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是叫了医生,就表示整个莫卡家族都知道他受伤的事情,这样子一来,莫卡家族又要动荡了。

    他对于对付那些人,烦不胜烦。

    “妈咪知道你在想什么,莫卡家族那边妈咪拦住了消息,这里的任何消息都不会传出去的。”莫卡夫人急忙开口。

    要是将这里的消息都给瞒住了,她也不会将景色请到莫卡庄园来,要是让他们知道,陈安生喜欢的女人,一点都不喜欢他,岂不是又要被他们给当做笑料了。

    陈安生听闻,放下心来,既然莫卡夫人说了,这里的消息被拦住了,那就是真的。

    “夫人,医生来了。”一个佣人将医生领进了花房。

    莫卡夫人点头嗯了一声,站起身,“去给少爷处理一下伤口,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怎么那么多伤痕。”

    医生急忙点头,带着急救箱,大步走到陈安生的面前,帮着陈安生处理了一下伤口。

    等到要掀开陈安生衣服的时候,陈安生制止住了医生的动作,开口朝莫卡夫人喊道,“妈咪,你先出去吧,这里有医生就行了。”

    莫卡夫人摇头,一脸不赞同的开口,“妈咪要守在这里,看着你。”

    莫卡夫人又让花房里边的其他佣人出去,见莫卡夫人如此执着的模样,陈安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叹了一声气,默认了莫卡夫人的留下。

    当陈安生的衣服掀开之后,看清楚陈安生身上的伤口,莫卡夫人瞪圆了眼睛,“天哪,安生,你这都是被打的?”

    医生听到莫卡夫人惊慌失措的声音之后,手下一个颤抖,陈安生惊呼了一声。

    医生急忙说抱歉,轻柔的处理着陈安生身上的伤口,其实也就是看着恐怖,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好好的养几天就可以了。

    看来打陈安生的那个人,稍微的手下留了一点情,医生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妈咪,你不用这么一惊一乍的。”陈安生就知道,莫卡夫人留下之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所以并不愿意让莫卡夫人留下,看到他身上的伤痕。

    “北冥随风,这也太狠了一些,怎么可以动手将人打成这个样子。”莫卡夫人愤怒的开口。

    陈安生扯了一下嘴角,没有开口说话,他能怎么说呢?自己打不过别人?呵。    “安生,听妈咪的,不要再执着了,不要对景色再执着了,我们找个名媛,好好的过日子好不。”陈安生这都还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就被北冥随风给打成了这个样子,要是安生真对景色做出什么事情来

    ,北冥随风怕不是还要杀了陈安生不成?

    “妈咪,你放心吧,不会出事情的。”陈安生想,景色已经是他的心魔,这辈子,要他放开景色,除非他死,不然,他都是绝对不会放过景色,也不会放过他自己的。

    十几年的暗恋,景色早就在他的心中扎根发芽了,想要放开,哪里来的那么容易,他不会放手,绝对不会放手。

    就算是全世界都反对,他也不会放手,景色就是他的心魔,要么得到,要么毁灭。

    陈安生的眼底染上了一层墨色,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莫名的让莫卡夫人感到了寒意。

    “妈咪,今天这种情况,我不希望再发生,以后不要找景色过来。”陈安生看向莫卡夫人。

    莫卡夫人语塞,心中也有一丝的委屈,她找景色过来,劝说景色,还不是为的陈安生?陈安生现在居然这么的对她。

    “妈咪,你之前不是一直反对我和景色在一起吗?为何突然间又想开了。”陈安生疑惑的看着莫卡夫人。

    莫卡夫人也是属于那种,只要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的改变,到底是什么让莫卡夫人态度转变的那么快。

    听到陈安生对自己的质疑,莫卡夫人心中越发的难受,她不过是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幸福,为什么在他们看来,就好像在算计什么似的。

    “妈咪心疼你。”莫卡夫人淡漠的解释了一句。

    “妈咪,从今以后,我和景色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我们的事情,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就别管了。”陈安生严肃的看向莫卡夫人。

    莫卡夫人虽然有很大的委屈,但是看着满身是伤痕的儿子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也只是淡淡的点头应了一声。

    “安生,妈咪将十几年前的事情告诉景色,也只是想要让景色看到你的心意。”莫卡夫人又开口解释了一句。

    她不想让自己的心意被陈安生给误解。

    “知道了又能这么样,最后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陈安生苦涩的笑了一句。

    更何况,北冥随风说,他认识景色比陈安生认识景色还要早上些许,但是在他调查的资料里边,景色是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才认识的北冥随风。

    两人的小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来,都需要好好的调查一番。    “安生,你就别执着景色,她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就算是为了两个儿子,她也会和北冥随风在一起,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什么都可以付出。”就好像她为了陈安生和陈安然,在莫卡家族这个吃人的

    地方待了那么久。

    陈安生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他只是不甘心,就算是有一丝的希望,他也要争取一番。

    “我会将景色的两个孩子,当成亲生孩子来看待。”陈安生垂着眼眸,在心中默默的补上一句,只要景色愿意给他这个机会的话。

    “罢了罢了。”莫卡夫人面对着执着如此的陈安生,也说不出了任何拒绝的话,孩子的路,终究还是要他们自己去走。

    莫卡夫人想,但愿陈安生能够在情路上,不要走得那么的坎坷。    莫卡老头这么一个风流的性子,怎么安生却是一个痴情种的模样,这一刻,莫卡夫人真的希望,安生遗传到的,是莫卡老头那风流的名字,这样,就不会那么的伤,那么的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