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今以后,相信他们一家人能够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他也不会给那些人,再有伤害景色的机会。

    等到景顾喝完奶奶之后,北冥随风将景顾抱到了楼上,开门之前,告诉景顾千万不可以发出声音,来影响妈咪的休息。

    景顾紧紧的闭着嘴巴,表示自己知道了,两只眼睛,四处好奇的转着。

    北冥随风推门进去的时候,景色还在睡,一点要醒来的痕迹都没有,看来是下午太过劳累了。

    北冥随风将景顾放到景色的身边,轻声的开口,“景顾,你在这里陪妈咪睡一会儿,千万不可以吵到妈咪睡觉,听见没有。”

    景顾趴在景色的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景色看,然后嘟嘴,在景色的脸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北冥随风站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母子两,确定景顾不会吵到景色之后,才去了另一边的书房,他还有几个文件没有处理,还是抓紧时间处理了,可以挤出时间来多陪陪景色母子。

    景顾自己待在景色的身边玩了好一会儿,睡意涌了上来,景顾推开被子,躺倒景色的怀中,在景色的怀中蹭了一会儿,然后抱着景色的手沉沉的睡去。

    景色醒来的时候,动了一下身子,就感到了一股无力,浑身的酸痛,景色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半空,发了好一会儿的愣。

    然后才迷迷糊糊的想起,自己睡前的事情,脸上通红一片,咬牙切齿的挤出北冥随风四个字。

    她都说了不要再来了,北冥随风就是不愿意放过她,一直缠着她,三翻四次的来。

    景色忽然间感到手边有股温热的呼吸声,赶紧看过去,就看到景顾撅着屁股,躺在她的身侧呼呼大睡着。

    幸好,北冥随风还知道在事后帮她穿了一件衣服,不然真是要羞死人了。

    景色看到景顾的时候,瞬间忘记了自己身上的酸痛,所有的注意力都朝景顾而去。

    景顾正睡得小脸红扑扑的,怎么看怎么可爱,景色心中生出了一股自豪感,这么可爱的娃娃,可是她生的呢。

    “小景顾,你就和你的哥哥一样可爱,妈咪相信,你会和你哥哥一样的聪明。”景色凑近景顾,小脸在景顾的脸上蹭了几番。

    景顾嘟囔一声,转了一个身,继续睡着,景色趴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的景顾,才慢慢悠悠的起身,朝浴室走去。

    当景色脱下衣服,看到身上各种痕迹的时候,脸又适时的红起来,心中将北冥随风又骂了一遍。

    北冥随风折腾起她来,还真是不手软,这么些个痕迹,得要多少天,才能褪掉啊。

    景色将自己扔进浴缸里边,任由暖水包围自己,这才感受到了一丝丝的舒适。

    北冥随风处理完文件再次回来的时候,床上没了景色的身影,北冥随风吓了一跳,当听到浴室的声音的时候,露出了一抹笑容。

    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边的声响,北冥随风心中又是一阵荡漾,他似乎和景色已经许久没有在浴室里边来一波了。

    北冥随风这般想着,干脆起身走到了浴室边上,伸手推开了浴室的门,朦胧的雾气中,看到景色粉嫩的肌肤,眼神开始幽深。

    景色正享受的泡在温水中,蓦然听到声响,睁开眼睛看过去,就看到北冥随风眼冒绿光的看着自己。

    “北冥随风,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景色下意识的用双手挡在自己的胸前。

    “色色,你很美。”北冥随风微笑着,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

    “北冥随风,你要节制点知道不。”景色一脸黑线的看着北冥随风解衣服的动作。

    这时候她要是再不知道北冥随风的意图,那就是太装了。

    不过,他们前不久才刚刚那啥过,现在要是又那啥,会不会太频繁了。

    “色色,我不懂这个词,你来给我解释一下。”北冥随风微笑着,跨进了浴缸里边,将景色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呜呜呜呜呜,北冥随风不来了,我现在腰还是酸的。”景色赶紧将手挡在北冥随风的胸前,阻止他继续靠近的动作。

    “色色,腰酸是不是?老公给你揉一揉。”北冥随风微笑着,将手朝景色的身下探去。

    没一会儿,浴室里边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景色低低的哭泣声。

    时不时求饶的声音,还有某人故意坏笑的声音。

    “北冥随风,你吃了药吗?”景色无力的瘫软在北冥随风的怀中。

    迷迷糊糊的开口问道,要不是吃了药,北冥随风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北冥随风将两人的身上都清洗了一番,抱着景色出了浴室,突然间听到景色这么一声质问,顿时挑起好看的眉毛。

    他以前难道给景色的印象都是很弱吗?现在不过是正常发挥,就被怀疑吃了药。

    看来,以后这些个运动还是需要多练习一下,省的某人各种怀疑他。

    景色无力的躺在床上,想要去抱身侧景顾的力气都没有,北冥随风伸手将母子两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睡吧,好好休息一会儿。”北冥随风咬着景色的耳朵,轻声的说道。

    景色懒得理北冥随风,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最后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临睡前,一直想着,等醒来的时候,一定要找北冥随风好好聊聊,她们现在还没有和好,这样子做是不应该的。

    楼下,季如夏和墨释然坐在餐桌边上等了好一会儿北冥随风和景色,还是没有人下楼,两人沉默的对视一眼。

    “夏夏,我看,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下楼了,要不我们自己先吃?”墨释然说。

    “哎,我们自己吃吧,到时候他们想要吃什么,再让厨房烧吧。”季如夏也无奈,北冥随风将景顾抱上去叫景色起床,现在倒是好,连景顾一起消失了。    “这年轻啊,就是太不克制自己了。”墨释然嘟囔着,太过张扬到时候,掏空的还是自己的身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