着嘴唇,不得不说,她因为北冥随风的这句话,而感动了,一直以来的心防松动了一些。

    “那你和胡梨之间的事情,解决了吗?”景色开口问道。

    “我和她之间,从来都没有事情,从来都是交易。”北冥随风想到胡梨,眼中就是一阵厌恶,不愿意将自己和胡梨扯在一起。

    “好吧。”景色相信北冥随风。

    “不过,我们还是要去一次国。”北冥随风说。

    虽然他和胡梨的事情,是作假的,但是在国国王眼里却是真的,为了以后的安逸,还是要去说清楚。

    唔,听说,现任的国王有些难缠,要不,想个办法,直接让国王退位吧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北冥随风将景色抱上床,景色防备的看着北冥随风,她可不愿意让自己再受北冥随风诱惑。

    前几次的疯狂导致她到现在还浑身酸痛着呢。

    “唔,色色,放心吧,我不动你,就这么抱着你。”北冥随风的双手紧紧的搂着景色喃喃的开口。

    “松果宝贝呢?”景色动了一下脑袋。

    “松果宝贝带着景顾在睡觉。”北冥随风闭着眼睛,说道。

    景色惊讶的看着北冥随风,松果宝贝带着景顾在睡觉?她没有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没错,松果宝贝带着景顾在睡觉,妈咪让他们兄弟两个培养感情,干脆让松果宝贝带着景顾睡觉了。”北冥随风感受到来自景色强烈的眼神,睁开眼睛,无奈的解释道。

    “我去看看他们。”景色挣扎着北冥随风的怀抱中出来,松果宝贝带景顾睡觉,她怎么就觉得这件事,这么的不靠谱呢,还是亲眼去看看来的放心。

    “色色,你应该相信松果宝贝,不用去看。”景色刚坐起来,北冥随风就将景色给拦住了。

    让景色重新躺回床上,景色现在要给的是给松果宝贝信任,相信松果宝贝能够带好景顾。

    景色咬着嘴唇,还是一脸纠结的模样,她还是想要去看看,才会放心,毕竟松果宝贝也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来照顾另一个孩子,她怎么觉得这么的别扭,这么的不靠谱呢。

    “色色,你信我吗?”北冥随风看出了景色的不放心,开口问道。

    景色一时间很难以回答,她打心里是相信北冥随风,但是

    “我还是想去看看,就看一眼,就回来。”景色想,不去看一眼,她今天晚上都不会安心的。

    北冥随风最后还是没有执拗过景色,松了口,让景色去看一眼就回来。

    景色刚坐起来,又重新躺了回去,北冥随风不解的看着景色,“你不是要去看松果宝贝和景顾一眼吗?怎么不去了?”

    “算了,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应该相信松果宝贝。”景色长呼一口气。

    北冥随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早该这般不就好了,之前何必那么纠结呢。

    景色躺下没一会儿又折腾的起身,北冥随风又陪着景色起身,无奈中带着宠溺。

    “北冥随风,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们现在还处于冷战状态,还没有和好,你上来做什么?”景色认真且严肃的开口问道。

    “我”北冥随风一下子竟然被景色打击的没有反驳的余地。

    他当然知道他们还在闹别扭,只是,景色生了那么久的气,早该气完了吧。

    “下去,要么打地铺要么去客房。”景色皱着眉头。

    “色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睡吧。”北冥随风无赖的开口,有温香软玉在怀,谁愿意一个人睡冷冰冰的被窝,反正他是不愿意的。

    “不,你下去。”景色固执的开口。

    北冥随风盯了景色好一会儿,确定景色是认真的之后,掀开被子,找出被子铺在地上。

    在熄灯之前,北冥随风告诉景色,要是感到孤单害怕了就及时告诉他,他立马会跑到她的身侧的。

    黑暗中,景色睁着眼睛,看着地上睡得安然的北冥随风,脑中闪过许多的东西。

    似乎她的执着在一点点的被瓦解,她现在满脑子乱的紧,不知道该不该和北冥随风在一起。

    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着北冥随风的容貌,景色萌生了一种冲动,满脑子都在叫嚣着和好吧和好吧,一年前的事情也不是他的错。

    但是想到,北冥随风欺骗了她,这一个坎却怎么也跨不过去,欺骗最为的严重,不管什么理由。

    景色翻了一个身,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将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赶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景色传出平稳的呼吸后,北冥随风才睁开眼。

    又过了好一会儿,景色不安的扭动着,嘴里念叨了一声什么。

    北冥随风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景色的身后,也不去抱景色,景色鼻子动了一下,闻到熟悉的味道主动就翻进了北冥随风的怀中。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小丫头,看吧,你最后还是离不开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