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男孩的母亲掏出手机一看,果然看到一条转账信息,自己的银行卡里边多了五千万。

    小男孩的母亲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她没有想到,面前的小男孩居然真的有这个能力,有这么多的钱。

    “怎么样,是钱到账了吧。”松果宝贝一看小男孩的神色就明白了,一定是钱到账了。

    心中为北冥成风的速度点了一个赞,找他这个无所事事的小叔叔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既然钱到账了,你的这声爷爷,可以叫了吧。”松果宝贝冷冽的目光射向小男孩的母亲。

    小男孩的母亲顿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威压将自己逼得喘不过气,来自对面的压迫感让小男孩的母亲感到害怕,对面的男孩分明还是孩子呀。

    “不可能,这觉得不可能。”小男孩的母亲喃喃的开口,右手的手指甲掐进自己的手心中。

    “这个世界上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而你,只是小看了别人。”松果宝贝微微扬起下巴。

    “你还是兑现你的承诺,叫我一声爷爷吧。”松果宝贝淡漠的开口。

    对面小男孩的母亲脸上吃了苍蝇一样难看,让她叫一个小孩子爷爷,这可能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男孩的母亲在心中快速的谋划了一番,再看向松果宝贝的时候,眼中没有了紧张感。    “你说这五千五是你转进来的我就相信?分明是我家亲戚转给我的,就你一个小孩子还有五千万?想钱想疯了吧,哼,你们今天要是不给我儿子一个交代,别想离开这里。”小男孩的母亲厚着脸皮开口说

    道。

    反正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这五千万是松果宝贝打进来的。

    “啧啧啧……你的脸皮也是无敌了,你以为你这样推脱一句我就会放过你吗?”松果宝贝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果然是世界大了什么奇葩都有。

    “真的是,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松果宝贝冷笑着开口。

    “你这话什么意思?”小男孩的母亲大声的开口问道。

    面子十分的过不去,她堂堂警察局副局长夫人,已经许久没有人这样和她说过话了,在外边谁不敬她几分薄面。。

    “没什么意思,既然你不想叫我爷爷,那么在你儿子的脸上多抓了几下也是可以的。”松果宝贝从来都不是让自己吃亏的性子,他也绝对不会让小景顾吃亏。

    松果宝贝低声对景顾说,“小景顾,这个人脸皮这么厚,她的孩子脸皮一定也很厚,你不用收着力气,放纵吧,哥哥当你的后盾。”

    景顾的力气很大,他人虽小,在面对小男孩的时候,也手下留情了几分,要不然小男孩现在的脸一定比现在严重千百倍。

    现在,松果宝贝都发话了,景顾自然也不会拘着,松果宝贝抱着景顾走到小男孩的面前,小男孩一吓,使劲的抱住他母亲的腿。

    “现在知道怕了,有什么用,一开始做错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反省一下?”松果宝贝嘀嘀咕咕的说着。

    “你干嘛,你倒是敢动我儿子试试。”小男孩的母亲话音刚落,就看到景顾扑过去的身影。

    小男孩的母亲心中一个咯噔,下一秒传来了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声。    小男孩的脸上赫然多了几条痕迹,血顺着脸,一直滴到了地上,这一回的伤口比起前几回,可谓是大伤见小伤,上一回,景顾有意的压制着自己,故而在小男孩的脸上留下了比较浅的痕迹,这一回,景

    顾用了几分力气,造成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松果宝贝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大力士景顾的实力,满意的点点头。

    “你们,太过分了,简直欺人太甚。”小男孩的母亲气的浑身发抖,没有想到松果宝贝居然敢真的这么做,说抓就抓,不给人一丝一毫反击机会。

    其余孩子见识到了这么劲爆的一幕之后,纷纷愣在了原地,都被景顾这一手给吓了一跳。

    再看到小男孩脸上惨不忍睹的一幕之后,吓得后退了几步,还有一两个小孩子,直接哭着回家找妈妈。    简忆的保姆也没有想到松果宝贝的战斗力这么的强悍,当看到小男孩满脸的伤痕的时候,担心简忆会吓到,想要将简忆抱进怀里,谁知道简忆却看得十分的兴奋推开,保姆的手,直勾勾的盯着小男孩看

    。

    然后崇拜的看着松果宝贝,松果宝贝实力护景顾的这个场景让她惊艳不已。    简忆的保姆直叹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小孩子之间打闹的问题,事情本就不复杂,现在一弄,事情复杂的不得了,小男孩的母亲不会这么的轻易罢休,看样子松果宝贝的后台也差不到哪里去,现在就是

    看谁的背景更硬了。

    这件事情,还是要回家和夫人好好的说一说,简忆在中间也是插了一脚,追究起来,还有简忆的原因。

    “大小姐,我们回去好不好?”保姆低声的问了一句简忆。

    简忆哪里肯走,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件那么好玩的事情,还有两个那么有趣的兄弟,自然是不愿意离开的。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给过你机会的。”松果宝贝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既然有了赌注,就要执行赌注,不然设赌注还有什么意思。

    现在是小男孩的母亲输了,松果宝贝敢肯定,若是他拿不出这五千万,小男孩的母亲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他还要对小男孩的母亲还有小男孩手下留情呢。

    松果宝贝将景顾放到地上,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巾,细细的擦着景顾的手。

    “抓了脏东西,就要及时清理,谁知道上边有多少的细菌,景顾,你看看你手这么的脏,是你玩的脏还是抓人的时候蹭过来的?”松果宝贝每说一句话,小男孩的母亲脸上就难看一分。    松果宝贝的这些话,分明就是在讽刺小男孩脸脏的,说小男孩的脸上都是细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