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累。”季如夏抱着景顾,在景顾的脸上亲了几下。

    墨释然撇嘴,他的目的是为了从季如夏的手中将景顾抱回来。

    “夏夏,你抱了那么久时间的景顾,应该也累了吧。”墨释然委婉的开口说道。

    “不累,景顾那么可爱,我是怎么抱也抱不够。”季如夏说着又在景顾的脸上亲了几口。

    “夏夏,让我抱抱吧,景顾一直在你手里,我都没有抱过。”墨释然委屈的开口。

    他也想要抱抱软软的香香的小景顾啊,一整天都看季如夏抱着,可馋死他了。

    “好吧,喏,给你抱会。”季如夏想想也是,墨释然今天一直渴望的看着她,都被她给忽视了,景顾也是墨释然的外孙子,是该给墨释然抱抱。

    墨释然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将景顾小心翼翼的从季如夏的怀中给抱了过来。

    景顾原本还待在香香软软的季如夏的怀中,一下子换了一个怀抱,景顾只是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哇哦,外公的乖孙子,笑的真好看。”墨释然亲昵的开口。

    楼上,北冥随风很早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怀中景色沉睡的容颜,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心中顿时很满足。

    景色的滋味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和他所想的一样,他的色色,他最爱的色色。

    北冥随风回想今天下午的疯狂,眼中露出了歉意的神色,他一时激动,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动作难免疯狂了一些。

    北冥随风陪着景色再躺了一会儿,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轻轻的起身,穿好衣服之后,才下楼。

    楼下,景顾咯咯咯的笑着,和墨释然两人玩的很好,景顾眼尖的看到北冥随风的身影,小手指着北冥随风,嘴里一直叫着“爹爹爹。”

    “色色呢。”墨释然听到景顾的声音,立马转身看向楼梯处,只见北冥随风一人下来,顿时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

    “色色,她下午有点累了,还在睡觉。”说到这个,北冥随风很是不好意思,都怪他太过疯狂了。

    “哼。”墨释然原本想要教育两句北冥随风,但是想到怀中抱着景顾,怎么也骂不出。

    “景顾,来,爹地抱。”北冥随风朝着景顾伸手。

    墨释然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和他很是亲昵的景顾,抓上了北冥随风的手,努力的朝北冥随风探身子。

    墨释然的脸色,一下子又阴沉下来,景顾,这个小没良心的,亏他,之前还对他那么好,这一下子见了亲爹就忘了他这个外公。

    北冥随风心情大好的抱过景顾,“儿子,下午和外婆外公去哪里玩了?玩的开不开心啊。”

    景顾眨着两只大眼睛,故作沉思了一会,然后肯定的点头,表示自己玩的很开心。

    “色色呢?”季如夏手中拿着景顾喝的奶**,看到北冥随风,顺口问了一句景色。

    “色色,下午有些累到了,现在还在房间休息。”北冥随风看到季如夏,更加的不好意思。

    暗自想着,下午不应该这么凶残,应该稍微的温柔一点,哎,要是经过下午,让岳父岳母对他印象差了,就不好了。

    “哦,那让她好好休息吧,一会儿我们自己先吃饭。”季如夏笑道。

    这女儿和女婿,床单都滚上了,这是和好的节奏?季如夏自然是希望景色和北冥随风能够早日解开心结,早日重修旧好的。

    季如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不管怎么说,北冥随风都比陈安生适合景色太多。

    “随风啊,景顾这胃口有些大啊。”季如夏说道,这已经是景顾的第二**奶了。

    “嗯,这是正常的,景顾这下子随我,胃口大。”北冥随风从季如夏的手中接过奶**,熟悉的塞到景顾的嘴里。

    他刚开始带景顾的时候,也被景顾的大胃口吓到,担心景顾吃太多,撑着消化不好,不给景顾吃,结果,景顾一直饿的大哭,北冥随风这才知道,自己这儿子,只是胃口大。

    “胃口大,小孩子胃口大是好事。”小孩子要长身体,自然是多吃一点好。

    季如夏有些心疼的看着景顾,景顾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有吃过母乳,一直在吃奶粉。

    “妈咪。”景顾推开一点奶**,看向北冥随风,怎么所有人都在这里,妈咪不在呢?

    景顾在大厅里找起景色的身影,可惜都没有找到景色的身影,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你妈咪还在睡觉,一会儿带你上去,你先乖乖的喝奶奶。”北冥随风拍了拍景顾的小屁屁。

    景顾还不能够完全的消化北冥随风的话,但是他听懂了,只要喝完了这个奶奶,爹地就会带他去找妈咪。

    于是景顾重新捧起奶**,大口大口的吸着,没一会就吸完了奶**里边的奶,期待的看着北冥随风。

    “随风,我一直想要问你,昨天景顾一眼就认出了景色,是不是你特意教的?”季如夏开口问道。

    景顾一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就是景色,而且看起来,景顾早就认识了景色,绝不是刚熟悉的那一种。

    “我教景顾认过人。”北冥随风轻描淡写的开口,在景顾还不会叫爸爸的时候,北冥随风就拿着景色的照片,每日在景顾的耳边重复着,这是妈咪,终于,景顾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而是妈。

    他后来,又拿了松果宝贝的照片,告诉他,这个是哥哥,还将季如夏和墨释然的照片给景顾认过。

    景顾很聪明,几乎教一遍就能认识,这也是为什么景顾对景色,墨释然和季如夏这么亲昵的原因。

    “这些日子,又当爹又当妈,过的不好吧。”季如夏叹息一声。

    “景顾很省心。”北冥随风浅浅的笑着。

    他不会告诉季如夏,在景顾刚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他一天只睡三个小时,每时每刻都守在景顾的身边,唯恐景顾出现一丝丝的偏差。    幸好的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