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和景色回家之后,众人最先关注到的也是北冥随风脸上的伤痕。

    其中以松果宝贝的表现,最为的夸张,只见松果宝贝跑到北冥随风的面前,张着手要抱抱。

    北冥随风自然十分欢喜自家儿子与他的亲近,欢笑着弯腰抱起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搂住北冥随风的脖子,凑近北冥随风的脸颊,伸着手,戳了戳北冥随风脸上的伤口。

    研究的十分的仔细,几分钟之后,确定这是伤口,而不是画上去的痕迹之后。

    才一脸痛惜的朝北冥随风开口,“爹地,是谁这么的狠心,这么的没人性,伤了你这张英俊的脸?”

    松果宝贝想了想,又赶紧说的有些不太对劲,赶紧开口补救,“不是,我的意思是谁,谁这么的厉害,能够伤的了爹地?”

    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的手一僵,心中陡然生出一种预感,自己在松果宝贝心中光辉高大的形象,似乎一点点的衰败下去了。

    北冥随风赶紧开口补救,“对方伤的比爹地还要重,爹地这是一时间不慎,才伤到的,要不然,他哪里能够伤到爹地分毫。”

    松果宝贝听了北冥随风的解释之后,脸上依旧带着狐疑的神情,不过,比起对方伤的如何,松果宝贝明显更好奇另一个问题。

    “爹地,是谁把你打伤的?或者说,你为什么要和他打架?”在松果宝贝的印象里,北冥随风可不是什么冲动的人,能够让北冥随风出手,对方是做了什么惹他爹地生气的事情?

    “噗。”景色一直站在一边听父子两说话,现在听到松果宝贝的这个问题,无良的笑出声,一脸看好戏模样的看着北冥随风,她倒是很好奇,北冥随风会怎么说。

    北冥随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爹地去对付了一个想要抢走你妈咪的坏人。”

    松果宝贝疑惑了,想要抢走他妈咪?谁啊。

    “好了松果宝贝,你不用再纠结这个问题了,你只需要知道,爹地很厉害的打败了,破坏我们家庭和谐的人,英勇的捍卫了我们幸福的家庭,这就够了。”北冥随风开口制止松果宝贝的各种假想和问题。

    “爹地,你不会是吃醋,和安生叔叔打架去了吧。”松果宝贝忽然间脑中灵光闪过,开口说道。

    景色今天是受邀去见莫卡夫人,地点在莫卡庄园,这么算起来,能够见到陈安生的几率极大。

    北冥随风不会对女人动手,那么就是在莫卡庄园里边,遇到了陈安生,和陈安生发生了冲突,于是动手打了一架。

    松果宝贝越想,越觉得,这个概念越大,没忍住为自己的天才鼓了掌。

    “色色,我们的儿子要不要这么聪明?”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转身看向景色。    有时候,儿子太机智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好事,就好像,这种吃醋打架争风头的事情,都是十几岁少年干的事情,被松果宝贝说出来,北冥随风感到了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在松果宝贝面前树立

    起来的威严感都没有了。

    “爹地,你的宝贝这么的聪明你应该感到开心。”松果宝贝听到了北冥随风对景色嘀咕的话

    睁大了眼睛,反驳着开口,有他这么一个聪明又可爱的儿子,北冥随风应该知足了,应该感到开心好不,怎么可以以用一脸嫌弃的表情。

    “儿子,你爹地我,其实一直是想要一个软萌软萌的女儿,智商可以不用那么的高。”意思就是你这样的不是我的第一选择。

    松果宝贝握起拳头,愤愤不平的开口,“爹地,你可以想象一下,你有个蠢儿子,天天被人欺负,你天天被人叫家长的情景。”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还真的设想了一番这样的情景,一个傻乎乎的儿子,成天只会傻兮兮的笑,流着口水。

    想到那个画面,北冥随风不由得恶寒了一下,赶紧制止自己的想法。

    “行了,别说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北冥随风赶紧开口。

    他还是庆幸,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极为的聪明之辈,松果宝贝就不用了,景顾现在虽然还但是从现在的机灵程度来看,绝对超越大部分的孩子,不难设想,景顾以后也会是一个天才宝宝。

    “爹地,想到那个画面了吧,是不是很庆幸有松果宝贝这么一个儿子?”松果宝贝偷笑一声。

    “是,爹地很庆幸,有你这么一个天才儿子,开心了吗?”北冥随风顺着松果宝贝的话讲下去。

    松果宝贝偷笑两声,“爹地,松果宝贝刚才说的对不对?你是不是和陈安生打架了?把脸给搞成了这个样子。”

    “是。”北冥随风大大方方的开口承认,他就是因为陈安生,才把脸伤成了这个样子,不过,那又如何,陈安生伤的比他严重多了,这就行了。

    “爹地,是不是很疼。”偷笑过后,松果宝贝心疼的看着北冥随风脸上的伤口。

    都有些肿了,松果宝贝凑近北冥随风,小心的吹着北冥随风的脸颊。

    “不疼,就这么一个伤口怎么会疼呢。”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轻声的说道。

    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怀中,将松果宝贝给接了过来,“你啊,就别为你爹地担心了,这么一个小伤过几天就能好了。”

    “妈咪。”到了景色的怀中,松果宝贝也很开心,他喜欢香香软软的妈咪的怀抱。

    “松果宝贝,今天过得这么样?和景顾玩的开不开心啊。”景色抱着松果宝贝往里边走去。

    北冥随风急忙跟在母子两的身侧。

    松果宝贝听到景色问他的问题之后,脸上一闪而过的纠结,面色也有些犹豫。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景色心中一紧,急忙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摇头,“妈咪,没有发生事情,就是一些小朋友之间发生的摩擦,没事的。”    “小朋友之间发生的摩擦?”景色晕乎了,是松果宝贝和别人发生摩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