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也钻到了被窝里边,抱住景顾,闻着景顾身上的奶香味。

    “哥哥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你。”松果宝贝鼻子一酸,当时听到景顾没了的消息,他暗地里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泪。

    还好,景顾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松果宝贝在心里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好好的保护景顾。

    景顾醒的太早,现在精神气一过去,就开始有些昏昏欲睡,对于松果宝贝的话,半睡半醒的听着。

    “睡吧,睡吧,哥哥跟你一起再睡一会儿。”松果宝贝搂住景顾,在景顾的脸上亲了一口。

    松果宝贝虽然在飞机上已经睡过了,但是,现在躺在柔软的床上,闻着淡淡的奶香味,没由来的一股困意涌上来。

    两个孩子互相拥着,头靠着头沉沉的睡去。

    当两个孩子睡得正开心的时候,季如夏那边可是闹了个天翻地覆。

    季如夏一觉醒来,原本睡在她身侧的景顾宝贝不见了,当时季如夏也不觉得有什么。

    只认为是墨释然带走了景顾,当看到墨释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季如夏刚刚洗漱好。

    “景顾,你抱过去的时候,给他喂奶没有,这小孩子啊可经不得饿。”季如夏一边抹着面霜一边开口问道。

    “景顾?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我刚刚还想问你,景顾去哪里了。”墨释然一脸疑惑的开口。

    他并没有抱走景顾,景顾的下落他也不知道。

    “没有和你在一起?不是你抱出去的?”季如夏猛地转身,惊讶的开口,脸上出现了慌张的神色。

    “是啊,不过,夏夏你也别急,可能是色色他们抱走了,我们家守卫那么森严,没有人能够那么轻易进来的。”墨释然急忙安慰的开口。

    季如夏听了墨释然的话,心中稍微安心了一点,“那我去问问色色,是不是她将景顾抱走了。”

    季如夏随意的拍了两下脸,直接朝景色的房间走去。

    由于昨晚又疯狂了一晚的原因,季如夏走到景色房间门口敲门的时候,景色和北冥随风睡的正香。

    迷糊中,景色推了一把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无奈的起身开门。

    “妈,你怎么来了。”北冥随风看到是季如夏瞬间没了脾气。

    “景顾被你们抱过来了?”季如夏开口直接问道,也不走进房间。

    “景顾?他不是在和你睡吗?”北冥随风的睡意一下子减轻不少,吃惊的开口。

    季如夏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你说什么,景顾没有和你在一起?”

    北冥随风更加的吃惊了,“景顾,没有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一大早就没有出过房门,是不是景顾不见了?”

    季如夏心中一寒,她把景顾弄丢了?她怎么会把景顾弄丢呢?

    “妈,怎么了?是不是景顾出事情了?”北冥随风急忙开口问道。

    景色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景顾出事了的话,急忙从床上蹦跶起来,跑向门外,抓着季如夏的手。

    “妈咪,怎么了,景顾出现什么事情了?”现在,景顾可是比景色的命还要重要,一听到景顾不见了,景色整个人都不好了。

    “景顾不见了。”季如夏喃喃的开口,双目微微失神。

    景色脚下一软,幸好北冥随风眼明手快的扶助了景色,“色色。”

    “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见呢。”北冥随风尚存理智,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我,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景顾就不见了,我以为是释然将景顾给抱走了,然后释然说没有,我以为是你们将景顾抱走了,你们又说没有。”季如夏手颤抖着。

    “妈咪,你别急,我们先去找景顾要紧。”北冥随风大脑快速的转着,谁会将景顾给带走呢。

    墨家周边守卫这么严,有谁能够做到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景顾给带走呢。

    景色扶着季如夏走下楼,走到沙发上,北冥随风快速的回房间换了一件衣服。

    墨释然在知道景顾没有被景色和北冥随风给抱走之后,马上吩咐人,寻找着景顾的下落。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睡的这么熟,景顾就不会不见了,景顾还是一个孩子啊,是谁将他给抱走了。”季如夏手脚发凉的开口。

    一股自责包裹了她,要不是她睡得太沉,就不会导致景顾被人抱走了她还没有丝毫的感觉。

    这要是景顾出现点事情,她该如何是好,该如何向景色和北冥随风交代。

    “夏夏,先不要自责了,我们先找回孩子比较要紧。”墨释然急忙开口安慰道。

    墨释然内心也十分的懊悔,这一年,因为季如夏没有完全的原谅他当年的事情,他和季如夏一直是分房睡得。

    要是他能够在厚脸皮一点,一直赖在季如夏的房间不离开,景顾也不会那么轻易被抱走了。

    “北冥随风,景顾会不会出事。”景色紧张的看向北冥随风,一颗心不安的跳动着,脸上也十分的慌乱。

    景顾还是一个孩子,还身体不好,谁会这么没任性,抱走了景顾,万一景顾出现点事情,该如何是好啊。

    “色色,你想别担心,现在我们自己不能够自乱阵脚,要先稳定下来,先找到景顾的下落。”北冥随风安慰着开口。

    “先生,夫人,没有小少爷的下落。”佣人急忙走到墨释然的身边,开口说道。

    季如夏和景色的神色更加的慌张了,“怎么会找不到呢?没有一点点的证据和下落吗?”

    佣人抱歉的摇头,还真没有丝毫的下落,她们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监控也去翻了一遍,就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景顾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这一点也令他们很疑惑。

    “找,继续找,我就不信了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子不见了。”墨释然一脸怒意的开口。

    “会不会是,小少爷自己跑出去了?”佣人为难的看了一眼墨释然。

    他们对墨家的防卫很自信,除了景顾自己,相信没有人能够闯进墨家。    “不可能。”北冥随风开口否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