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内心纠结了一番,才郑重的开口,“我选舅舅。”

    北冥随风顿时垮下了脸,委屈的看着松果宝贝,在心中不断的反问自己,对松果宝贝不好吗?

    “为什么,爹地对你不好吗?”北冥随风不能理解的看着松果宝贝,他对,松果宝贝这么好了,还不够吗?还是说,在松果宝贝的心中,他这个爹地,还有哪里做的不让他满意的地方?

    北冥随风忽然间意识到了,自己好些时候,没有和松果宝贝好好的交心了,既然意识到了这个错误,就要弥补,北冥随风赶紧松开景色,坐到松果宝贝的身边,将松果宝贝抱到自己的膝盖上边。

    严肃认真的看着松果宝贝,“爹地,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要说,松果宝贝,你对爹地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啊,爹地你很好,松果宝贝很喜欢爹地。”松果宝贝眨眨他那可爱的眼睛。

    “既然喜欢爹地,那么为什么不选择爹地,要去选择舅舅。”北冥随风委屈的看着松果宝贝。

    “爹地,你有景顾还有妈咪呀,舅舅谁都没有,松果宝贝才要对他更好一点。”松果宝贝开口说道。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良久才说,“可是,爹地也想要松果宝贝的爱。”

    “爹地,松果宝贝没有不爱你,只是更心疼舅舅,舅舅一个人好可怜的。”松果宝贝前几天还在和景宸视频。

    视频中的舅舅明显苍老了好多,似乎和他记忆中的模样,有些偏差了,不过,苍老的舅舅还是的那么帅气逼人。

    “你舅舅怎么会没人爱呢,他会有爱他的人,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不是还有你西米阿姨吗?”北冥随风循循善诱。

    松果宝贝在听到西米姨之后,垂下了目光,“爹地,西米姨和舅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西米姨又离开了?舅舅也不去找西米姨。”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西米姨和舅舅分明就是互相爱着对方的,既然相爱,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好了,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就别操心那么多了。”北冥随风揉揉松果宝贝的头发。

    暗笑,松果宝贝一个小孩子,每天想的还真多。

    “爹地,我就是心疼舅舅。”松果宝贝嘟着嘴唇,心中谋划着,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找人查查西米姨在哪里,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松果宝贝,那你也心疼一下爹地吧。”北冥随风开口说道。

    松果宝贝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北冥随风,“爹地?你怎么了?”

    “你妈咪还没有和爹地和好。”北冥随风说着,目光却是飘向景色。

    景色当做没有听到北冥随风的话,将头转了过去。

    “爹地,妈咪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好哄吧,妈咪很吃你这套。”松果宝贝开口说道。

    “爹地,你的脸怎么了。”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转头的时候,忽然注意到北冥随风脸上的一个伤口,眼珠一转,惊呼出声。

    松果宝贝的这一出声,其余人的目光纷纷也看了过来,当看到北冥随风脸上的伤口时,一个个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北冥随风。

    看完北冥随风之后,再将目光看向了景色,所有人的目光中都透露着一个信息,那就是北冥随风的脸,百分之九十是景色伤的。

    季如夏语重心长的开口,“色色,脸是门面,你要是撒气,也不能朝脸上招呼啊。”

    而且,一个男人最在意的就是面子问题,你伤了他的脸,面子上过不去,自然是不会开心的。

    景色错愕的长大嘴巴,为什么会觉得北冥随风的脸,是她打伤的,还是所有人都那么的认为,她像是这么暴力的人?

    “是啊妈咪,你要是气急了,就朝爹地的身上招呼,怎么可以打爹地脸呢。”松果宝贝也紧跟着说了一句。

    松果宝贝想了想,又补充的开口,“妈咪,爹地这么帅气的脸,你也下得去手。”

    景色被季如夏和松果宝贝一人一句说的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只能用眼神不断的示意北冥随风,你倒是站出来说说话啊。

    北冥随风在接收了好几个眼神之后,才轻咳两声,“我这个伤是自己不小心伤到的,和景色没有关系。”

    虽然北冥随风解释了,但是季如夏和松果宝贝明显不相信北冥随风的话。

    “随风啊,我知道你心疼景色,但是也没有必要为景色开脱,这个伤口一看就是被人打的,怎么会是自己受的伤呢。”季如夏说道。

    松果宝贝在一边大力的点头,“就是就是。”

    其实也不怪季如夏会有这样的认为。

    北冥随风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身边又跟有保镖,谁能够轻易的近北冥随风的心,也只有景色才有可能伤害到北冥随风了。

    “妈咪,真的不是景色,你们误会了。”北冥随风哭笑不得开口解释。

    他可不想告诉季如夏,自己这是因为和陈安生打架,才导致的。

    “你确定不是色色?”季如夏疑惑的开口,如果不是景色将北冥随风伤成了这个样子,那么又会是谁呢。

    “嗯,不是色色,色色那么爱我,怎么会舍得伤害我呢。”北冥随风说着,坏坏的看向景色。

    景色沉默了,北冥随风说对了,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她的确是下不了手,外貌者协会的悲哀。

    “妈咪,不是你将爹地,打成这样的啊。”松果宝贝笑嘻嘻的开口。

    景色抿着嘴唇瞪了一眼松果宝贝,都是他在搞事情。

    “当然不是我,你妈咪看着像是那么暴力的人吗?”景色重重的冷哼一声。

    看向北冥随风的目光里边,带着不怀好意,“要不是某人,闲着没事干,总想着惹出一点事情来,怎么会伤成这样。”

    北冥随风语塞,在季如夏和松果宝贝好奇的目光之下,才委屈的开口,“我这是为了自己和我们一家子的幸福着想。”    松果宝贝捂着嘴巴嘿嘿的笑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