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背上背包,起身朝登机口走去。

    小男孩急忙追上去,絮絮叨叨的和松果宝贝讲着话,一直到松果宝贝过了安检,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朝机场外边离开。

    也不知道松果宝贝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得去酒店里边好好的饱餐一顿,再回无人岛,回无人岛可就要吃那些没有味道的饭菜了。

    松果宝贝在飞机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醒过来,刚好飞机降落,松果宝贝也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打了一辆车去墨家。

    到国的时候,正好凌晨四五点钟,松果宝贝站在墨家门口,想了想绕到后边,从怀中掏出一个铁丝,将铁丝扔到二楼,很快就顺着铁丝爬上了二楼。

    站在二楼某个房间的阳台上,松果宝贝收回铁丝,对于自己的速度,十分的满意,这一年无人岛果真没有白待,动作灵活了不少。

    松果宝贝轻手轻脚的朝房间里边走去,他现在想要随便找个房间休息一声,等到爹地妈咪都起来的时候,再给爹地妈咪一个大大的惊喜。

    松果宝贝走进房间的时候,差点被地上的一个玩具给绊倒,松果宝贝捡起来一看,居然是一本拼图,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一眼周围,这个房间里边堆满了玩具,看来是景顾的玩具房。

    为什么会说是景顾的玩具房,而不是他的呢,因为这个房间里边都是小婴儿的玩具。

    松果宝贝走到房间的正中央,听到一声微弱的哼唧声,松果宝贝一挑好看的眉毛。

    这声音,应该就是景顾的声音吧。

    松果宝贝顺着声响,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看到睡在床上的两人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这是季如夏的房间。

    季如夏的身侧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儿。

    松果宝贝刚凑近景顾,景顾就睁开了大眼睛,松果宝贝心中一紧,景顾没有见过他,会不会把他当做是坏人,哭出声来?

    谁知道景顾只是盯着松果宝贝看了好一会儿,咧开嘴巴笑起来。

    松果宝贝不由得也笑出声,伸出小手,拉着景顾,轻声的问,“你是不是也认识哥哥?”

    景顾眨眨眼,“锅……”

    松果宝贝笑了,弯腰在景顾的脸上亲了一口,一定是妈咪教景顾认识他的。

    景顾想要笑出声,松果宝贝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景顾闭上了嘴巴,一个劲的盯着松果宝贝看。

    松果宝贝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季如夏,想着,一会儿一定会吵到外婆的,干脆,小心翼翼的掀开景顾的被子,将景顾抱了起来。

    景顾也不认生,紧紧的拥住松果宝贝,松果宝贝轻手轻脚的将景顾抱出了房间,寻了一个客房,将景顾放到客房的床上。

    “锅…锅…”景顾从床上爬起来,一个劲的往松果宝贝的身上凑过去。

    “是哥哥。”松果宝贝刮了一下景顾的小鼻子,宠溺的开口。

    “锅……锅……”景顾固执的开口说道,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松果宝贝。

    “不是锅……是哥哥。”松果宝贝不厌其烦的开口,教景顾。

    一连教了数遍,景顾依旧一口“锅…”

    松果宝贝叹息只好无奈的放弃继续教景顾,叫哥哥。

    “景顾啊,你现在是笨了一点,没事的,哥哥这样的聪明,相信你以后也会聪明的。”松果宝贝摸了摸自家笨弟弟的脸。

    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郁闷,怎么叫哥哥那么难呢?他可是听舅舅说过,自己一岁的时候,口齿就很清楚了,现在景顾都一岁多了吧。

    难不成,是他太聪明了?在妈咪肚子里边的时候,将景顾的智商都吸走了?

    “景顾,你放心吧,就算是你再笨,哥哥有不会嫌弃你的。”松果宝贝在景顾的脸上亲了几口。

    唔,小景顾就是好看,继承了爹地和妈咪的完美基因,自家的弟弟自己喜欢,松果宝贝觉得景顾比天底下任何一个宝宝都要好看。

    景顾也很喜欢这个哥哥,一直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阿嚏。”景顾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

    与景顾正在嬉笑的松果宝贝垮下小脸,这才意识到,景顾只穿了一件睡衣,现在是三月份的天气,还是有一丝的凉意的。

    松果宝贝苦恼的看着景顾,他也没有帮小孩子穿过衣服啊。

    “景顾,你快进被窝里边躲着,别冻着了。”松果宝贝急忙将景顾塞到被子下边。

    将景顾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只大眼睛,在外边。

    景顾还以为松果宝贝在和他玩,老老实实的在被窝里边待了几分钟,很快就想要踢开被子笑出声。    松果宝贝故作凶恶的看着景顾,“你啊,老实一点,不然生病了可是要看医生的,看医生是要打针的哦,还要吃药,你知道打针是什么吗?就是拿着那么长的针筒,戳进你的皮肤里边,还有,吃药,很

    苦很苦的。”

    松果宝贝比划着,景顾脑中一下子就想起了,每次打针的时候,嘴巴扁了下来,小身子一个颤抖。

    还有每次吃的那些药,在他的记忆中,都是阴影。

    松果宝贝以为是自己说的话,将景顾给吓到了,赶紧开口补救,“景顾是个乖宝宝,不会打针吃药的。”

    景顾将小身子钻到被子底下,到处翻滚着,松果宝贝将枕头找过来,放在床边上,省的景顾一个没注意滚下去。

    然后自己快速的离开房间,去帮景顾找衣服。

    等到松果宝贝将景顾衣服找回来的时候,在床上没有找到景顾顿时吓了一跳。

    “景顾,你在哪。”松果宝贝急忙喊了一声。

    景顾从床下边冒出一个小脑袋,抓着松果宝贝的裤子,“锅……锅。”

    松果宝贝急忙低头看去,“景顾,你怎么跑到床底下去了,快出来。”

    松果宝贝将景顾抱了出来,景顾一直笑嘻嘻的看着松果宝贝。    “你看看你,不好好的在床上待着,现在小脸都冰凉凉的。”松果宝贝急忙将自己的脸贴到景顾的脸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