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男孩的母亲心中又是一阵恼火,她的儿子居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一个未知名的小孩子给抓了,简直太过分了,太不把她给放在眼里了。

    “妈咪,打他。”小男孩大声的哭着,食指指着景顾,他要让景顾的小脸上都是划痕,谁让景顾今天抓了他。

    “好好好,妈咪这就帮你报仇。”小男孩的母亲顺从的开口。

    小男孩的母亲松开小男孩的手,走到景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景顾,“你这么点大就知道打人,长大了肯定不是什么好鸟,我代替你的父母,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说着,小男孩的母亲,手掌高高的举起,就要落在了景顾的脸上。

    “啊。”小男孩母亲的手在离景顾还有几厘米的时候软趴趴的垂了下来,痛的惊呼一声。

    松果宝贝浑身戾气的站在不远处,手中还拿着刚才打小男孩母亲的石子。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看到了有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敢妄想打景顾。

    “你倒是敢打一个试试。”松果宝贝的声音冷的掉渣,目光扫过那一群孩子,还有小男孩的母亲。

    明明不过七岁的年纪,不知为何,却让人感到一股强烈的上位者气息。

    “锅锅。”景顾看到松果宝贝,顿时喜的露出了笑容,他知道,松果宝贝来了,他就不会有事了,急忙跌跌撞撞的跑向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张开手,心疼的将景顾抱进怀里,一想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景顾差点受到伤害,松果宝贝心中就愤怒的紧。

    “你是他的哥哥?”小男孩的母亲挺起胸膛,凶狠的开口问道。

    “对,我是景顾的哥哥,你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吧。”松果宝贝抱着景顾,小声的安抚着。

    景顾趴在松果宝贝的怀里露出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在松果宝贝眼中,景顾这是被吓坏了,松果宝贝想要杀了小男孩母亲的心都有了。

    景顾他是半分都舍不得伤害,她居然敢吓到景顾,真的是太过分了。

    “你弟弟把我儿子的脸抓成了这个样子,你说怎么办吧。”小男孩的母亲说完之后,就觉得自己傻了,这种事情找他有什么用,就应该找他们的父母。

    于是小男孩的母亲又补充了一句,“把你们的父母叫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们是怎么教孩子的。”

    “不用找我父母,我就能处理。”松果宝贝侧身看了一眼小男孩脸上的抓痕,顿时被气笑了。

    就这么一点的抓痕也叫回事?景顾本就是小孩子,指甲又不尖,又没什么力气,能抓出什么伤痕来,不过是个印记,一会儿就能褪下去。

    “找你的父母来,就你一个小孩子还处理事情。”小男孩的母亲轻谬的看着松果宝贝。

    一点也不将松果宝贝的话放在心上,两个都是孩子,能解决什么事情。

    “你儿子脸上这也叫伤痕?要不要让他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伤痕?”松果宝贝冷声问道。

    小男孩的母亲,更加的愤怒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怎么就不是伤痕了,我儿子脸上的抓痕可都还在那,你们可不要赖账。”

    “把你们的父母找来。”小男孩的母亲大声的开口说着。

    “你就不问问什么我弟弟抓你儿子吗?”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无理取闹的,松果宝贝厌恶的看着小男孩的母亲。

    如果是景顾的错,他们自然也会赔偿,教育景顾,如果不是景顾的错,谁都休想伤害一分景顾。

    当然,如果在松果宝贝的心中,景顾是肯定不会错的,那错的只有小男孩了。

    “这还用问吗?不就是你弟弟嫉妒我儿子,才出手伤害我儿子的。”小男孩的母亲冷笑一声。

    松果宝贝真真笑了,这小男孩的母亲,脑子是拿来当摆设的吧,她怎么就认为一个不过一岁多一点的孩子还会嫉妒别人?

    “我弟弟,恐怕连嫉妒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吧?你就这样说他嫉妒你儿子,不觉得太过可笑吗?”就算是景顾知道嫉妒是什么,他也并不觉得景顾有什么需要嫉妒小男孩的。    长相?景顾一看就比小男孩帅上十万八千里,家世?北冥家族在那摆着呢,谁敢争锋,智商?一看那小男孩的愚蠢样,肯定比不上景顾,景顾可是他松果宝贝的弟弟,他的可是智商高达二百的天才,景

    顾又能笨到哪里去?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小男孩的母亲脸色有点挂不住,咬牙开口说道。

    她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子居然这么尖牙利嘴的。

    松果宝贝不理会小男孩母亲的话,转身看向围观的那几个孩子,“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那些小孩子说话之前,松果宝贝又补充了一句,“说话的孩子,晚上会被老妖怪抓走吃掉。”

    原本想要帮着小男孩的小孩子听了松果宝贝的话,浑身一个颤抖,颤巍巍的开口,“是杰克先推景顾的,简忆打杰克,景顾抓了杰克。”

    “简忆,告诉哥哥,刚才都发生了什么?”松果宝贝低头轻柔的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在心中一千个一万个懊恼自己,刚才干嘛要离开景顾,害的景顾差点了受了伤害。

    “他推了景顾,我打他,他打我,他们帮他打我,景顾帮我。”简忆口齿伶俐的解释清楚了刚才的事情。

    松果宝贝摸摸简忆的头发,将目光投向小男孩的母亲“你听到了吧,是你儿子先挑事情的,我们都还没有找你儿子算账,你倒是先出来蹦跶了,你儿子推了我弟弟,这件事情又要怎么处理。”

    小男孩的母亲磨着牙,她原先还想着,那些小孩子,和她儿子是朋友,怎么也会帮着她儿子说话,没有想到,就这么轻松的就被松果宝贝给忽悠到了。    “推一下又怎么了,你弟弟可是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我儿子的脸上有你弟弟抓的伤痕,应该是你们要给我儿子一个交代吧,说吧,准备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