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男孩的母亲莫名其妙被自己家的男人吼了一句,心情自然是十分的不爽。

    “墨总,真是抱歉,都怪我眼拙,您看您就不要和我一般计较了。”警察局副局长在听了局长的介绍之后,看也不看的推开面前的倒霉娘们,掐媚的笑着走到墨释然的身侧。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心眼比较小,就是喜欢一般计较。”墨释然淡淡的开口。

    现在知道错了有什么用,他的两个乖孙子已经在心里留下了伤害。

    “小朋友,你就不要和叔叔计较了好吗?我知道你们只是和杰克闹着玩的。”警察局副局长知道从墨释然那里走不通之后,又将目标转向了松果宝贝。

    在他看来,松果宝贝就算是有几分小聪明,但是,毕竟是个孩子,只要他说几句好听的,松果宝贝一定会松口放过他们。

    松果宝贝是墨释然的宝贝外孙子,只要松果宝贝都能原谅他们,也不怕墨释然事后算账了。

    警察局副局长心里边算盘打得是极好的,可是,唯一的问题就是他忽略了松果宝贝,不是一般的孩子。

    “我可没有想要跟你们计较,是你的夫人一直抓着我们不放。”松果宝贝冷哼一声,不要以为他是小孩子就觉得他好欺负。

    “还不快过来道歉。”警察局副局长一听,就知道问题出现在自己家夫人的身上。

    现在只要能让墨释然和松果宝贝放过他们,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这件事情本就是因为自家夫人而起,所以,也该由她来解决。

    小男孩的母亲一脸的震惊,十分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话,自己的老公让她去道歉?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小男孩的母亲皱着眉头。

    是这些野蛮人将她的宝贝儿子的脸给抓伤了,没有让他们道歉,反倒是让她去道歉,在搞什么啊。

    “你才胡说,快过来,快跟墨总道歉。”警察局副局长瞪了小男孩的母亲一眼,也不管小男孩的母亲情不情愿,将她给拉到了墨释然的面前。

    “你疯了吧,让我和他们道歉,是他们该向我们道歉好不好,我们的儿子,现在可是还住在医院里边。”小男孩的母亲甩开警察局副局长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

    “让你道歉你就道歉,别的话少说几句,快一点。”警察局的副局长狠狠的瞪了一眼小男孩的母亲。

    小男孩的母亲扬起下巴,“要道歉你自己道歉,我是绝对不会道歉的,你堂堂一个副局长,凭什么要向他们低头。”

    小男孩的母亲又将目光扫向警察局的局长,压低了声音,“他马上就要调走了,你怕他做什么,再说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我们的错。”

    “你道不道歉。”警察局的副局长面色很不好看,现在根本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就算是他们是对的,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他们还是要低头。

    在别人看来,小小的警察局副局长十分的了不起,可是在真正厉害的人眼里边,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不道歉,你是疯了吧。”小男孩的母亲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警察局的副局长。

    警察局副局长一股热血冲上了脑门,狠狠的甩了小男孩的母亲一巴掌,小男孩的母亲被这一巴掌给愣了在了一边。

    她没有想到,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老公,居然打了她一巴掌,这个事实,她一时间无法接受。

    “你敢打我,你是真的疯了吗?”小男孩的母亲怒吼一声。

    警察局的副局长粗暴的将小男孩的抓到一边,“你知不知道他们是谁。”

    “我管他们是谁,你居然敢打我,你是不要命了吧。”小男孩的母亲说着,狠狠的挠了两下警察局的副局长。    警察局的副局长额头上的青筋狠狠的跳动着,从牙缝里边挤出话来,“我告诉你,你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墨氏集团的总裁,墨释然,还有那个女人是女王的座上宾,至于你嘴里的野孩子,是北冥集团的未

    来继承人。”

    小男孩的母亲原本还在不屑的冷笑,就他们的身份能是什么,没有想到从警察局副局长的嘴里,听到了他们的身份,顿时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震惊了。

    如果说,在她看来,简忆的身份已经够厉害了,那么和松果宝贝和景顾比起来,简忆的身份根本不够看的。

    “你说的这都是真的?”小男孩的母亲依旧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在她眼里的野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背景。

    但是想到能出现在那个小区里的,确实不是一般的人,这样想来,小男孩的母亲,一颗心不安的跳动。

    她现在就希望,松果宝贝和景顾的背景没有那么的厉害,至于那对夫妻,也希望是个骗子。

    “局长亲口说的话,还能有假,所以,你现在赶紧过去给我道歉,我们或许还有机会。”警察局副局长哀叹一声,他怎么就那么家门不幸,娶了这么一个混账娘们。

    净干一些拖他后退的事情,松果宝贝和景顾一看就是气度非凡,绝对不是一般人家里的孩子,这时候,怎么能够让杰克和他们两个打起来呢,就应该上前好好的结交一番。

    如果好好的结交一番,杰克没准就能混入他们的圈子里,日后的前途该有多大啊。

    真是可惜,他们费尽心思搬进那个小区,不就是为了结交一些权贵吗?现在权贵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不仅错过了还和他们结下了仇怨。

    现在,说什么都是晚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就这样子从他们的面前给流走了。

    “你说说你,平日里不是挺精明的吗?怎么关键时刻,这么的没用。”警察局副局长心中气不过,又骂了两句。

    小男孩的母亲原本想要还嘴,但是想想,这件事情确实是她的不是,也没好意思还嘴。    “谁知道他们的背景这么的强硬啊。”小男孩的母亲没忍住嘀咕了几句,要是知道,她也不会傻到去得罪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