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吧,松果宝贝承认,他就是故意的,明知道北冥随风的脸伤到了,还要惊呼一声,惹来季如夏的注意。

    爹地难得出这么大一个丑,自然要小坑一把爹地,谁让爹地明知道,在他的心中,爹地和舅舅两个人的分量是不相上下的,还要故意说出这个难选的选择题来给他回答。

    “松果宝贝,你给我等着。”北冥随风凑近松果宝贝的耳边,轻声说道。

    季如夏也看出了一些什么,摇着头,笑骂了一声年轻人。

    “那陈安生伤的怎么样了?”季如夏看向北冥随风,两个年轻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啧啧,这画面。

    “唔,死不了。”北冥随风简单的开口说道。

    季如夏也相信北冥随风手下是有度的,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

    “外婆,你年轻的时候,外公是不是也为了你和别人大打出手?”松果宝贝忽然间很好奇的开口问道。

    他听外公讲过一些以前的事情,其中就是有外婆怎么受欢迎,让他吃了不少干醋。

    季如夏听到松果宝贝这般问她,抱着景顾的手,僵硬了一下。

    以前墨释然为了她何止打过一次架,要真算起来,得有十几二十了吧,还不算上背地里边收拾的。

    “那是自然,你外婆,以前在学校可受欢迎了,我问了你外婆,没少和别人打架。”墨释然刚下楼就听到松果宝贝问季如夏的问题,眉目间,染上了一层笑意。

    松果宝贝惊呼一声,“哇,外公,那你打架,是每次都打赢了吗?”

    墨释然也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面容上边带着笑意,走到松果宝贝的身侧,从北冥随风的手中将松果宝贝给抱了过来,然后看到北冥随风脸上的伤口。

    骂了一声,“没出息。”

    “那是自然,你外公和别人打架,还从来没有输过。”墨释然说。

    就在墨释然得意洋洋的接受松果宝贝崇拜的目光时,季如夏脸上带着笑意,故作疑惑的开口,“那是谁,有一次满身伤痕的出现?”

    季如夏此话一出,墨释然华华丽丽的囧了,这件事情,绝对是他的阴影,他人生中的污点。

    “那时候是他们耍诈,不算。”墨释然大声嚷嚷着。

    那时候,那一群被他收拾过的龟孙子,私下里约好了一起在路上堵他,他自然也不会怕那一群人。

    败就败在,他们在关键的时刻喊了一声季如夏,然而当时出现的却是季如秋,季如秋对他如此执着或者也与那件事情分不开吧。

    季如秋以为他打架是为她而打的,就算是事后解释过了,季如秋依旧我行我素,执着如此。

    “再说了,那次我虽然受伤了,他们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个个被他收拾的哭天喊娘的。

    从那天起,再也没有人敢在季如夏的周边围着,也算是另一份幸运了。

    “好了,不提这个了,年轻人打架再正常不过了。”季如夏笑着开口说道。

    看北冥随风脸上的伤,也应该没事,就是一点皮肉伤。

    “咳,你们时候带景顾去拍照片了。”墨释然轻咳一声,目光突然间看到季如夏手中的照片。

    墨释然此话一出,众人一愣,接着一齐疯狂的笑起来。

    墨释然尴尬的看着众人,不明白自己的这句话哪里有问题,不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吗?

    “外公,你再好好看看,这是谁。”松果宝贝一边笑着,一边开口说道。

    墨释然仔细的看了一眼照片,才不好意思的开口,“原来是松果宝贝的照片啊,看着倒像是景顾的。”

    “是啊,景顾和松果宝贝小时候,长得真的是十分的相似。”季如夏笑着,将照片举到景顾的面前。

    “景顾,看看,这是你还是哥哥啊。”季如夏问景顾。

    景顾从季如夏的怀中抬起头,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季如夏的照片,想了一下,肯定的开口说道,“锅锅。”

    “哥哥?”季如夏挑眉,“小景顾,你再仔细看看,这是哥哥,还是你啊。”

    景顾抿着嘴唇,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小手指向松果宝贝,“锅锅。”

    “不,景顾,这是你。”季如夏笑道。

    “锅锅。”景顾再次重复了一遍,从季如夏的怀中挣扎出来,走向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从墨释然的怀中出来,急忙将景顾抱住,在景顾白白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夸赞道,“小景顾就是聪明,没错,这是哥哥,哥哥是不是和景顾长得很像啊?”

    景顾眨眨眼,点点头,“像。”

    松果宝贝欢喜一笑,在景顾的脸上,又亲了好几口,他的弟弟,就是比一般的小孩子聪明许多。

    “色色,我们什么时候也去拍全家福吧。”北冥随风翻阅着手中的照片,忽然间开口提议道。

    “你想什么呢。”景色随口回了一句。

    “我们去拍全家福,多拍一些。”北冥随风眼红的看着,照片上边,景色和景宸的合照。

    虽然他们是兄妹,但还是让北冥随风吃味,他和景色的照片,都没有那么多呢,还有四个人的全家福更加的没有。

    北冥随风想要拍照片的想法,愈发的浓烈,来不及等景色同意,就拿出电话,让司特助订安排事情。

    北冥随风的想法倒是和墨释然不谋而合,墨释然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也想着他们一家子去拍个全家福。

    “我觉得北冥随风的提议十分的不错,我们到时候一起去拍,多拍一些。”其实墨释然还想和季如夏将婚纱照给拍了。

    虽然两人登记了已经是夫妻了,但是墨释然始终没有给季如夏一个完美的婚礼,这是一个遗憾。

    墨释然在心中计划着,这件事情的实施方案。

    别人有的,季如夏也该有,他的夏夏配的上世间最好的东西,一个盛大的婚礼,所有人的祝福。

    “色色,一会儿,你和我上楼一趟,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墨释然开口说道。    拍婚纱照之前,得先有一个求婚仪式,他和季如夏蹉跎了那么多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