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和墨释然刚回到大厅的时候,季如夏和景色就站起,迎了上去。

    “怎么样,找到什么线索了吗?”季如夏紧张的开口问道,景色也将目光落到了两人的身上。

    “没有,我们发现监控镜头被剪接过,至于那个人是谁,还没找出来。”北冥随风脸色沉重的开口。

    没有将他们怀疑是墨释音的消息告诉景色和季如夏。

    “怎么会这样。”景色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空荡荡的,一颗心不断的跌落到了谷底。

    到底是谁抱走了她的景顾,到底是谁,和她有这么大的过节,抱走景顾目的又是什么。

    “会不会是墨释音。”景色忽然间开口问道,只有墨释音才有这样的能力了。

    如果是墨释音的话,他的目的又在哪里,景色头疼的想着。

    “色色,现在先别猜测了,我们先找找吧。”北冥随风虽然也怀疑墨释音,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色色,都是妈咪不好,弄丢了景顾。”季如夏内疚的看着景色。

    都是她,决定让景顾跟她一起睡,现在出了这样的额事情,要是景顾平安还好,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她要怎么面对景色啊。

    “妈咪,不怪你。”景色揉着太阳穴,头疼的开口。

    “妈咪,你们这是在干嘛?”松果宝贝打着哈欠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景色,北冥随风,季如夏和墨释然一脸凝重的站在大厅。

    景色听到松果宝贝的声音,还以为是幻听,当即转身看去,就看到松果宝贝站在楼梯口,迷茫的看着他们。

    “松果宝贝?真的是你?”景色惊讶的开口。

    不仅景色一人惊讶,其余人也是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松果宝贝。

    “当然是我,不是我还能是谁,嘿嘿,妈咪看到有没有被惊喜到?”松果宝贝笑盈盈的下楼,走到景色的面前。

    松果宝贝这一年长高不少,已经快到景色的胸口处,松果宝贝搂住景色的腰。

    “松果宝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景色伸手戳了一下松果宝贝的脸颊,还是不敢相信。

    她前天还跟北冥随风说,让松果宝贝回来,这一下子,松果宝贝就站在她的面前,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唔,我是昨晚的回来的,想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就没有事先告诉你们。”松果宝贝闻着景色的体香,感到了一阵的安心。

    在外边,果然还是在妈咪的身边好,松果宝贝叹息一声。

    “你怎么不早说,妈咪和爹地可以去接你。”松果宝贝的出现,冲散了景色心中的一点点阴霾。

    虽然景色心中还是因为景顾的事情,闷闷不乐,但是还是冲着松果宝贝挤出一抹笑容。

    “就是,松果宝贝,你要回来跟我们大声招呼啊,这么一声不吭就回来了。”季如夏也开心松果宝贝回来了,走到松果宝贝的身边,搂住松果宝贝,在松果宝贝的脸上亲了一口。

    “好啦,妈咪,外婆,我就是想要给你们一个惊喜么,看到松果宝贝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松果宝贝做着鬼脸。

    季如夏和景色连忙收起愁容,点头,“开心,好开心。”

    “好敷衍。”松果宝贝撇撇嘴,就是他也看出了,季如夏和景色脸上的勉强神色。

    “妈咪,外婆,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和松果宝贝说说,或许我能帮你解决。”松果宝贝笑盈盈的开口。

    他可是家里的开心果,相信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的。

    “松果宝贝,你弟弟景顾不见了。”景色一脸愁容的开口。

    松果宝贝回来就是为了见景顾,这才刚到家就告诉他景顾不见了……

    “景顾不见了?”松果宝贝一瞬间的错愕。

    景顾不见了,那么在楼上睡得口水直流的娃是谁?松果宝贝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是啊,昨晚上,不知道被谁给抱走了,我们现在大家都还在找。”景色叹口气,一脸无奈的开口。

    “额,等一下妈咪,景顾在房间里边睡的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呢?”松果宝贝急忙开口。

    “啊?”众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松果宝贝,不明白松果宝贝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啊,景顾是在房间里边睡得好好呀。”松果宝贝肯定的点头。

    突然间,松果宝贝一拍自己的脑门。

    “怎么了,松果宝贝。”季如夏被松果宝贝这么一拍,吓了一跳,急忙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忘记了,他昨晚将景顾抱走的时候,季如夏还在睡觉,其余人都还在睡觉,那就是不知道景顾被他抱走的消息。

    他早上的时候抱着景顾睡了过去,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景顾是被他抱走了。

    “妈咪,爹地,外婆外公,对不起,昨晚上我去外婆的房间里边见了景顾,看到景顾醒了,就将他抱走了,没想到睡过头了,害的你们担心了。”松果宝贝垂着脑袋,不好意思的开口。

    “什么,景顾被你抱走了?”众人惊讶的开口。

    松果宝贝红着脸,极为不好意思的点头,是他害的爹地妈咪,外婆外公这么一大早起来就兵荒马乱的。

    “景顾现在在楼上睡觉?”北冥随风指了指楼上。

    松果宝贝点头,依旧不好意思的看着众人,早知道,他昨晚抱走景顾的时候就给季如夏留张纸条了。

    现在害的大家都那么担心,他的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众人看了松果宝贝一眼,忽然间,一齐拔腿朝楼上走去。

    松果宝贝急忙迈着小短腿,追在众人的身后,“我将景顾放在外婆隔壁的客房里了。”

    松果宝贝在后边喊着。

    北冥随风走在最前边,听到松果宝贝的话,脚步一转,直接往季如夏房间旁边走去。

    推开门,目光落在了大床那凸起的身影上边,其余人纷纷走进房间,看到睡得正香甜的景顾小宝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景顾还好端端的躺在这里睡觉,没有出现任何的危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