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松果宝贝小时候的照片,我都好好的保存,全都还在呢。”景色急忙点头。

    说起松果宝贝的照片,景色眼睛里边,闪过一阵光芒,松果宝贝小的时候,她可是帮松果拍了好些许的照片。

    各种各种的,各个时间段的,现在拿过来看看,当真是美好的回忆。

    “妈咪,你等一下,我去拿下来。”景色说完之后,赶紧起身,跑上楼,翻找了一番,从箱子里边,找出松果宝贝小时候的几本相册,又跑回来。

    景色重新坐到季如夏的身侧,将手中的相册翻开,“这个是松果宝贝六个月的照片。”

    景色指着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说道,季如夏一听,急忙凑过来看景色手中的相册。

    上边的松果宝贝穿着一身花裙子,景色还特别贴心的给松果宝贝戴了一个假发,看上去活脱脱一个漂亮的小公主。

    “这是松果宝贝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松果宝贝的妹妹呢。”季如夏惊呼一声。

    女装的松果宝贝同样的精致可爱,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景色很爱给松果宝贝打扮成女孩子的模样,景色喜欢女孩子。

    “妈咪,我不是都将这些照片销毁了吗?你怎么还有。”松果宝贝咬牙切齿的开口。

    这些女装的照片,简直就是他黑暗的童年,要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会疯狂的笑。

    景色眨眨眼,装着无辜的模样,开口,“是啊,销毁了我这里怎么还有?嘿嘿,它们不想让你销毁。”

    “妈咪,这些照片你哪里来的?”松果宝贝深吸一口气,非要逼问出这些照片的下落不可。

    这一次,他要彻底的销毁这些照片,不能让这些照片继续留存。

    景色瞥了一眼松果宝贝,“你想销毁这些照片?我告诉你哦,不可能的,妈咪不会告诉你这些照片的下落的。”

    季如夏拿过另一本相册细细的翻看着,松果宝贝小时候真的和景顾一模一样。

    “色色,这张是松果宝贝两周岁的照片吧。”季如夏指着一张最像景顾的照片,开口问道。

    景色看了一眼季如夏手中的照片,点点头,没错,这张照片就是松果宝贝两周岁的时候,她拍下来的照片。

    小时候的松果宝贝还是很可爱的,为他照相的时候,他也会对着镜头笑,随着年龄的增长,松果宝贝就开始反抗,不喜欢对着镜头,这一点让景色苦恼不已。

    “妈咪,你把这几张照片毁了好不好。”松果宝贝忽然间开口叫唤了一声,指着上边的几张女装照。

    松果宝贝穿着女装的模样,真的太像一个小姑娘了,如果以后,再生个女儿的话,景色已经能够想到,自己未来女儿的模样了。

    不对不对,都想到哪里去了,怎么连未来的女儿都出来了,景色暗骂一声,视线却不由自主的朝北冥随风的方向飘过去。

    “色色,怎么了。”北冥随风刚打完一个电话,转过身,正好对上景色怪异的眼神。

    景色的两颊飘上两朵红云,她刚才的脑子里边,居然冒出了和北冥随风翻云覆雨的场景,真的是

    “你们在看松果宝贝的照片啊。”北冥随风迈着长腿,走到景色的身后,拥住景色,握着景色的手一齐翻阅着照片。

    松果宝贝看到父母和谐的这一幕,捂着嘴巴偷偷的笑着,他之前还担心,爹地和妈咪出现了隔阂,感情会不好,现在看到这一幕,算是放心了。

    “放开我。”景色朝着北冥随风低吼一声,微微的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来。

    北冥随风紧紧的抱着景色,身上的味道一个劲的钻入景色的鼻子,景色不自在的扭动一下。

    “不放。”北冥随风的下巴抵着景色的发丝,将相册又翻了一面。

    相册里边,不仅仅是松果宝贝和景色的照片,还有景宸的照片,除去松果宝贝的单人照,就是和景宸的照片最多了,这一点,让北冥随风十分的不满意。

    如果说,松果宝贝和景色的合照最多,他也能理解,凭什么,松果宝贝和景宸的照片那么多?

    松果宝贝和他的照片都少的可怜,北冥随风的心中冒上了一股酸气,脸色也很奇怪。

    “爹地,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奇怪?”松果宝贝一转头,正好看到北冥随风对着景宸的照片撇嘴的模样,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你很喜欢景宸吗?”北冥随风忽然间开口问道,双手在照片中的景宸脸上划着。

    “舅舅?喜欢啊?”松果宝贝奇怪的看着北冥随风,不知道为何,他会问出这么怪异的问题。

    毫不夸张的说,景宸在松果宝贝的心中,只比北冥随风弱上那么一点点,在北冥随风出现之前,松果宝贝最爱的景色,第二个就是景宸了。

    在松果宝贝四岁以前,一直都是将景宸给当成了父亲,景宸也将松果宝贝给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景宸在松果宝贝的心中,一直都处于不可替代的位置。

    “那比较喜欢爹地?还是比较喜欢舅舅?”北冥随风幼稚的开口问道。

    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十分的重要。

    “你无不无聊,问这个问题。”景色在一边听了几句之后,拿手肘捅了两下北冥随风。

    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道意义在哪,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好吧,景宸是舅舅,北冥随风是爹地,这让松果宝贝怎么回答?

    “不无聊,松果宝贝,你快告诉爹地,到底是舅舅比较重要,还是爹地比较重要?”北冥随风期待的看着松果宝贝。

    “都很重要。”松果宝贝不假思索的开口。

    “不行,必须选出一个人来,如果要选,你是选爹地,还是选舅舅?”北冥随风执着的问道。

    景色实在忍不住,白了北冥随风一眼,这个问题,不是存心让松果宝贝犯难吗?

    “松果宝贝,你实话告诉爹地,到底是选择舅舅还是爹地?”北冥随风期待的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托着下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