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如此,松果宝贝恍然大悟,难怪昨晚他提到打针和吃药的时候,景顾会哭,原来,景顾经常打针吃药,这是在心里已经有了阴影了,难怪会这么的害怕。

    “景顾好可怜。”松果宝贝在心中想着,要对景顾好一点,再好一点。

    他和景顾比真的是太幸运了,虽然爹地不在身边,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健康的,没有吃太多的苦头。

    “是啊,所以松果宝贝要做起一个当哥哥的责任,好好的照顾景顾好不好?”景色轻声的开口说道。

    松果宝贝点头,表示自己一定好好的照顾景顾。

    景色信任的看着松果宝贝,她也相信松果宝贝一定会当一个好哥哥的。

    “你们先聊着,我先出去,让还在找人的,不用找了。”墨释然说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大厅。

    季如夏抱着松果宝贝又叫几声心肝儿,企图劝动松果宝贝留下来,迟一些日子再回去,可惜都被松果宝贝给拒绝了。

    现在的日子就像是被偷来的,松果宝贝很珍惜,在珍惜的同时也享受。

    “瘦了,黑了,壮了。”季如夏嘻嘻嘻的看着松果宝贝,不由得开口说道。

    “外婆,这些日子,松果宝贝也好想你啊。”松果宝贝凑近季如夏,亲昵的开口说道。

    季如夏一听,急忙搂紧了松果宝贝,“外婆也想你,听外婆的,不要去那什么训练了,你还小,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享受童年。”

    在季如夏的眼里,松果宝贝现在就是一个小孩子,没有必要将自己逼得那么紧,松果宝贝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享受生活,享受童年。

    “外婆,可是,松果宝贝想要做一个和爹地那么厉害的人,别看无人岛危险,在那里我学到了好多东西,我很开心。”只有自己变得很强大,别人才不敢轻看自己,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在松果宝贝的心中,家人无疑是第一的,在当时季念的事情发生之后,松果宝贝就在心中暗自发誓,不会再让身边的出现季念那般的情景。

    说到季念,松果宝贝心口酸酸的,怎么办,他好想季念啊,他好想姨婆啊。

    当时,如果他再强大一点,是不是季念姨婆,就不会离开了,还会好好的活着?

    “哎,好吧,你的意愿外婆自然是遵循的,只是外婆心疼你啊。”季如夏泪眼汪汪的开口。

    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很胆怯的想着,不需要身边的人有多厉害,只需要好好的活着。

    “我知道,外婆最疼松果宝贝了。”松果宝贝扑进季如夏的怀中,和季如夏撒着娇。

    季如夏怜爱的摸着松果宝贝的小脸,对于这个小人儿,她是恨不得宠进心尖里,怎么疼爱都是疼爱不够的。

    “外婆,松果宝贝最喜欢你了。”松果宝贝说着,凑近季如夏,在季如夏的脸上留下香吻两个。

    北冥随风看着心中直冒酸,他这个正牌爹地,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

    松果宝贝对他可都没有这么亲昵过,真是让人不爽。

    “老婆,咱儿子说起甜言蜜语,还真是甜死人不尝命啊。”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叽叽咕咕的开口。

    松果宝贝这一点可不是遗传他的,景色也不怎么说甜言蜜语啊,松果宝贝这都是和谁学的?

    “老婆,你什么时候,也说些甜言蜜语给我听听呗。”北冥随风继续凑近景色,嘀嘀咕咕的开口。

    景色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怎么办,她好想打北冥随风啊。

    因为他,她现在浑身都有些没力气,尤其是腰,酸疼的厉害,还有腿,还在隐隐的颤抖。

    刚才是全部注意力都到景顾那里去了,现在回过神,哪哪都不是滋味。

    “呵,北冥随风,别老婆老婆的叫的这么亲密,我不记得我和你和好了。”景色冷笑一声。

    北冥随风心尖一颤,“老婆,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不就是和好了?”

    他们连床单都滚了那么多活了,难不成还没有和好?

    “都是你。”景色瞪了北冥随风一眼,小手揉着小腰。

    北冥随风注意到景色的动作,轻笑一声,伸手过去,帮景色揉着腰,“是是是是,都是老公的不好,老婆原谅老公好不好。”    “现在,景顾回来了,松果宝贝也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可算是团聚了,老婆,你也不希望景顾和松果宝贝看到自家爹地妈咪吵架是不是?”北冥随风知道景色心疼孩子,于是可了劲的将事情往景顾和松果

    宝贝身上扯。

    “没有你的那些年,松果宝贝依旧过的很好。”景色瞥了一眼北冥随风,言下之意就是,你这个爹地其实并不重要。

    “色色,这个生活在健康幸福的家庭,才是正常的。”北冥随风琢磨着,是不是昨天真的折腾的狠了一些。

    “北冥随风,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些话,我累了。”景色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

    她何尝不知道,爱孩子,就让孩子生活知啊健康幸福的家庭,但是,让她现在和北冥随风和好,几乎是不可能的,她的心中还有疙瘩。

    对于昨天晚上,只能说是一个女人正常的生理需求。

    “好好好,色色,你先好好的休息,我不急,慢慢来。”反正你都是我的,北冥随风在心里暗自的嘀咕着。

    景色最后一定,必须要和他在一起,景色别无选择,招惹上了他,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至于那些什么陈安生,通通一边去,景色是她的,别的人,瞧上一眼都不行,北冥随风在心里想着。

    唔,现在还是要尽快劝说景色回到国内,在这里有个陈安生在一边守着,北冥随风总感觉心中不安心,就担心陈安生会做出什么事情。

    要不,干脆用景顾这个借口?让景色一起回市?北冥随风想着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老婆太优秀也是一种苦恼,处处被狼盯着哎。    北冥随风想着,接下去,景色走到哪他都要跟到哪,不给陈安生靠近的机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