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以让北冥随风畅通无阻的进去。

    “色色,我”陈安生看着景色,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话。

    他的眼线告诉他,莫卡夫人将两人小时候见面时候的情况,告诉了景色,陈安生一时间拿不准景色心中怎么想的。

    “安生,没有想到,我们小时候,就已经见过面了。”景色耸肩。

    “是啊,还是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活不到现在了。”陈安生微笑道。

    “得了吧,那个水池那么浅,我也就是顺手拉了你一把,就算是没有我,你也不会出事。”景色忽然很想问问陈安生,当初怎么就第一眼认出她的。

    “不一样。”别人可能没有感觉,但是他并不一样。

    他从小出生在莫卡家族这样的地方,他的父亲并不只有他母亲一个女人,孩子也不是只有他一个。

    女人多了,孩子多了,明争暗斗就多了,从他懂事开始到现在,已经记不清了,有多次的暗害。

    那时候,那边有那么多的孩子,全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池子里边,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也就只有一个景色,伸出了手。

    当看到景色出手相助时,那一刻,他真的恍若看到了天使,景色从那一刻开始,也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重要的一笔。

    在回国的前一天,他使计从推他下池子的孩子嘴里,得到了景色的名字,这个名字从此刻进了他的心里。

    一直到,在陈安然的店里面,他再一次见到了景色,从景色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的开始,他就认出了景色。

    那时候,他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景色,好久不见。”

    长大后的景色和他所想的,是一模一样,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明艳动人。

    只是,没有想到,景色居然已经有了老公,就连孩子,都已经有了,没关系,他不在乎,他想要的,一直不过是一个景色罢了。

    “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是一样的。”景色不能理解陈安生的话。

    “景色,我来晚了一步,难道,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吗?”陈安生不死心的开口问道。

    他只是比北冥随风晚了那么一步,明明,是他先认识的景色呀。

    “哼,你何止是来晚一步,就算是你早一步,也没有希望。”北冥随风刚走进花房,就听到陈安生的这句话,当即冷哼一声。

    景色蓦然看向房门处,北冥随风双手插在裤兜里,在和景色对视上的时候,眼里才出现了一丝丝的温暖。

    “北冥随风,我认识景色比你早许多。”陈安生站起身,对上北冥随风的目光。

    这或许是他唯一能够战胜北冥随风的地方了吧,在他还不认识景色的时候,他已经认识了景色。

    “哼,你怎么就敢那么肯定,你认识景色比我认识她要早?”北冥随风不屑的冷哼。

    景色和陈安生却因为北冥随风的这句话看向北冥随风。

    难不成北冥随风这句话里边还有别的意思?景色疑惑的看向北冥随风,目光中,带有浓厚的疑惑感。

    “怎么,难不成,北冥总裁认识景色,还要更早一些?”陈安生先是看向景色,从景色的眼中看到了疑惑的神情之后,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景色自己也是迷茫的,这样看来的话,景色和北冥随风小的时候,认识的几率并不大。

    “当然。”只不过是景色忘记了而已,他和景色绝对是最早认识的那一个。

    “北冥随风,我什么时候和你最先认识,我自己都不知道?”景色在脑中搜索了一圈,关于自己和北冥随风的回忆之后,开口说道。

    北冥随风宠溺的看着景色,走到景色的身侧,捏了一下景色的脸颊,“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可千万别说不知道。”

    “这样吗?”景色迷茫的看着北冥随风,她的心中,还真是很迷茫,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北冥随风认识的,在她看来,也只有那次在校园里边的初见。

    但是听北冥随风的话,两人似乎很早之前就认识了,那是,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北冥随风原本没想那么快告诉景色,他们小时候就认识的事情,他是想着,等景色慢慢的发现,暗示想着很明显,他等不下去了。

    景色皱着脸纠结的模样,在北冥随风看来最是可爱不过了,真想抱进怀里亲一亲摸一摸,北冥随风还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北冥随风,这是在别人家,你正经一点。”景色无语的看着将她揽进怀中的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十分的不以为然,他不过是在抱自己的老婆,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情敌面前,更加的正常不过了。

    “我看,我老婆和你话也说完了,我就先带着她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找我好了。”北冥随风很不喜欢看到景色和陈安生相处一室。

    而且,莫卡夫人还费劲了心思,想要把两人凑到一起,哼,真当他这个老公是摆设啊。

    “色色,你不去看看安然吗?她最近心情很不好。”陈安生焦急的喊住景色。

    景色现在离开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他从私心里,希望看到景色一直在这里,无论用什么借口都好。

    “陈安生,陈安然可是你姐姐,就算她心情不好,该去安慰的是你吧。”北冥随风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不要以为他不知道陈安生在打的什么主意。

    只要有他在,陈安生的小心思就休想得逞。

    “景色,你们都是女人,说话可能比较说的进去。”陈安生干脆忽视北冥随风,直接对景色开口。

    “安然姐在哪?”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怀中挣扎出来,看向陈安生。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希望能够好好的开解安然。    北冥随风在一边紧紧的抿着嘴唇,这一切很明显就是陈安生的计谋,他绝对不会让陈安生的计谋就这样得逞,怎么办,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