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下来的事情,我想局长也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吧,我和松果宝贝就先离开了。”墨释然见事情发酵的差不多了,站起身,抱起松果宝贝,开口对警察局局长说道。

    警察局局长目前还处于自己被人算计的恼怒中,听到墨释然的话,急忙回神,连忙点头,“墨走,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墨释然点点头,相信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男人忍受的了这样的算计,警察局副局长这辈子算是到头了。

    如果不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惹了松果宝贝和景顾,墨释然也不会管到他的头上去,他依旧是那个满腹算计,顺风顺水的警察局副局长,日后可能会是局长,可惜,现在一切都毁了。

    这一切能够怪谁呢,要怪就怪他那两个作死的妻子和儿子吧。

    等到墨释然带着松果宝贝离开之后,小男孩的母亲冷笑着看着警察局副局长,一个没忍住,冲上前,对着警察局副局长又是狠狠的几个巴掌。

    看到警察局副局长脸肿起来之后,才仰着下巴离开,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要赶紧回家看看家里的财政。

    “老哥,你听我解释,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墨释然拿来故意坑害我的。”警察局副局长含糊的开口说道。

    警察局局长冷笑的看着警察局副局长,他还真当他是傻子,在这样绝对的证据面前,还相信他的鬼话?

    警察局局长能混到现在这个位置,也是不是一个草包,任凭他的三言两句就信从了。

    警察局局长让人将警察局副局长扣押着,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将证据递交给上边,很快,上边就派了人来处理。

    警察局副局长也没少得罪人,这一出事,多得是人扑上来抓着他不放。

    还有就是警察局副局长的那个情人,在听到警察局副局长出事之后,立马带着包袱就准备离开,只可惜还没有上飞机,就被拦了下来。

    将她拦住的自然是警察局局长,情人看到警察局局长铁青的脸,自然是知道东窗事发了,对着局长好一顿哭诉,一口咬死是警察局副局长威胁她这么做。

    警察局局长最恨的就是别人的背叛,尤其是这么一个处心积虑接近他的人。

    不过,警察局局长也没有出手整治她,只是将她交给了小男孩的母亲,小男孩的母亲直接让人将她绑起来卖到地下市场去。

    就是死,也是极为的困难。

    警察局副局长的案子处置的很快,终身囚禁,全部财产充公。

    墨释然解决完警察局副局长之后,也不会忘记罪魁祸首小男孩的母亲,在判决的第二天,小男孩的母亲账户里仅存的五千万就被松果宝贝给转走了。

    松果宝贝说过,这五千万,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没有任何人能够拿的走。

    小男孩住的最昂贵的病房,也因为资金的问题,被转移了出来,到最后因为没钱,两人被赶出了医院。

    家里的房子也被收走了,曾经的朋友见到两人的落魄之后,纷纷远离二人,不愿与其来往。

    一时之间,母子二人竟沦落的,落魄街头的下场。

    小男孩的母亲抱了小男孩整整一夜,第二天的时候,给小男孩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带着小男孩吃了一顿大餐,带小男孩去游乐场开心的玩了一天。

    小男孩的母亲让小男孩在游乐场等她,她去买水,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松果宝贝看到三人的下场之后,才让墨释然收手,敢欺负他松果宝贝的弟弟?那就做好被报复的准备吧。

    再说另一边,北冥随风跟景色一起去了莫卡庄园。

    莫卡夫人特意将陈安生和陈安然两人给支走,听到景色和北冥随风来了之后,急忙请他们进来。

    “你在这里等我。”景色下车之前转身对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刚准备和景色一起下车,听到景色的话,愣了一下,“色色,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莫卡夫人欺负你,我还能帮着你不是吗?”

    “北冥随风,你答应我的,你跟我来可以,但是是在外边等着我,不会打扰我,你不会想要出尔反尔。”景色防备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真想堂堂正正来一句,“老子就是出尔反尔了。”

    可惜,北冥随风不敢,因为,他和景色的关系刚刚有些缓和,可不敢做出什么让景色反感的事情。

    “色色,既然答应了,我自然会做到,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北冥随风微笑着看着景色。

    “好。”景色很满意北冥随风的信守承诺,转身走下车,隔着车窗看着北冥随风。

    景色走了几步,满脑子都是北冥随风委屈的模样,于是干脆转身走回来,“你要不和我一起进去吧。”

    北冥随风脸上闪过惊喜的痕迹,“色色,你是说的真的吗?”

    “是,去不去,快一点。”景色催促的开口。

    北冥随风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的监听设备,“色色,你把这个戴身上就好了,我就不进去了。”

    景色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坑里面,北冥随风这个家伙居然将监听设备都给准备好了,是不是准备监听她啊。

    “北冥随风,如果,我不让你和我一起进去,你是不是准备偷偷的将这个监听设备黏在我的身上?”景色微怒的开口。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北冥随风太可怕了,她对北冥随风怕是又会有一个小心结。

    北冥随风看出了景色的生气,急忙开口解释,“色色,我是这样的人吗?我会经过你的同意之后才这么做,这个是司特助放在我的这里玩的。”

    “真的?”景色怀疑的看着北冥随风,司特助会无缘无故将监听设备放在北冥随风这里?“真的,色色,我发誓,这都是真的,司特助没事干研发的最新科技。”北冥随风担心景色不相信,还举起了几根手指,一副保证的模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