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半是,一半不是。”莫卡夫人抿了一口水果茶。

    景色不解的看着莫卡夫人,除了陈安生,她不知道,她和莫卡夫人还有什么话可以谈。

    “景色,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是在什么时候吗?”莫卡夫人忽然间开口问道。

    景色摇头,不解的看着莫卡夫人,“是从安然姐那里听到的?”

    “不,是从安生那里听到的。”莫卡夫人说。

    景色愕然,从陈安生那里听到她名字?可是,她是先认识的陈安然啊。

    “其实,你不知道的是,安生认识你,要比安然早上许多。”莫卡夫人说道。

    景色更加,的晕乎了,怎么会呢,她和陈安生认识分明是在陈安然之后,难不成?她遗忘了一些什么?

    “你可能不记得了,那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安生小的时候,我带他回了一次国,当时受家父家母所托,去市拜访季老爷子。”莫卡夫人回忆着开口。

    景色微愣,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愕然,去拜访外公外婆?难不成她和陈安生还在季家见过面?“家父家母受过季老爷子的恩惠,那年刚好是季老爷子的六十寿辰,我本来是带着安生和安然一起去的,但是当时以为安然生病了,只好将安然留在国,带着安生去了季家。”莫卡夫人说道,当时安然之所

    以会生病,也和莫卡老头的那些女人分不开,就是因为莫卡老头的那些女人,安然才会生病,她大概也是从那时候起,对莫卡老头彻底的失望了。

    刚好借此机会,出去散散心。

    景色在脑中回忆着,关于季老爷子六十岁寿辰那日发生的事情,可是她还是没有印象,怎么就和陈安生见过面了。

    那日季家的小孩子很多,难不成,陈安生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孩子?

    景色那时候还是经常住在季家,和季念两个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最是闯祸的年纪。“那一日,我忙着和其他人周旋,安生又是孤僻的性子,他和我说,想要自己找个地方安静安静,我同意了,安生就去了外边的花园里面,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个孩子就打起来了,安生因为混血的关

    系,被其他孩子视为异类,是攻击的对象,安生也被其他的孩子推进了池子里边,当我们大人出来制止这场闹剧的时候,安生已经被人从池子里边救了出来,刚好,救他的人就是你。”莫卡夫人说。

    她那时候,心中当真是害怕的不得了,唯恐陈安生出现任何的偏差,当听到几个孩子打起来之后,尤其是安生落水之后,没人知道她内心的恐惧。

    不单单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恐惧,还有,失去倚靠的恐惧,在莫卡家族这个大家族里边,安生是继承人,要是安生出了事情,她和安然的日子,日后就难过了。

    景色听到莫卡夫人的话,脑中稍微有了一些印象,当时几个孩子因为一块甜点的事情,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动手了,她和季念也没有例外。

    当时其他孩子好像是将一个给推入了水中,她刚好站在离水池最近的地方,看到之后,顺手就帮忙拉了上来。

    也没有仔细看那个孩子容貌,当时是想着,赶紧离开这里,要是被外公发现了,打架还有自己的份,抄写字是逃脱不了了的。

    这么说来,当时,她救的那个孩子,其实是陈安生?也不能说救,那个池子里边的水,本来就不深,应该说是,顺带拉了一把。

    景色想,当时就该把景知给推下去,当时的打架景知可是占了一大原因。

    “景色,有印象了吗?”莫卡夫人看到景色陷入沉思的模样,也不去打扰她,只是等了好一会儿,看到景色皱眉之后,才开口问道。

    “莫卡夫人,有印象,当时也不是说救,只是顺手拉了一把,我想大家看到了都会伸手帮一把。”这件事情着实没有再再提起的必要性。

    没有想到,一个无心之举,既然让陈安生记了那么久,所以,陈安生对她所做的事情,其中很大一部分包括是因为小的时候,曾经救了他一命。“不管当时的情景,是你救了陈安生,还是怎么样,都很感谢你,要是咩有你,我可能就今天见不到陈安生了,我之前就想找和那个小女孩说一声谢谢,可是一直找不到人了。”莫卡夫人冲着景色微微的点

    了一下脑袋。

    她在知道是一个小女孩拉了陈安生一把的时候,就一直想着,要谢谢那个女孩救了陈安生,可是,不管她怎么开口问陈安生,陈安生都不告诉她,那个女孩长怎么样。

    她只好无奈的放弃,后来无意间得知了这个女孩。

    “这件事情,阿姨你要是不提,我都忘记了,小时候,还做过那么一件好事。”景色笑着摇摇头。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在安生的心中,很严肃。”莫卡夫人说道。

    景色不理解,不过就是一个顺手的忙,怎么就在陈安生心中留下了印象。

    “回去之后,安生就发起了高烧,嘴里念着的,就是你的名字。”莫卡夫人到现在还能体会当时的心情。

    陈安生被她带出来,发了烧,生了病,她几乎不敢带着陈安生回莫卡庄园治病,就怕遭受到莫卡家族里边的人的责骂。

    一直等到陈安生的病好的差不多了,才带着陈安生回去,那时候她的心里压力也大,安生生病了,安然也病了,她身为母亲没有很大的照顾他们两个。

    “他知道我的名字?”景色错愕的开口。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并没有告诉陈安生她的名字,既然这样了,陈安生是从哪里知道她名字的?

    “安生这个孩子,从小就聪明,从哪里知道你的名字并不稀奇。”莫卡夫人微笑道。陈安生做出的事情,往往让她感到惊讶,她从最开始的惊讶,到最后一定淡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