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是景顾和别的小朋友发生了摩擦?从某些角度来说,松果宝贝一向不爱和别的小朋友玩在一起,发生摩擦的可能性并不大,而景顾,一岁多的孩子,能和谁发生摩擦?

    北冥随风和景色,四只大眼睛,牢牢的盯着松果宝贝,眼中都带有浓浓的疑问。

    当然北冥随风和景色是不会担心松果宝贝和景顾吃亏的,他们两人都十分的相信松果宝贝。

    有松果宝贝在,只会让别的人吃亏,松果宝贝能够很好的护好自己和景顾。

    再加上,还有两个宠娃狂魔墨释然和季如夏在,更加不担心自家的两个娃,受到委屈。

    他们反而有些担心另一个和松果宝贝他们发生摩擦的孩子,现在教训的怎么样了。

    “唔,就是景顾在小区里边玩,和小区里边的小朋友发生了摩擦,事情不严重,已经解决了。”松果宝贝币避重就轻的回答,他才不会告诉景色,自己今天和景顾发生的完整事情。

    倒不是怕景色和北冥随风骂他,是怕北冥随风和景色担心,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纠结这些,也就没有了什么重要的意义。

    “景顾怎么会和别的小朋友发生摩擦?”北冥随风更加的奇怪了。

    就景顾那副懒洋洋,爱理不理人的样子,谁会和他发生摩擦?

    “你们两个回来了,怎么样,莫卡夫人都说了什么?”还没有等到松果宝贝的回答,季如夏就抱着小景顾,从两人的面前经过。

    景色也不纠结和谁发生摩擦的问题,反正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再纠结也没了意义。

    急忙走到季如夏的面前,冲着景顾张开了小手。

    “景顾,今天玩得开不开心?过来,妈咪抱抱。”才这么短时间没有见到景顾,景色就觉得几个世纪没有见到景顾一般,想景顾啊想景顾。

    景顾的注意力都在季如夏面前的苹果泥那里,听到景色的声音,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景色。

    冲着景色咧开了两颗门牙,然后注意力又回到了苹果泥这里。

    景色忽然觉得,自己貌似被自家儿子给忽视了,就一个笑容,还笑的这般的勉强。

    “景顾,想不想吃啊,叫一声外婆,外婆就给你吃好不好。”季如夏拿着勺子,在景顾的面前转了一圈。

    景顾的视线一直牢牢的跟着苹果泥。

    “景顾叫外婆,叫外婆就给你吃。”季如夏也来了兴致,一副景顾不叫外婆誓不罢休的模样。

    “婆。”景顾憋了一会儿,才从嘴里憋出一个婆字。

    季如夏满足了,叫一个字也是可以的,于是季如夏将苹果泥喂给景顾。

    景顾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吃,吃吃。”景顾将嘴里的苹果泥吃完之后,小手又指着碗里边的苹果泥期待的看着季如夏。

    这副可爱的模样,季如夏看着心中欢喜,在景顾的小脸上边,狠狠的亲了一口。

    “再叫声,就喂你吃。”季如夏也来了兴致。

    景顾知道自己只要叫外婆就有香香甜甜的苹果泥吃。

    于是张嘴,“外婆。”

    外婆二字叫的清晰无比,季如夏原本了,一勺一勺的苹果泥喂给景顾。

    一直喂了一小个苹果的量之后,季如夏担心景顾消化不良,这才罢手。

    可是景顾吃的正上瘾,自然不会罢休,就用那种小可爱的眼神,一个劲的盯着季如夏。

    季如夏将勺子放进碗里边,刮了刮景顾的小鼻子,“卖萌没用,说了,不能就是不能。”

    景顾瘪嘴,就在季如夏和景色心中一个咯噔,以为景顾要哭鼻子的时候。

    景顾猛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外婆。”

    景顾想想,连个字似乎还不够,于是继续叫道,“外婆,外婆,外婆,外婆,外婆婆婆。”

    一连叫了好些个才罢休,然后用无比期待的神情看着季如夏。

    “么,我的乖孙子,外婆听到了。”季如夏在景顾肉嘟嘟的脸颊上边,又狠狠的亲了一口。

    她家的景顾,就是聪明,就是可爱。

    景顾等了一会儿,怎么还没有等到季如夏喂给他苹果泥,于是用疑惑的眼神。

    季如夏看着想笑,景顾这孩子着实太可爱了。

    “外婆,吃。”等了一会儿,还是咩有迟到水果泥的景顾,准备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探过身子,准备去拿茶几上边的小碗。

    “没有了,一天只能吃那么多,要是吃多了,肚子会不舒服的。”季如夏抱着景顾站起身。

    “哼,你个小坏蛋,哥哥对你那么好,你叫哥哥还是叫的含糊不清,外婆给你点吃的,你就叫的那么欢,哥哥对你太失望了。”松果宝贝假装生气的冲景顾开口。

    谁知景顾的全部心思都在水果泥那里,刚才是谁在说话说了什么他都不知道,他都没有听到。

    “好了,景顾,不要闹了来妈咪抱抱。”景色冲着景顾伸出手。

    景顾也知道,今天自己喜欢吃的水果泥是注定没有了,于是整个人神情恹恹的趴在景色的怀里。

    “妈咪,景顾今天乖不乖。”景色抱着景顾哄着,一边开口问季如夏。

    季如夏让佣人将碗拿到厨房去洗,听到景色的问题,大力的点头,一脸的自豪模样,“我的乖孙子,什么时候不乖了。”

    “松果宝贝也很乖。”季如夏也夸了一句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来,外婆的怀里抱抱。”季如夏冲着松果宝贝招呼手。

    松果宝贝摇头,他现在都是大孩子了,还搂搂抱抱的,这像是什么样子。

    “松果宝贝来吧,外婆不嫌弃你。”季如夏看到松果宝贝也是心中欢喜的很。

    这兄弟两,长得还真是相似,把松果宝贝小时候的照片拿来对比,说不好,松果宝贝和景顾是长得一个模样。    “对了,色色松果宝贝小时候的照片有吗?拿来看看,是不是和景顾是一个模子里边刻出来的。”季如夏是行动派,说到什么,就做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