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局长,副局来了。”其中一名警察将门推开。

    警察局的副局长和他的夫人从外边走了进来,副局长的脸上一脸的不高兴,他的宝贝儿子被人伤害了,还没来得及找他算账,一进局子就听到局长两个人放了的消息。

    “局长,你怎么随意就把人给放了。”小男孩的母亲没有副局长顾虑的那么多,一进门就大声的嚷嚷着。

    特别是看到松果宝贝和景顾也在这里的时候,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闭嘴。”警察局局长一听到小男孩母亲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女人出了名的难缠,自己平日里不愿意和她接触太多,对她的所作所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养成了她现在目中无人的

    性子。

    “你们就是这两个没礼貌的小孩的家长?”小男孩的母亲淡淡的开口问道。

    季如夏和墨释然一直保养的很好,外表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上许多,小男孩的母亲,自然的就以为两人是松果宝贝和景顾的父母。

    “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家长?”墨释然反击回去,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敢骂松果宝贝和景顾是没礼貌的孩子,简直该死。

    他家松果宝贝和景顾,礼貌不知道有多好。

    “你们两个来的也正好,他们弄伤了我儿子的脸,你就看吧,要怎么办。”小男孩的母亲嫉妒的看着季如夏。

    季如夏虽然年纪变大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韵味,这张脸也保养的极好,可以看出曾经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你想怎么办。”季如夏淡漠的开口问道。

    她还没有找她算账,将她的两个乖孙子带进了警察局里边,现在,她倒是有脸,来找她算账。

    “哼,让我儿子把他的脸抓回来,在监狱里边多待上几年。”小男孩的母亲手指着景顾。

    小男孩的母亲此话一出,局长的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他没有听错吧,对一个才一两岁的孩子做出这么残酷的处罚?

    “闭嘴。”警察局局长忍不住朝着小男孩的母亲低吼了一声。

    小男孩的母亲闭上嘴巴,却用眼神不满的看着警察局局长,自己的老公怎么也说是警察局的的一把手,警察局局长却怎么一点都不将她的老公放在心里边,简直太过分了。

    “局长,你是哪边的呀,怎么还帮他们说话。”小男孩的母亲气不过,这般嘀咕了一句。

    就因为小男孩母亲的这句话,差点将警察局局长给气晕过,他站哪边的,他站哪边的,他站哪边的……

    “我当然是中立的,站是对的一边。”警察局局长压抑着怒火。

    “我不管,你的孩子,把我家孩子抓伤了,那就必须负责,让我家孩子把你家孩子抓回来,不然事情决不罢休。”小男孩的母亲无赖的开口。

    季如夏差点笑出声,怎么世界上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记得小男孩的母亲可是和松果宝贝打了一个五千万的赌,现在想要赖账?事情有那么简单吗?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可是自己的说,只要我拿的出五千万的话,你就叫我爷爷,是你自己不愿意,那就只好,找你儿子了。”松果宝贝皱着鼻子说道。

    小男孩的母亲一怒,“这里哪有你说话的权利,小小年纪,就在这里撒谎,什么五千万,你有吗你?”    警察局局长额头上一直冒着冷汗,他已经看到了,墨释然脸上的怒火,别人家的孩子有没有五千万,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松果宝贝肯定有五千万,因为他是墨家的人,别说五千万了,就是五亿,墨

    释然也给的毫不心疼。

    “不过是五千万而已,我们家孩子这点钱还是能拿的出来的。”墨释然开口说道,“也只有你这样的人家,才会觉得五千万是什么大的事情。”

    小男孩的母亲还没有出来,副局长倒是开口说话了,“现在你们可是只我的地盘上边,要弄死你们,还是易如反掌的。”

    副局长这话一落,警察局局长想要杀了他的心都了,这不是在故意招仇恨吗?

    “所以呢,现在准备怎么样?”季如夏目光直射警察局局长。

    她已经懒得跟这两个夫妻讲话了,很明显的一点就是这两个夫妻不是一般的正常人,和他们讲话,已经没了任何的意义。

    “当然是让你们付出代价。”小男孩的母亲迫不及待的接过话。

    “够了。”警察局局长怒吼一声,“这件事情本就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被你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快向墨总道歉。”

    警察局局长对小男孩的母亲吼道,小男孩的母亲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警察局局长,为什么要叫她道歉,明明错的就不是她。

    “老哥,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件事情哪是她的错,分明就是他们的错,我的儿子可还是虚弱的在医院里边躺着呢。”警察局副局长不悦的开口说道。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警察局局长简直要被这两个人气死了。

    “外公,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松果宝贝仰着脑袋,看着墨释然。

    “什么话。”墨释然微微的笑着,将松果宝贝搂的更紧了,在这样的夫妻面前,松果宝贝还能让他们吃亏,可以看出,松果宝贝确实不能让人小看。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松果宝贝说。

    墨释然一愣,然后大声的笑了出来,不得不说,松果宝贝总结的还是很到位的,两个一样奇葩的人聚到了一起,可不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松果宝贝,你们在笑什么呀。”季如夏转身,温和的看着松果宝贝。

    季如夏怀里的景顾在盯着几人看了一阵子就有些乏味了,喝完了奶,趴在季如夏的怀中有些昏昏欲睡,现在睡觉倒也是好事,等到醒来,就是新的开始。    季如夏拍着景顾的后背,哄着景顾睡觉,很快季听见了,景顾传出来的,浅浅的呼吸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