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我们离开景顾已经很久了,景顾一定想妈妈了。”北冥随风急忙开口。

    果然,景色一听到景顾脸上稍有犹豫的神情,一边的陈安生看着计划不如自己所预想的那般发展,心中顿时冒上了一股火气。

    北冥随风,呵,除了会用两个孩子这借口,还会用什么?

    “安生,抱歉哈,我还是下次来吧,景顾现在还离不得人。”景色面带歉意的看了一眼陈安生。

    陈安生见此,他还能说些什么?只能礼貌的微笑,表示自己能够理解景色的心情。

    “那我们就先离开了。”景色心中想着,等到时候,再找时间过来吧,反正,她最近也不会离开国,有的是时间。

    “好。”陈安生站起身,目送着景色转身离开,插在裤兜里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北冥随风牵着景色的手,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间开口说道,“我有一个合作,要找陈安生商量一下,色色,你先去车里边等我吧。”

    景色不疑有他,只让北冥随风尽量快一点。

    北冥随风快速的走回花房,陈安生还在花房里,当看到北冥随风重新出现在花房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

    “北冥随风,我早就看你不爽了。”陈安生伸手解开衣服上边的扣子,将衬衫的袖子挽了上去。

    北冥随风同样的解开了衣服上边的扣子,“真巧,我也是。”

    一直等到半个多小时之后,景色才看到北冥随风,手中拿着外套,出现在视线中。

    “你脸怎么了。”景色刚想开口问问北冥随风事情谈的怎么样了,就看到北冥随风的脸上有着伤口。

    “没事。”北冥随风不自在的扭过头,遮挡住自己脸上的伤口。

    陈安生那小子比他想象的要狠上许多,一拳一拳专门往他的脸上招呼,看样子,是存心想要他在景色的面前丢脸。

    “没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是不是和陈安生打架了?”景色皱着眉头,将北冥随风的手,从脸上拿了下来,仔细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的伤口。

    “咳,色色,我的伤口真的没什么,还是想回去吧,景顾一定想我们了。”北冥随风觉得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和情敌打架,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伤口,该死的陈安生,要不是他偷袭他,他的脸上也不会受伤。

    当时,打他还真的是打轻了,北冥随风想到自己的帅脸,因为陈安生,多了一个伤口,心中各种的不爽。

    “陈安生呢?他伤的怎么样。”景色是见识过北冥随风的战斗力的,陈安生将北冥随风的脸伤成了这个样子,北冥随风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陈安生的。

    她默默的为陈安生在心中点了一根蜡烛,不是她小看陈安生,而是实在是北冥随风的实力太过恐怖。

    “他?哼,现在还在地上爬不起来。”北冥随风想到陈安生的惨状,心情这才稍微的好一点。

    要不是他有片刻的手下留情,陈安生绝对要在床上躺上个十天半个月。

    “你说说你,没事情敢,干嘛要去和陈安生打一架。”景色瞪了北冥随风一眼,伸手在北冥随风的脸上,重重的戳了一下。

    “嘶,色色,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北冥随风故作夸赞的开口,他脸上的伤口,就是看起来比较恐怖,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

    “知道痛还去打架?和陈安生有什么好打的。”景色凑上前,仔细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脸上的伤口,发现只是有淤青,没有出血,松了一口气。

    “色色,陈安生觊觎我老婆,身为男人,总要做出点什么来吧。”北冥随风一本正经的看着景色。

    景色的脸颊一红,暗骂了一声不要脸,“你把陈安生伤的怎么样了?”

    如果很严重的话,是不是还要进去看看他?景色在心中琢磨着。

    “放心吧,坏人一般都是长命的,我没有那么傻,只是教训他一下而已。”北冥随风说。

    如果真的在莫卡庄园里边将陈安生揍出一个好歹来,莫卡家族和北冥家族之间,怕是有一场硬战了,到时候得利的还是看好戏的人。

    还是尽量不要惹出事情来得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教训陈安生一顿,告诉他,景色不是他所可以觊觎的。

    当然,陈安生真要是为了得到了景色,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也绝对不会对陈安生手下留情。

    “真的?”景色狐疑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

    “色色,你不相信我?”北冥随风受伤的看着景色,脸上一片委屈的神情。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景色发现北冥随风现在越来越爱撒娇了,也不知道这都是什么毛病。

    “会家吧,这么久没见到那两个小家伙,还真是有些想的紧。”北冥随风不动声色的靠近景色,一直到双臂将景色给圈住。

    “北冥随风。”景色瞪了一眼北冥随风,她发现,北冥随风不仅爱撒娇,而且还越来越喜欢耍流氓。

    “色色,下次啊我们离莫卡家族的人远远的。”北冥随风说。

    “就这里停一下。”景色瞥见刚好路过药店,急忙开口。

    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北冥随风不解的看着景色,语气带着浓浓的紧张感。

    “色色,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景色没有理会北冥随风的问题,快速的下了车,北冥随风紧跟着景色就要下车,景色连忙开口,“你就别下来了,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

    不等北冥随风回答,景色快速的跑进药店里,没一会儿,手中就拎着一个袋子,跑了出来。

    “走吧。”景色上了车之后,才让司机启动车子出发。

    北冥随风看了一眼景色手中的袋子,不是透明的,所以他也看不见里边装的是什么药。

    “北冥随风,你把头低下一点。”景色从袋子中拿出棉签还有酒精。    “色色,这么一点伤口就不用处理了吧。”北冥随风开口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