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景色加大了声音。

    北冥随风将脸伸到景色的面前,任由景色在上边简单的处理着这个伤口,在他看来,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处理这个伤口,就这么一个小伤口,哪里需要去处理。

    “嘶。”遇到下坡的时候,车子颤抖了一下,景色手中力度一个没有掌握好,在北冥随风的伤口上用了点力气,惹来北冥随风的惊呼。

    “北冥随风,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景色紧张的开口问道。

    “没事,没事。”北冥随风看到景色眼中的紧张神色,不知为何,心中涌上了一种开心,他很不要脸的想着,他就是喜欢景色的对他的关心和在乎。

    “没事就好。”景色松了一口气,她就怕北冥随风出现什么意外。

    “你除了脸上,还有什么伤口吗?”景色开口问道。

    一般除了脸上,其他地方应该也有伤口才对,北冥随风活动了一下胳膊,开口说道,“放心吧,我就脸上有伤口,需要处理,别的地方没有伤口,这脸上的伤口,还是一个不小心,才伤到的。”

    景色看北冥随风的样子不在说谎,放下心来。

    与此同时,莫卡庄园,陈安生浑身伤痕的躺在地上,嘴角隐隐还有血迹。

    莫卡夫人闻声赶了过来,顿时被陈安生的这副模样,三魂吓了两魂,急忙走到陈安生的身侧。

    “快叫医生,快把少爷扶到房间去。”莫卡夫人慌忙的对着身后的佣人喊道。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莫卡夫人急的直掉眼泪,分明,她离开的时候,陈安生还是好好的,这才多久的时间,怎么就这样了。

    “谁打了你,告诉妈咪。”莫卡夫人急急的抓着陈安生的手,一直掉着眼泪。

    她视为眼中珠,掌上宝的宝贝,就被人打成了这样,怎么能够让她不着急,不伤心

    “咳咳。”陈安生没有回答莫卡夫人的话,狠狠的咳嗽了两声。

    嘴里溢出一丝丝的血迹,莫卡见了,整个人又开始变得慌张,惊慌失措的喊道,“快一点去把医生叫过来。”

    “安生,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跟妈咪好好的说一说。”莫卡夫人紧紧的皱着眉头。

    陈安生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坐起来,莫卡夫人急忙拉住陈安生的胳膊,将他从地上带了起来。

    莫卡夫人将陈安生扶到沙发上,又开口说道,“安生,这下子你可以说了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妈咪,你别问了。”陈安生觉得丢人的很,和自己的情敌打架,现在还被情敌打成了这个样子。

    北冥随风的实力,远远的高于他,他之前一直小看了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动起手来,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之前他所了解的,不过是北冥随风的皮毛,或者说,这一次,北冥随风也是在保存实力,根本没有用尽全力来对付他。

    “安生,你在莫卡庄园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妈咪总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莫卡夫人内心一团的火,在燃烧。

    忽然看了一眼周围,她记得在她离开之前,景色和陈安生待在一起,现在这里没有了景色的身影,难不成是景色打的陈安生?

    很快这个念头就被她给否决了,景色怎么会有那个能力,将安生打成这个样子。

    莫卡夫人看着始终处于沉默状态的陈安生,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是看到陈安生身上的伤痕,剩下的也就只有心疼了。

    佣人凑近莫卡夫人,在莫卡夫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莫卡夫人的脸色又变了。

    张嘴就道,“安生,北冥随风你打不过?”

    陈安生听到莫卡夫人的这句话,脸顿时又沉了下来,莫卡夫人看到变了脸色的陈安生,闭上了嘴巴,讪讪的笑了一下。

    现在,陈安生被北冥随风打成了这个样子,心中肯定有一团火气在那里,她还是不要去揭开陈安生的伤疤好了。

    只不过,北冥随风也真是狠,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将人给伤成了这个样子。

    除了脸上,身体上边,肯定也伤到了许多,莫卡夫人想着,伸手去掀开陈安生的衣服。

    陈安生被莫卡夫人的这动作,吓了一跳,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防备的看着莫卡夫人,唯恐莫卡夫人再次上前掀开他的衣服。

    “妈咪,你这是在做什么?”陈安生无奈的看着莫卡夫人。

    “啊,安生啊,妈咪就想要看看,你身体上边还有没有其他的伤痕,快点过来,让妈咪看一眼,不然妈咪不放心。”莫卡夫人招呼着陈安生上前。

    陈安生却后退一步,“妈咪,你放心吧,我没事,你就不用这么紧张了。”

    “真的?”莫卡夫人显然十分的不相信陈安生的话,眼中带有浓浓的怀疑神色。

    陈安生重重的点了一下脑袋,“放心吧,我伤的不重。”

    “嗯,妈咪不碰你,快过来坐着。”莫卡夫人招呼着陈安生过来。

    看到陈安生这张帅气的脸,伤成了这个样子,莫卡夫人心中一阵窝火,打哪里不好,非要打脸,这让安生怎么出去见人。

    “安生,你是和景色说了什么?北冥随风才过来打你的?”莫卡狐疑的开口问道。

    陈安生动了一下嘴巴,“妈咪,你就别问了,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好好好,妈咪不问了,你快过来坐着,妈咪看到你身上的伤痕,心疼啊。”莫卡夫人心一阵阵的抽痛着。

    陈安生自从十八岁之后,还是第一次伤的那么重。

    “妈咪,你放心吧,这些伤,其实也就看着恐怖,不过是皮肉伤。”陈安生说话的时候,扯动了一下嘴角。

    顿时疼的龇牙咧嘴,但是在莫卡夫人面前,又不好表示出来,只能忍着那一股伤痛。

    “医生怎么还不来啊。”莫卡转身看向佣人,这家庭医生现在动作都这么慢了吗?看样子有必要辞了这医生。    “不用叫医生,我休息几天就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