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咪,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松果宝贝歉意的出声。

    景色看到景顾之后,一颗心彻底的松了下来,听到松果宝贝内疚的语气,急忙搂过松果宝贝。

    “这不怪你,你和景顾相亲相爱,妈咪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景色露出一抹笑容。

    她原先还担心,有了景顾之后,松果宝贝会不会有小情绪,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她多虑了。

    “妈咪,我会好好保护景顾的。”松果宝贝对着景色郑重的承诺。

    景色抿嘴笑着,她相信松果宝贝一定会保护好景顾的。

    “好了,我们下去说吧,不要在这里打扰景顾睡觉了。”季如夏一颗心也彻底的放了下来。

    欢喜的对着松果宝贝开口,“松果宝贝,你昨晚怎么不叫醒我啊。”

    松果宝贝一边朝楼下走去,一边说道,“看外婆你睡得这么甜,就没忍心叫醒你。”

    “松果宝贝,你昨晚和景顾相处过了,景顾是不是很可爱。”季如夏担心景顾的出现松果宝贝心中会有些不开心。

    现在很多的孩子,都不希望父母有二胎,因为了有了二胎就会本能的忽视他们,当然季如夏是不相信,松果宝贝会有这样子的心理,为了以防万一,季如夏还是从旁敲击着开口问道。

    “是啊,就是笨了一点。”松果宝贝苦恼的开口,他昨晚教了那么多遍哥哥,景顾就是学不会哎。

    “笨了点?”景色疑惑的开口看向松果宝贝,她怎么觉得景顾很聪明呢?

    “我昨晚教了许久,景顾喊哥哥,他还是喊不清楚。”松果宝贝说道这里,又抬头看向景色,“妈咪,我小时候是不是很聪明?是不是跟景顾这么大的时候,喊哥哥已经喊的很清楚了?”

    景色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松果宝贝这么大的时候,她正忙着写,松果宝贝几乎都是景宸带的。

    每回她见松果宝贝的时候,松果宝贝都是能够口齿很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你和景顾一样,妈咪记得,你和景顾那么大的是,爹地喊得不是很清楚,妈咪和舅舅倒是喊得很清楚。”景色抿嘴笑道。

    其实这个也是因为景宸,刻意不去教松果宝贝喊爹地,教的最多的还是妈咪和舅舅。

    “什么?”北冥随风在一边听着忍不住一脸黑线。

    松果宝贝居然不会喊爹地?这都什么情况?一般的孩子最先喊的不都是爸爸吗?北冥随风承认他现在吃味了,浓浓的吃味了。

    “真的吗?妈咪?”松果宝贝怀疑的看着景色,他小时候也和景顾一样么?

    “是啊,这个其实是很正常的,说话说不清楚,毕竟现在还小不是吗?景顾其他地方聪明吗?”景色问。

    松果宝贝又皱着眉头想了一波,景顾除了叫哥哥叫的不清楚之外,其他地方,貌似都还挺聪明的。

    至少比他认识的其他孩子聪明太多了,这么一来,景顾其实不笨,是个聪明的宝宝。

    不愧是他松果宝贝的弟弟,就是比一般的孩子聪明,他就说嘛,他松果宝贝的弟弟怎么会笨呢。

    “妈咪,弟弟还是很聪明的,我喜欢弟弟。”松果宝贝想起景顾身上的奶香味,忍不住笑出声。

    “松果宝贝,这次回来,总要陪外婆住上一段时间了吧?”季如夏坐在沙发上,招手让松果宝贝过去。

    等到松果宝贝过去之后,急忙搂住松宝贝的腰,小宝贝她爱,大宝贝她也爱。

    季如夏私心里,还是希望松果宝贝能够留在她的身边多陪陪她。

    “就是,松果宝贝,你都和外公没有待上多久,就离开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的陪陪外公。”墨释然急忙出声。

    景顾反正他是抢不到了,还是抱着松果宝贝好好亲昵一番吧。

    “北冥随风,你去告诉那边的人,多给松果宝贝一些假期。”墨释然开口命令道。

    “好。”北冥随风仔细想了一下,松果宝贝这一年的进步很大,多几天假期不算什么。

    他也许久没有见松果宝贝了,也想和松果宝贝好好的聊一聊。

    “不用了爹地,我还是要尽快回去的。”松果宝贝一听,急忙开口。

    小二小三他们还等着他回去呢,要是他回去晚了,那一群人指不定瘦成什么样。

    “松果宝贝,你难道不想和外婆外公多待一会儿吗?”墨释然看向松果宝贝。

    “不是啊,我想要和外公和外婆多待一会儿,可是我那边还有训练不能拉下,要是拉下了,可就跟不上别人了。”松果宝贝急忙开口解释道。

    一听松果宝贝这般说了,墨释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让松果宝贝再好好想想。

    “对了,松果宝贝,你昨晚是怎么进来的?”北冥随风忽然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这一年的训练还真没有白费,看着还是很有效果的,能够不动声色的进出墨家,看样子监控画面也是松果宝贝拼接的。

    “唔,翻墙进来的。”松果宝贝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他就是想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没有想到,惊喜差点变成了惊吓。

    “翻墙?”季如夏惊呼一声,急忙左右看着松果宝贝的身子,唯恐松果宝贝出现一点伤痕。

    “还好还好没有出事。”季如夏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松果宝贝没有出事之后,松了一口气。

    “外婆,你放心吧,翻墙而已,我以前经常翻墙的,不会出现问题的。”松果宝贝安慰着开口。

    他在无人岛翻的墙,可比昨晚还要难翻,都被他给翻了过去,昨晚的,还真是不够看。

    “妈咪,我昨晚看到景顾身上有许多的小伤痕是怎么一回事?”松果宝贝想起自己无意间看到景顾身上还有针眼,一下子心口密密麻麻的疼。

    “景顾从小身子不好,需要一直打针吃药,他身上的伤痕,就是这么来的。”北冥随风开口解释道。    一个小婴儿受这样的伤害,他作为爹地真的是心疼的紧,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