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对于是热爱的,对于她的读者也是热爱的。

    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只是现在要照顾景顾,恐怕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写。

    “再缓缓吧。”景色想了想,还是景顾比较重要。

    “色色,你的,爸爸都投资了,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吧。”墨释然提议道。

    他看过景色的,很有改编性,再加上景色本身的地位,到时候一定会造成轰动的。

    景色蓦然想起,之前拍的那部她后来因为各种事情也没有去关注了,到现在还搁浅着,哎想想都心烦。

    时间也不早了,墨释然让景色赶紧回去休息,自己则是继续对着求婚的设计方案,继续修改着,他要给季如夏的是完美的求婚,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

    景色从书房出来之后,没有回卧室而是走到了自己的小书房里边。

    她这一年都没有打开站看过,今天还是第一次打开来看,站上边,数百万条的留言,都是为什么时候开新文的。

    景色想起,自己曾经答应过读者,一定会尽快开新文的,现在又要失约了。

    翻看了一下,就关了站,她想,她或许每天可以挤出一点时间来写文,这一回就写墨释然和季如夏的爱情如何?

    景色勾起嘴唇,又重新打开站,鬼使神差的在一个读者下边留了言,“本皇即将回归,尔等静候。”

    景色这一条留言发出去才五秒钟,下边就开始疯狂的盖楼。

    一个个都在问景色何日回归,即将携带什么作品回来。

    景色看了一会儿,没有再回复,将页关了,又看了一些其他的八卦消息。

    很快编辑十五未满就打电话过来,景色随手接起。

    “景色,你在搞什么。”十五未满在电话那头疯狂的尖叫,景色将电话拿离了耳边一些。

    唔,十五未满的声音,还真一如既往的尖锐。

    “我没搞什么啊,最近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待着。”景色想估计是刚才留言惹得祸。

    “没搞什么?惹来那么大的轰动?你知不知道现在站已经崩了。”十五未满大声嚷嚷着。

    景色摸摸鼻子,她只是留了那么一个言,谁知道会造成后来的轰动啊。

    “行了,不说这个了,我问你,你准备回归是什么意思。”十五未满声音轻下来,恢复了清冷的语气。

    “唔,就是想开新文了。”景色淡淡的开口说道,她也只是经过了晚上墨释然这么一说,才有这股冲动的。

    “开新文?什么样的新文?详细说说。”十五未满坐端正了姿势,清了清嗓子,“看在你要开新文的分上边,之前的事情,就不怪你了。”

    十五未满已经在脑子中,疯狂的想着该怎么造势了,首订当日会破多少记录。

    “唔,现在还在构思中,等我想好了,再和你说。”景色说。

    十五未满点点头,“好,那你构思好了,新文记得发我邮箱,大家可都等着你回归呢,势必会引起一阵轰动的。”

    景色笑笑没有说话,将新文的内容大致的和十五未满说了一下,然后就挂了电话。

    在书房坐了一会儿之后,景色才朝卧室走去,一路走着,满脑子还是在构思新文的内容。

    景色刚进卧室,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对上的正好是北冥随风的眉眼。

    “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景色在北冥随风的胸口上边捶了一下。

    北冥随风将脑袋埋进景色的脖颈处,闷声的笑着,“色色,我今天很开心?”

    景色无语,北冥随风今天都被打了,还能有是开心的?

    “你难不成是被打傻了?”景色伸手推开一些北冥随风和自己的距离,一脸严肃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脸色一黑,不过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大方的罢手,表示自己不会计较的。

    “色色,我今天很开心,你的告白,我都听到了。”北冥随风弯嘴笑道。

    尤其是那一句,只要是她景色喜欢的人,就算是全世界都反对,她也会愿意和他在一起。

    景色这才恍惚的想起,自己下车前,身上戴了北冥随风给的监视器,这么一来的话,自己刚才在书房里边和爸爸的对话,都被北冥随风给听到了?

    “北冥随风,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哦什么?”景色开口问道。

    一边伸手将衣服上边的**给拿了下来,北冥随风也不否认,大大方方的点头,“我听到了,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色色,爸爸的求婚还要我们帮忙不是?”北冥随风开口说道。

    景色想想也是,也就不纠结北冥随风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事情,只是告诉北冥随风,千万不要别人。

    北冥随风一口就应答了下来,他从来都不是多嘴的人。

    北冥随风在心中想想也是比较心塞的,要是没有一年前的那些破事,说不好,他和景色现在三胎都怀上了,何至于沦落到现在没有名分的地步。

    墨释然动作都要比他们快,墨释然都要举办婚礼了,北冥随风心中很吃醋。

    他也想和景色举办一场婚礼,轰轰烈烈的婚礼,让所有人女人都羡慕的婚礼。

    “色色,我们回国之后,也举办婚礼好不好?”北冥随风一刻也没有放开景色,在景色的耳边轻声的开口。

    北冥随风不提婚礼二字还好,一提婚礼二字,景色就想起了今天莫卡夫人说的话,北冥随风已经和胡梨结过婚了?

    心中顿时有些膈应,将北冥随风推得更远了一些。

    北冥随风不记得自己又哪里惹到景色了,眼睁睁的看着景色的脸色一点点的暗沉下来。

    北冥随风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的开口问道,“色色,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北冥随风,在莫卡庄园的时候,莫卡夫人说你和胡梨已经举行过仪式了是不是?”景色在心中默默的开口说道,只要北冥随风出口否认,她就愿意去相信北冥随风的话,相信北冥随风和胡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