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安生受伤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陈安然的耳朵里,陈安然也是风风火火的赶来。

    陈安然看到陈安生受伤的脸,忍不住笑出声,陈安生就坐在床上凉凉的看着陈安然,等到陈安然笑够了之后才出声,“有那么好笑?”

    陈安然,忍住笑,重重的点头,这何止是好笑,简直是太好笑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陈安生这么狼狈的模样了。

    陈安然坐到陈安生的床边,伸出手,在陈安生的脸上的戳了几下,“疼吗?”

    “当然。”陈安生心生郁闷,脸上,这么多的伤痕,明日该怎么去上班,集团众人见到他脸上的伤痕,一定会有疑惑的。

    “知道疼还去打架,闲的是吧。”陈安然毫不客气的在陈安生的脸上狠狠的戳了一下,重重的冷哼一声。

    关于陈安生打架的经过,她也了解清楚了,怎么说呢,骂陈安生的话,陈安生又是她的弟弟,她理应站在陈安生的这边,但是呢,陈安生觊觎一个有夫之妇,又是她所不赞成的。“安生,听姐姐一句话,放弃你对景色的执着吧,景色的心中有了一个北冥随风其他人很难再进入的心了,放弃景色,好好的找一个爱人,过日子。”陈安然也纳闷,自己家这个傻弟弟的痴情,是遗传了谁

    。

    陈安生现在受的伤只是皮外伤,要是以后,事情再发展下去,陈安生受的伤,就不仅仅是皮肉伤这么简单了,北冥随风不是好惹的,北冥随风不是吃素的。

    “哼,对于景色我势在必得。”陈安生对于景色的执着已经入了魔。

    看到偏执如此的陈安生,陈安然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陈安生日后一定会受到重创才会放手。

    私心里,陈安然也希望陈安生能够和景色在一起,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景色,同样是执着的人,景色对于北冥随风,又是执着成狂。

    “姐,你帮我一个忙。”陈安生忽然开口说道。

    陈安然面带疑惑的看着陈安生,她能够帮陈安生什么忙?

    “帮我想办法约景色出来。”陈安生说道。

    “安生,你以为,景色还会这么轻易的来见我吗?”陈安然叹声气。

    “会的,只要你开口,景色一定会来的。”陈安生肯定的开口。

    陈安然面对陈安生那种伤痕累累的脸,拒绝的话,这么也说不出口,两人僵持了许久,还是陈安然先败下阵来。

    无奈的点头,“我尽力试试吧。”

    陈安生冲着陈安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就知道,陈安然还是疼爱他的。

    陈安然莫名的有些心酸,自己家的弟弟,如此的执着一个并不喜欢他的人,这样的结局注定是悲剧的。

    可惜的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陈安生被自己给困住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拿来描述再好不过了。

    “姐姐,谢谢。”这句话陈安生发自肺腑的开口。

    陈安然笑骂,“我要是不帮你,你是不是就要记恨上我了?”

    陈安生忽然间,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陈安然,“姐姐,我哪敢啊。”

    “北冥随风,倒是也真的下得了狠手,面对你这张这么俊朗的脸也下得了手。”陈安然嘀咕了一句。

    陈安生听着陈安然的话,面色一黑,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的奇怪呢,北冥随风是男人,而且还有一张并不亚于他的脸,自然不会有什么下得了下不了手的。

    “安生,你被北冥随风给打成这样,北冥随风呢?有没有受伤。”陈安然忽然很好奇,北冥随风的受伤程度,是完全没有受伤,还是也伤到了一点。

    陈安生沉默不说话,他要怎么告诉陈安然,北冥随风只是被他伤到了一点点?

    “不会吧,北冥随风没有受伤?”陈安然古怪的看着陈安生,这并不科学啊。

    在陈安然探究的目光下,陈安生这才纳闷的开口说道,“北冥随风之前似乎隐藏了实力,今天的北冥随风,才是真正的他。”

    陈安生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他被北冥随风伤的那么惨,北冥随风还是在他的偷袭之下,脸上伤了那么一下。

    陈安然也不好再打击自家弟弟,于是让陈安生好好的休息,站起身,想要走出房外。

    陈安生等到陈安然离开之后,让房间里边的佣人也全部都出去,翻身从一边的抽屉里边,拿出了一张景色的照片。

    上边的景色,面容还是十分的稚嫩,看样子不过是十五六的模样,这张照片,是当初陈安生让人偷怕的。

    他原本想要守护在景色的身边,一直守候着景色的成长,可是当时因为家族的原因,导致他对景色没有那么多时间的关注,等到他再去关注景色的时候,已经晚了,景色已经有了北冥随风。

    这一个也成为了陈安生永久的遗憾,如果是他,最先守护在景色的身边,就不会有北冥随风的什么事情了。

    这么想着,陈安生就有些恼怒,这个怒火需要一个发泄地,无疑,当初闹腾的最欢的莫卡老头的其他夫人就成了发泄对象。

    陈安生一声令下,其他夫人的生活费克扣了一半。

    吓得几个夫人以为自己在密谋的事情被陈安生给知道了,于是安稳了一段时间,等到陈安生没有了动作之后,几人又实在受不了没有钱的日子,于是一个个哭到了莫卡老头的病床前。

    莫卡老头被几人哭的心烦,将陈安生找了过来,他的心中也清楚,自己没有了多少日子,对于陈安生这个儿子也没有了把握的能力,只好从旁侧击了一下。

    希望陈安生能够善待他的几个夫人还有孩子们。

    陈安生听完莫卡老头的话之后,应承了下来,表明他一定会好好的善待莫卡老头的几个夫人还有几个孩子。莫卡老头背后涌上了一股寒意,不再开口要求陈安生做些什么,再说下去,才是害了几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